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從業者的選擇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二日】記者,在西方被稱為「無冕之王」。自由社會獨立媒體應該為民請命,暴露社會黑暗面,監督政府清政為民、廉正高效,弘揚正義。有人把媒體稱為獨立於立法、行政、司法之外的第四權力。因此記者手中的筆應該是弘揚人類普世價值,尊重傳統文化,傳播真相,行使社會公義的媒介,不應該是某些利益集團的喉舌,不應該是傳播謠言謊言的工具,不應該是誨淫誨盜、牽引人類道德下滑的催化劑。善惡有報是宇宙真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早來與來遲。立言、立德、立功,寫下勸善勸世良言的,上天必給予大福報。相反誨淫誨盜、詆毀好人誹謗佛法者報應下場極其淒慘。古往今來,這樣的例子層出不窮。

中國立言積功德第一人──孔子為萬世師表,其後代子孫到現在超過兩百萬,涵蓋孔子家族整個傳承史的孔子世家譜,以延時之長、族系之明纂輯之廣、核查之實,體例之備、保存之全,被金氏世界紀錄列為「世界最長家譜」,從任何一代,都能上推至孔子。而且後代常常出聖人,到現在已經是七十七代傳人,香火不斷,被稱為天下第一家。

中國立言積功累德另一人──范仲淹,自幼貧苦,勤學苦讀,為國為民,其不朽著作《岳陽樓記》「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流傳至今。范仲淹官做到宰相,官祿相當豐厚,但是生活相當節儉,粗茶淡飯,俸祿全部供養父老鄉親,直到老年生活拮据,可是後代至今五十一世傳人,從范仲淹夫婦去世到現在近1000年,子孫後代繁衍至今已達到170萬。

明朝萬歷年間,江南吳江地區袁了凡行善積德,寫下了傳世勸善良言《了凡四訓》,不僅成功改變了自己的命運,喜得貴子,延壽善終,而且子孫賢達,家族興旺。

讓我們再來看看反面例子。曹雪芹在《紅樓夢》中有很多邪淫的描寫,發明意淫的概念,並用很多篇幅筆墨描寫男女乃至男男相悅之情。結果曹雪芹一輩子貧困潦倒,並且早死。

王實甫寫的《西廂記》,描寫男子偷情私會的情形,導致許多人見了就起邪思淫念。結果書還沒有完成,作者自己無法克制,嚼舌而死。

唐朝詩人元稹,見表妹崔鶯鶯長得絕世美貌,想娶她為妻,卻求婚遭拒。竟然憤而寫《會真記》,虛構他表妹和人偷情唱和,毀謗他表妹的名節,致使崔鶯鶯蒙垢千秋,而且又導致後世的讀者,學習偷情私會。結果,元稹死時痛苦萬分,而且死後屍體慘遭雷電焚燒的報應。

宋朝著名詩人黃庭堅(又名黃山谷)喜歡寫一些冶豔的詩詞,有一次和畫馬的名師李伯時,去拜見圓通秀禪師,禪師首先勸誡李伯時不可將一生心力用在畫馬,倘若念念在馬,只怕來世墮落投胎做馬。黃庭堅聽了發笑,禪師呵斥他不要取笑別人。黃庭堅便說:「難道我也會墮入馬腹嗎?」禪師說:「伯時念馬,墮為馬身也只是他個人的事。但你寫淫色豔詞,卻是挑逗了天下許多人的淫心,害許多人貞潔不保,這種罪過,何止是墮入馬腹,恐怕泥梨地獄等著你去受刑。」圓通秀禪師是有名的得道高僧,黃山谷聽了禪師訓誡後,驚懼慚愧,從此絕筆,不再寫敗德的冶豔詩詞。

再說說近代的例子。李宗吾(1879-1943)以「厚黑教主」自居,他寫了《厚黑學》一書,對史書斷章取義、誹謗聖賢、宣揚無因果論,顛覆倫理道德,厚黑即為人要臉厚心黑,這樣才能成大事。這本書至今還在毒害今天的人們,喪失誠信、背棄中華傳統文化給社會帶來巨大災難。李宗吾報應慘烈,最終清貧潦倒,兩子雙亡,抑鬱寡歡,酗酒中風而死,死後在「文革」時期遭掘墳開棺。

原中央電視台新聞評論部副主任陳虻為了飛黃騰達,不惜出賣良知遭惡報的例子非常值得警醒。發生在二零零一年中國新年除夕下午的天安門自焚案早已被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鑑定為是中共對法輪功構陷的偽案,是「國家恐怖主義行為」。當時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政策遭到來自全國各階層、甚至政府高層的抵制,因為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教人「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效,受到社會各界千千萬萬人的歡迎,江澤民的迫害是出於妒嫉,是完全建立在捏造的罪名上的。江澤民進退不能,為強制執行對當時有一億民眾的法輪功團體的迫害,在中國新年除夕,中共江氏集團自編自導了天安門自焚案來嫁禍法輪功,煽動仇恨。陳虻主動充當江氏「造假」集團的走卒,擔任「天安門自焚案」紀錄片的製片人。他二零零一年在加州伯克利大學「媒體與社會發展國際研討會」上聲稱「新聞在我看來並沒有甚麼真實性」,還坦承:「誰給我飯吃,我就給誰賣命。」陳虻的惡行遭到現世現報。二零零八年平安夜的前一天,四十七歲的陳虻在被胃癌、肝癌兩種癌症折磨的死去活來、痛不欲生後死亡。

鳳凰衛視中文台貌似公允,實質是中共在香港的喉舌。在江氏對法輪功的血腥迫害中,鳳凰衛視播放大量惡毒污衊法輪功的電視節目,一直充當著助紂為虐的幫兇角色。古云「多行不義必自斃」。鳳凰衛視的人員紛紛遭到報應。「現世報」歷歷在目。諸如二零零二年鳳凰衛視總裁劉長樂遭「雙規」,中文台副台長趙群力駕機墜毀身亡,二零零四年六月,鳳凰衛視前副主席周一男更慘遭滅門之災。

記者是社會良心。不要小看記者手中的筆,一支筆可抵十萬雄師。現代的核武器破壞力很大,它卻無法超越時空。而筆下文字傳播信息,卻不受時空的限制。一篇勸善良言,可以流傳千古,滋潤無數人的心靈,使人心歸正,功德無量也。相反,誨淫誨盜、誹謗佛法的文章如果傳播開去,則會毒害無數世人,那麼這些人幹壞事造成的罪業也有寫這個壞文章的作者的一份,那會積累下來多少罪業?!善惡因果報應,是亙古不變的天理,絕對不是所謂的「迷信」!做好事積累的功德多了,就去天堂;相反壞事幹盡,罪業太大,就只能去地獄。所以記者文人朋友要珍惜手中這支筆的分量,勸善懲惡,你很可能會去天堂;但是如果你助紂為虐,誹謗佛法,誨淫誨盜,那地獄慘烈的報應將是難以想像的。有詩為證:

莫輕文人手中筆
妙筆可抵十萬師
立言載道傳千古
多少聖賢千秋義
人世渾渾黑白倒
天理昭昭豈可欺
勸君莫惜正義筆
福澤子孫萬世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