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大石橋市劉慶余又被綁架構陷(圖)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省大石橋市村民、法輪功學員劉慶余,只因按真、善、忍的標準做更好的人,堅守人的道德良知,屢遭冤獄,二零一六年六月再遭綁架,被關押在到海城看守所至今,所謂的案卷被送到檢察院。

現在劉慶余面臨冤獄,他兒子尚未成家,老母親已八十多歲了,非常牽掛他,需要他的照顧,請各界關注、呼籲依法釋放劉慶余,讓其與家人早日團聚。

'法輪功學員劉慶余'
法輪功學員劉慶余

劉慶余一九九八年七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時身體有好幾種病,特別是胃病,到哪個醫院也治不好,每次犯病只有忍受痛苦,折騰半天才能好。自從修煉法輪大法以後,按照真、善、忍去要求自己,身體得到了健康,所有不好的嗜好也去掉了,如:抽煙、喝酒、打麻將等等。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劉慶余去海城辦事,他當時只是正常行走,沒有危害到任何人,就被海城國保辦案人員無故追攆,逼迫他強行檢查,從他身上非法搜出1830元錢,至今未還。被綁架到海城看守所非法關押至今,並被警察毆打,眼眶被打的青腫,兩個多月的都沒有恢復過來。

七月二十日,海城市國保到看守所非法提審劉慶余,拿出一張偽造扣物清單,讓他簽字,被劉慶余拒絕。家屬請來了律師,也寫了《海城市公安局應撤銷案件立即釋放劉慶余法律意見書》,多次去找國保,海城國保接待人員一再強調不能告訴辦案人員的名字,一直問家屬要幹啥。怕被上明慧網,怕被曝光。

八月份,劉慶余被檢察院非法批捕。海城市國保在到處收集材料,準備非法構陷,再迫害劉慶余。

以下是劉慶余本人陳述他以前所遭受的迫害: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以江澤民為首的江氏集團進行對法輪功修煉者鋪天蓋地的打壓和栽贓陷害,我被一次抄家,三次教養。

1、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五日,我因發真相資料被大石橋市公安分局孫榮凡、劉鐵軍、王德平等人綁架,當天晚上他們又到我家中非法抄家並搶走法輪功書籍。把我帶到南樓公安分局進行迫害,分局教導員李進生把我褲子扒光,幾個人把我按到辦公桌子上,用鐵棍子從後背排打到腳後跟,從晚上十點輪班打到下半夜一點多鐘,身體從上到下已經變成黑紫色了,他們以為把我打死了,才停止,然後等我清醒過來以後,分局副局長張茂傑用拳頭往我頭上繼續打,打了半個多小時後,把我送到大石橋市看守所。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在大石橋市看守所強制幹手工活,每天幹到半夜,完不成就打或體罰,每天吃窩窩頭喝菜湯,菜湯只有幾個菜葉,菜裏一滴油也沒有,在看守所迫害了六個月零五天。然後給我勞動教養兩年,送到遼寧省營口市教養院進行迫害,在營口教養院進行體罰、勞動、轉化、威脅、恐嚇、打罵就成了家常便飯。

2、從營口教養院出來後,警察經常到家中騷擾,從此我流離失所在外有家不能回。二零零四年我在鞍山客運站被大石橋國保警察綁架,把我綁架到大石橋市公安局二樓一個小黑屋子裏進行迫害,以國保「610」王家祥為首的幾個警察,給我上大掛,用皮帶抽臉,大約半個小時左右,然後把我送到大石橋看守所,幾天後把我送到遼寧省本溪市教養院進行迫害半年,每天坐小板凳,幾個人圍著我不停的誹謗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看誹謗法輪功的電視,強迫洗腦,讓人心裏崩潰,意識不清,精神失常。

中共酷刑示意圖:罰坐
中共酷刑示意圖:罰坐

3、二零零八年五月四日在大石橋火車站被南樓分局值班警察李勛、江福新等人綁架,我被勞動教養一年,送到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進行迫害。

在馬三家,每天讓我吃不飽,睡不好,還要強制超負荷的幹手工活、縫紉活。每天只睡幾個小時的覺,有時一宿不讓睡覺。在這期間,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遼寧省海城市公安局、鞍山市國保、營口市國保聯合把我從馬三家教養院帶到海城市公安刑警大隊,他們給我上大掛,雙腳脖子用手銬銬在地上的鐵凳子腿上,雙手用手銬銬上反吊起來,然後他們幾個人同時用電棍電我的十個手指和我的腳趾頭還電我的小便,他們電累了就休息,隔一會兒再同時電,從晚上大約九點左右一直電到凌晨兩點左右,把我的大腳趾蓋電掉了,然後把我關到海城市看守所,在那呆了一個月,每天超負荷幹手工活,我從一百二、三十斤的體重降到六、七十斤,我都脫相了,骨瘦如柴,熟悉的人見到我都不認識我了,一個月之後又把我送到馬三家教養院繼續迫害,直到二零零九年一年期滿我才回到家中。

酷刑演示:吊銬電擊
酷刑演示:吊銬電擊

以上所述全屬事實,打壓了十幾年,經歷了太多不公正的待遇與傷害,我是做生意的,給我直接造成的經濟損失就達上百萬,造成的精神上、肉體上的傷害也不是寥寥幾句就說的清的。 江澤民濫用權力迫害法輪大法修煉者,製造了無數的冤、假、錯案,江澤民及其一手操控「610」非法組織及各政府的職能部門違反了中國《憲法》、《刑法》等法律諸多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