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退休軍官楊興福控告元凶江澤民

三囚軍區勞教所 遭非法勞教六年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明慧網通訊員江蘇報導)江蘇省南京市退休軍官、法輪功學員楊興福因堅持真善忍信仰,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十多年中,被非法刑事拘留三次、非法勞教三次共六年;妻子陳春美被非法刑事拘留三次,非法勞教一年。兩人還多次遭洗腦迫害,被非法抄家十次。

現年六十六歲的楊興福與妻子陳春美於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日向最高檢察院控告元凶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責。

以下是楊興福在《刑事控告書》中敘述自己遭迫害的事實:

我自一九九六年七月開始修煉法輪功。時任南京軍區政治部文化工作站副師職軍官(軍銜、主任編輯)。在此之前,我身患多種疾病,如:腰椎間盤突出、脊椎間盤突出、風濕性關節炎、鼻竇炎、疑是膀胱癌等,時常頭昏眼花,渾身乏力,尿頻尿急等。經朋友推薦,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修煉兩個多月以後,以上症狀消失,周身輕鬆,精力充沛,以旺盛的精力服務於部隊建設 [從此至今,(被非法勞教期間除外)我與醫院沒有來往,與各種藥品絕緣。有我醫療保障卡作證,無一次病歷記錄,為國家節約十數萬元醫藥費用。]從此,我在真、善、忍的指導下修煉自己,心性境界得到很大昇華。由於工作成績突出,一九九七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一九九八年榮立三等功一次,一九九九年五月份,我還進京領獎並代表獲獎單位和個人在頒獎儀式上講話(當時曾有報紙整版報導此情況)。作為法輪大法修煉人,我變得更善良,更寬容,更真誠。我真正體會到:身心健康的真正意義。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江澤民利用中共總書記的權力,利用國家主席的權力和軍委主席的權力,集政治、經濟、軍事、政法、宣傳、外交等大權於一身,又利用法律之外的非法組織「610」瘋狂迫害法輪功,導致一億人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江澤民操控的「610辦公室」及不法人員對本人進行了如下迫害:

二零零零年被劫持到軍區勞教所非法勞教

二零零零年七月九日下午三時許,我在傳送法輪大法真相資料,被南京國安局特務跟蹤,綁架。國安局處長李耀軍十餘人輪番對我進行威脅、恐嚇、訛詐、辱罵,開強冷空調凍我,達八個多小時。到次日凌晨,才將我交與原單位領導帶回部隊。

回到原單位之後,我即被軍區「610」非法關進帶鐵窗房間,由軍區政治部警衛連戰士持槍把守。其中,軍區「610」人員宋鴻喜(保衛部幹事)、汪衛忠(保衛部幹事)、曹伯如(保衛部副部長)、王長貴(政治部副主任)、劉永治(政治部主任)等人,先對我威脅、恐嚇、侮辱、謾罵,逼我放棄修煉法輪功,交待大法真相資料的來龍去脈等。

直到七月十二日中午,由宋鴻喜率警衛連戰士闖入我家非法查抄。隨後又將我的辦公室洗劫一空,所有物品,不分公私,不翼而飛。十二日晚,宣布對我刑事拘留。由軍區軍事監獄看守所所長潘兵把我銬上手銬,劫持到軍區看守所迫害。

八月十二日下午,軍區「610」頭目,保衛部副部長曹伯如率政治部機關和我原單位領導非法宣布我勞教三年的決定。同時副師級降為正團,撤銷主任編輯職稱,住房面積從150多平米減少到110多平米,勞教期間撤銷一切待遇等。

當時軍區勞教所裏僅我一人是修煉大法的,其餘的多是二十多歲的部隊基層官兵,多因貪污、搶劫、強姦、偷盜、詐騙等而勞教的。

時任軍區勞教所所長是郤連房,我被指定由郤連房直接管。在勞教所嚴管班,我竟呆了八個月。由於我不放棄修煉,嚴管班所有的人都成了我的包夾。嚴管班的「班規」除了原來的苛刻規定之外,又聽命「610」的旨意,針對我而增加了數條;除此之外,嚴管班長(受減期等利益的驅使)還可隨時針對我採取隨機嚴管措施。嚴管班長常使惡主意,聲言:叫你度日如年,生不如死。甚麼不能說話,兩眼不能旁視,不能吐痰,不能站立(坐小凳),不能大、小便等等,甚麼站軍姿、金雞獨立、鴨子步、蛤蟆步、倒掛金鐘、背靠背、滾雪球等刑罰都在我身上反覆使用過。我整天只能成為瞎子、聾子、啞巴、傻子,或者就是違規,受更嚴厲的懲罰。

這是日常生活,還有來自軍區「610」人員經常性的威脅、恐嚇和辱罵。就是走出嚴管班,你不「轉化」,該你享受的待遇也可隨時取消。如此之下,強制的被「轉化」,減期:一年。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二日走出勞教所。

