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過來 快精進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五日】我於一九九八年開始學大法,那時十一歲。說起來很慚愧,這是我第一次寫關於心性交流方面的文章,這些年自己做的很差,不精進的時間佔了絕大多數,總覺的沒甚麼能跟同修分享的心得,寫這篇文章是因為前幾天師父點化我的一個夢,讓我猛然驚醒,決心以後好好修煉。同時也給目前仍不精進的同修提個醒。

一天凌晨,睡夢中我清晰的感覺到自己像掀開大幕一樣進入了另外的空間,我置身在茫茫的宇宙中,眼前是幾顆很亮的星,我開始快速往下落,我離原來的位置越來越遠,視線裏的星體越來越多,彷彿是以超越了一切時間的速度在穿越空間。也不知過了多久,我落到了人間的地面上,街邊有很多大法弟子在洪法,像是九九年之前的景象。緊接著我又到了海邊,海邊有一些人,有的認識有的不認識,我還沒來得及反應,就又仰面朝上開始從海面上快速的下沉,當時只覺的海水冰冷,又有點渾濁,我前所未有的絕望,彷彿我這個生命將永遠的從宇宙中消亡了。我第一反應就是對師父說:「師父,我知道我以前修的不好,如果還有機會我以後一定會好好修煉。」

剛說完我就停止了下沉,開始螺旋式的緩慢上升,後來浮出水面,繼續螺旋式的往空中升。我心想往下掉的時候那麼快,可是往上升的時候卻很慢,恐怕我從今往後即使好好修煉也難以跟上正法進程了。馬上我就聽到師父的聲音,大概意思是說我現在已經比開始往下掉的時候還要好一些了。我知道師父是在鼓勵我,內心無比激動,頓生了歡喜心,意識到後怕自己掉下去又生出了恐懼心,看了看自己還在慢慢上升。

想著我在最後時刻說要好好修煉都是底氣不足的,因為夢裏我也知道我這個人三分鐘熱度,以前多次說好好修煉最後都沒堅持下來,可是師父這次還是在我說出這句話時讓我往回返,我有那麼多執著心卻還是在鼓勵我,我情不自禁的說:「師父,您真是太慈悲了!我醒來後一定把這個夢寫出來讓那些不精進的弟子警醒,也時刻提醒自己別忘了今天對師父的承諾。」

我聽到師父笑了一下沒有說話,然後我就醒了。

醒來後很久還是很激動。以前師父也在夢中點化過我多次,每次緊要關頭我一喊師父就能掙脫困境,但是醒來後不一會兒就拋到腦後,繼續懶懶散散。以前總說師父慈悲,知道師父為了度我們付出了很多,知道大法弟子應該做好三件事,知道不精進的後果很嚴重,可也僅限於「知道」,還是沒有那種切實的感受。這次在夢中我卻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師父洪大的慈悲,那種震撼窮盡人類的語言也不能夠表達──當我們自己都放棄自己的時候,師父卻不肯放棄,還在看護著我們,希望能把我們帶回家。

而大法弟子不精進的下場真的太可怕,那種冰冷和絕望真的難以言表。

想想自己這麼多年來,講過的真相屈指可數,學法和發正念也多半是走形式,不入心不入靜。後來乾脆連形式也懶得走了,完全混同於常人。尤其是結婚有了孩子後,把心思全都放在了追求常人的幸福生活方面,跟婆家人矛盾重重,埋怨家人對我不夠好,遇事總是喜歡用常人的理爭個對錯,用滑下來的標準衡量自己,覺的自己挺不錯,為別人不懂得欣賞我而氣憤和委屈。不修口,心總是很浮躁。我越是追求常人的幸福越得不到,不好好修煉身體越來越差,也明顯蒼老了許多,失眠、抑鬱、一臉活的不省心的樣子。現實生活不如意就開始在網絡上找樂子,刷微博和朋友圈,網上購物,看手機成癮,眼睛都疼的不行了也捨不得放下手機。明知道自己是因為執著心太多,追求安逸還有心性關過不去才自甘墮落變成今天的樣子,卻在心魔發作的時候歸罪於身邊的人給我製造的魔難太大把我拽下來的,總之全都是向外找。

我知道自己不精進的根源是法學的太少。當我從新把自己當成修煉人,靜下心來向內找障礙我學法的根本原因時,發現竟然是學法時帶著有求之心,我執著於在法中悟到法理。我得法的時候年齡太小,甚至連法的表面意思都理解不全,在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學法中,我有點像和尚念經一樣腦子都念木了,分不清自己看到的是法的表面意思還是深層內涵,沒有那種成年人得法後的震撼,潛意識就覺的學來學去字面意思都看懂了,可是自己太愚鈍悟不出來甚麼高層法理,看也白看,就照著真、善、忍修心性吧。可這就像師父說的拿著小學課本去讀大學,沒有法做指導又怎麼能修的上去!以前一直覺的自己學法就是心不靜,沒甚麼有求之心,原來並不是沒有,是隱藏的太深,沒悟到法理就產生了消極情緒。

我們生活在常人社會就像是在熟睡的深夢中,要想醒過來需要非常堅定和持久的意志力,而常人中的一切都在把人牢牢的困在睡夢中,只有法能讓人清醒,只有法能讓人有足夠的意志力從夢中掙脫出去。

也真心希望像我之前一樣還在渾渾噩噩混日子的同修快點醒來,我們下世是為法來的,不是為了過常人生活的。時間不多了,師父在看著我們,等著我們。

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