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深州、濟南民眾聲援控告江澤民(圖)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

  • 大連地區又82人簽名支持起訴江澤民

  • 河北省深州市又有7842人舉報江澤民

  • 山東省濟南市又有3824名民眾簽名聲援控告江澤民

  • 大連地區又82人簽名支持起訴江澤民

    自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中國最高法院發布了「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通告後,訴江大潮風起雲湧。據不完全統計,截止到二零一五年底,僅遼寧省大連市就有5097多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向兩高實名控告江澤民,提請最高檢察院追究江澤民在迫害法輪功中所犯下的罪行,追究江澤民的刑事責任。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份大連地區82人和法輪功學員的親屬簽名支持起訴江澤民。

    '大連民眾和法輪功學員的親屬按紅手印簽名舉報江澤民'
    大連民眾和法輪功學員的親屬按紅手印簽名舉報江澤民

    一位醫院的副院長說:大連地區很多醫院都參與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為了錢把一個健康的,有信仰的人活活的殺死,活著就摘取他們的器官,而且不施麻藥,為的是摘取他的器官賣錢,為的是消滅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太殘忍了,這個星球上從未有的罪惡。這個江惡魔毀滅了整個中華民族的道德根基,必須立即將江澤民送上法庭審判,立即停止對善良民眾的虐殺。

    大連地區是中共最早開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地區。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十幾年中,江澤民的外甥原大連市市長夏德仁(當地老百姓叫「嚇死人」)與原大連市委書記薄熙來狼狽為奸,為了升官發財,不遺餘力地迫害法輪功,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大連地區至少有147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一位教育學院副教授說:江澤民漢奸出身,腐敗治國,出賣國土,帶頭違背《憲法》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還要污衊給法輪功學員非法扣上「破壞法律實施」「擾亂社會秩序」等罪名判刑、勞教送入監獄。多少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她堅信:邪不勝正,正義一定會戰勝邪惡。


    河北省深州市又有7842人舉報江澤民

    河北省深州市法輪功學員在講真相勸三退的同時,繼續徵簽舉報江澤民。徵簽中每逢提起江澤民出賣領土、貪污腐敗、迫害法輪功、禍亂中華等等罪行時,絕大多數百姓都非常認可,到處都能聽到痛斥江澤民的聲音。

    比如「江澤民在台上沒幹過一件好事;江澤民養了一批大貪官,害苦了老百姓;聽說江澤民還下令活摘煉法輪功人的器官賺錢,這不是殺人嗎;江澤民幹的壞事早就該槍斃了」等等。下面講幾個徵簽中的真實故事。

    一次在大街上,法輪功學員拿著徵簽表遇到了一位清潔工,沒等那位學員說幾句話,清潔工就說:江澤民大壞蛋,人人都知道。把中國禍害成這樣,我恨死他了,我就喜歡你們煉法輪功的人。拿來,我簽上名。

    幾個學員在給路邊幾個人講真相做徵簽時,一位過路人看到了,急忙停下電車說:我簽名告他(江澤民),你們甚麼時候去,我也跟你們去。另一個人接茬說:舉報江澤民我也算一個,這個老東西沒幹過好事,我們都恨死他了,把我們國家禍害成這樣,真是罪該萬死!

    一位法輪功學員去看望一位親戚(退休老幹部)時,交談中說起了舉報江的事情。那位老幹部說:江澤民執政期間沒幹過好事,是應該起訴他。我們內部的人都知道,要不是他,國家怎麼能敗壞成這樣!給我筆,我簽上名。簽完後,把筆給了來看望他的親人,他的女婿接過了說:是該告他。簽下了自己的名字。當時看望他的五六個親戚都一一簽了名。

    到十一月底,不完全統計,深州市又有7842位公民簽名舉報江澤民。徵簽表郵寄中紀委的有2847人;網絡舉報到最高檢的有4995人。


    山東省濟南市又有3824名民眾簽名聲援控告江澤民

    從二零一六年十月份到十一月份,濟南市區及近郊又有3824名正義之士簽名聲援控告江澤民。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所到之處,遇到的正義民眾沒有不罵江澤民的,真是到了老鼠過街、人人喊打的地步了。

    古語說:民心不可欺,人心是桿秤。法輪功學員跟一位老大哥講真相,並給了他一份真相期刊,他聽明白了說:江澤民禍國殃民,不得人心,早該死了,該告!同修說:為民除害添一份力量吧!他說:好,好,馬上報了簽名,還做了三退。

    一個賣玉米的人,是一個樸實的中年人,一聽說起訴江澤民,瞪大了眼睛說:太好了!槍斃了都不可惜。

    還有一個老大姐,聽完法輪功學員跟她講真相後說:江澤民最壞了,一點好事都沒做,迫害好人連老人孩子都不放過。她還要真相資料幫著發。

    一個建橋工人明白了法輪大法的美好,說,李大師甚麼時候回來,上北京我也去。他聽了法輪功被迫害真相很同情,不但愉快的做了三退,還鄭重的簽名支持起訴江澤民。

    江澤民貪腐治國,滋養貪官,出賣國土,踐踏和破壞憲法和法律在國家的正常實施,操控和利用各級國家機構,瘋狂迫害信仰和踐行「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敗壞了國家的法律、道德和社會風氣、人心,罪行滔天,已激起了廣大民眾的不滿與憎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