二零零二年九月強迫我提前退休(隸屬關係不變)。

二零零五年再遭非法勞教

二零零五年一月四日,文化工作站再受軍區「610」指使,由站長宗貴銘,書記崔榮輝率一班戰士闖入我家,把我劫持到鎮江影視文化訓練中心非法拘留,軍區「610」成員汪衛忠帶著軍區檢察院一位副處長、軍區法院副庭長到鎮江洗腦班非法提審我,威逼我放棄修煉。我沉默。不管他拍桌子、摔杯子、破口大罵還是冷言冷語、挖苦刺激,陽奉陰違,我就是沉默。最後他氣急敗壞的說:「你不說可以,我們馬上趕到湯山搞你的女婿(我女婿馮瑤當時在南京軍區湯山療養院當軍醫),我就不信對付不了你,還對付不了你女婿?!我可以叫你女婿和你女兒離婚,你女兒沒有了丈夫,還不罵你這個當父親的?看你日子怎麼過,還煉法輪功?!」並當著我的面,以軍區「610」和保衛部的雙重名義給湯山療養院的領導打電話,要求把我女婿控制起來。我只是沉默,他威脅說:「根據你的態度和重大問題,可以給你判刑、判重刑,南京軍區不處理,我作為全軍「610」辦公室都要督導南京軍區處理,你要慎重思考,交待問題。」我照樣沉默。他們威逼不成,只好開著警車回到了南京。

一月二十八日下午,我被綁架到離開才兩年半的軍區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我宣布絕食抗議,直到三月十三日(絕食不絕水),期間受到的凌辱、訛詐、恐嚇的經歷不堪回首。

二零一二年又被非法勞教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日,軍區「610」指使文化工作站楊光書記和周李林幹事將我挾持到原單位。軍區「610」骨幹汪衛忠陰陽怪氣的說:楊興福我們有兩年沒見面了吧,沒想到今天我們又和幾年前以同樣的形式坐在一起了。我就不相信「轉化」不了你。我現在是全軍「轉化」法輪功的優秀工作者、專家教授級。我不說話。

汪衛忠說:那就等著瞧。法輪功是反華勢力、敵對矛盾,判你刑都足夠了,勞教你三年那是我一句話的事,不信你走著瞧。你六十多歲,三年勞教都快七十歲了,還能活著出來?不把你整死,那是輕的。隨後,兩武裝戰士把我押解到後院一間房子裏。七個戰士輪流看守我,不得出門半步。其後就是強化洗腦。

二十八日上午,我被劫持到南京軍區軍事監獄招待所迫害。迫害進一步升級。有六名軍事監獄執法隊戰士監控。軍區「610」編製了詳細的強制洗腦計劃,情況每日都要向軍區「610」報告。五月十七日,軍區政治部副秘書長張志洋和李世傑對我宣讀了軍區「610」和政治部機關對我非法勞教三年。

第三次非法勞教期間,由於我堅持修煉法輪功,始終遭嚴管迫害,不准通話、通信;不准看報、看電視;晚上將我的床位強行挪到探頭最近位置,在床頭處又設了一個固定哨。白天除了包夾之外,又增加了一個戰士,一步不離,實施二十四小時全天候嚴密監控,將我的一舉一動向上彙報。

軍事監獄長威脅:你如不服從管理,監管就要升級,直至上戒具、關小號。

勞教所逼迫我在四十度左右的高溫下勞動,幾乎昏倒。因為不讓我煉功,身體很差。二零一三年元旦期間,我要求去醫院就診。他們要我寫申請報告。結果報告送去後毫無消息。我多次催促,也無結果。直到一月底才把我送軍區總醫院檢查。醫院確診:我患有嚴重的腰間盤突出和脊椎骨增生等症。醫生要我住院治療,監獄不許。

工作組摧殘式迫害

二零一三年三月五日,海外明慧網刊登我遭迫害的情況後,軍區「610」汪衛忠、幹事楊連波、文化工作站辦公室主任張丙才組成工作組對我實施嚴厲迫害。他們連天加夜的對我摧殘迫害三天,連他們自己都吃不消了,汪衛忠沙啞嗓子一邊吃西瓜霜片、消炎藥,一邊污穢不堪的罵我,三人就這樣大聲怒罵一陣,累了就低聲詛咒一陣,輪番上陣,不斷重複,重重複復。

到第四天,他們一看招數不靈,又來一招,威脅我:「轉化」不了你,就整你女兒,要到你女兒的工作單位把你女兒工作搞掉,開除,斷掉經濟來源,他們夫妻就會離婚,丟掉工作、失去丈夫,又沒有錢,你女兒不恨你、罵你、打你?看你還煉法輪功?他們真的以軍區「610」辦公室的名義並勾結南京市玄武區「610」,逼迫我女兒的工作單位以莫須有罪名開除我女兒公職。由於我女兒工作成績突出,曾連續八年被評為優秀公務員、立過三等功等,軍區「610」人員不能得逞,只好作罷。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日,軍區「610」汪衛忠又來了,自說自話的給我規定了解除勞教,但要我必須做到放棄修煉法輪功,如有違反,直接驅逐回原籍,甚麼待遇也不給。並說:「我們也不管你了,叫你去自由吧。」他反反復復的逼問我能不能做到?我就是不說話。

一月二十四日下午,我得以回家。


楊興福遭迫害詳情請見明慧網文章《南京軍區軍官楊興福自述遭迫害經歷》、《南京軍區軍官楊興福自述遭迫害經歷(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