日本東京系列活動 揭露中共活摘器官(圖)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二日】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至十二月二日,在日本東京舉行了多項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的活動,引起各界關注。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台灣醫師黃士維等出席了相關活動,介紹他們就此罪行所做的調查。

紀錄片《活摘》首映

三十日,榮獲美國廣播電視界最高榮譽皮博迪獎的紀錄片《活摘》於日本東京首映。該電影以大衛﹒麥塔斯、大衛﹒喬高的獨立調查為依據,呈現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活體摘取器官的事實真相。當日,麥塔斯律師以及黃醫師出席首映會並於電影上映後答疑。

黃醫師表示自己是二零零一年起注意到自己的患者去中國做器官移植手術的。在過去的十四年中,去中國做腎臟和肝臟移植的患者已高達四千餘人。這些患者來自台灣、香港、澳門、馬來西亞、新加坡及東南亞國家。日本也從二零零零年開始有去中國做腎臟和肝臟移植的案例。

麥塔斯在答疑中表示,為不成為這場犯罪的幫兇,日本有很多可以做的事。

'圖1:原東京都議員吉田康一郎(Yoshida Koichiro)表示:日本應就器官移植旅遊立法以便不助紂為虐。'
圖1:原東京都議員吉田康一郎(Yoshida Koichiro)表示:日本應就器官移植旅遊立法以便不助紂為虐。

原東京都議員吉田康一郎(Yoshida Koichiro)表示應禁止日本人去中國器官移植旅遊,不能無視這種殺人行為。日本應立法以便不助紂為虐。

最新調查報告介紹會

十二月一日,大衛﹒喬高、大衛﹒麥塔斯在東京都永田町(Nagatacho)的參議院會館地下一層做了有關活摘器官的最新報告。黃士維作為嘉賓出席,會議由參議院議員山田宏(Yamada Hiroshi)擔任主持。

喬高和麥塔斯的最新報告書中記載了中共活摘器官中與日本相關的醫院信息、面向日本的器官移植活動,接受過器官移植的日本人的經歷及大量中國醫師在日本學習移植技術的事實。此外,更公布了具體的數字和實際案例,並交流了日本今後該如何行動。

山田宏在開場致辭中說到:「如果在中國對法輪功學員的活摘器官是真實存在的,我覺得無論如何國際社會都應為制止這種犯罪行為發聲。但是在被稱為去中國做器官移植旅遊大國的我國日本,這個問題卻並未廣為人知,國會的認識遲緩。尤其從日本去中國進行器官移植的患者為數眾多,這等於是把在中國的無辜的人們、政治犯、思想犯以及法輪功學員們的器官取出來殺人,助紂為虐。這是人類歷史上絕對不能允許的行為,我國有義務為此發聲制止。」

大衛﹒麥塔斯說:我們必須改變這種現狀。國會和政府應帶頭行動起來,在法律和立法面可有所改變。首先應掌握器官移植旅遊的人數。立法化以後就很難去中國做器官移植,也可勒令禁止。

新書出版發布會

十二月二日上午,東京博大書店召開了《前所未有的邪惡迫害》一書日文版的出版發布會。該書作者大衛﹒喬高、大衛﹒麥塔斯以及黃士維醫師等一同出席了新書發布會。書中收錄了十九位學者、政治家、律師、醫師、人權活動家的論文集,以各專家的視點分析了這場迫害。

該書的作者表示,這本書自去年八月出版以來至今年十二月,已先後被翻譯成中文、英文、韓文、法文及日文。希望通過該書讓讀者們了解這場二十一世紀人類最大的犯罪,並共同阻止這場前所未有的罪惡。

喬高和麥塔斯針對活摘問題調查了十年。喬高表示會一直追查下去,直到中國當局停止這場人道犯罪為止。

黃醫師表示: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政權用大量的醫師來參與對人的迫害。醫生是救人的行業。如果連醫生都參與對人的迫害,這個社會的信賴就完全消失了。二戰德國納粹期間也有醫師參與了人體實驗及屠殺猶太人。二戰結束後的審判中,醫師第一個接受審判並且被判刑最重。我們在檢討納粹期間時,認識到無知和冷漠是造成猶太人被大屠殺的最終因素。在二十一世紀訊息發達的今天,為甚麼還會發生這場迫害?是因為我們對中共殘暴的無知和對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冷漠。

據悉,該書的所有收入將用於為制止這場迫害的活動。

座談會

二日下午,「器官移植旅遊考量會」邀請來自加拿大和台灣的專家,就關於中國的器官移植背後的問題,作為日本人該如何行動開展了座談會。山田宏參議員擔任了主持。

麥塔斯在開場表示,我們只知道中國政府發了一個公開聲明,我們就著眼於其數字的器官源頭,要找出其源頭。這次我們通過調查首次成功對中國的移植數量進行了確認。

麥塔斯說明道:我們將所有的醫院一個一個的包括病床數、員工、補助金、獎金等數字一一列出,通過醫院的運轉率,以及醫院從一百四十六所增加至三百所等百分比等這些所有的數據分析,針對中國官方發表的每年移植數量一萬例,我們推測為六萬到十萬例,而這些器官的出處大部份是法輪功學員。

麥塔斯還指出,這些醫院接收大量來自外國的患者,這些執刀的外科醫生在日本和西方國家學過移植技術。其中有的外科醫生在主頁上記載其在日本的大學接受過研修,並指出用日本的補助金建成的日中友好醫院其實是腎臟移植中心。

最後,麥塔斯表示,大量的器官移植的濫用是真實存在的,他們打出的廣告也是這樣寫的。所以,作為我們市民必須給予制止,否則就會成為幫兇。

大衛﹒喬高表示,「希望日本人把才能更大更向外地付諸行動上。為甚麼不用在制止對人道的犯罪?一定要用在這上。」「摘取器官的事實,和日本人也息息相關。本人雖可安全回國,但移植的器官到底來自哪裏?台灣曾經也有很多患者去中國做器官移植,現在被禁止了。澳大利亞也通過了相關的法律。」

「器官移植旅遊考量會」會長稲垣(Inagaki)先生表示,「想像滾雪球一樣把這件事情越推動越大。我們需要很大力量。我期望最終日本也能像台灣、歐洲、美國一樣,制定限制去中國做器官移植的法案,希望今後構建不讓日本人成為這巨大犯罪幫兇的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