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飛來 縣城轟動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一日一大早,黑龍江省大慶市肇州縣法輪功學員楊秀華像往常一樣,趕到戶外煉功點煉功,之後,於六點左右趕回家準備早飯。楊秀華在廚房摘著豆角,她七歲的小孫女二月在一邊玩耍。沒一會兒,小二月就喊了起來:「奶奶,奶奶,你看法輪!」

楊秀華抬了抬頭,對著小二月漫不經心的回了一句:「你能看見,我哪能看得見呢?」小二月以為奶奶在說她說謊,就哭了起來:「我沒說謊,你看你看,他在轉呢!他要落了,他要落了!」

小二月的手在空中比劃著,「他落到玻璃上了」。楊秀華這才不得不放下了手裏正在摘著的豆角,問二月:「哪呢?」二月指著臥室與客廳隔斷上大玻璃的一個角,說:「這不在這兒呢嘛!」

按著二月的指點,楊秀華向玻璃上看去。這一看啊,真是讓她喜出望外,這天天看著的玻璃上還真出現了法輪,透明的,在玻璃上清清楚楚的,不停的轉呢。

參觀者絡繹不絕

楊秀華家當時是一個集體學法點,七月一日這天傍晚,十幾名法輪功學員又和往常一樣陸續來到了楊秀華家,楊秀華興奮的指引他們看隔斷牆上的玻璃,十幾名法輪功學員都驚喜的看到了法輪。

神奇的是,每個人看到的圖象並不一樣,有人看到了法輪圖中有師父站在大蓮花上打著大手印,有人看到了圖中有師父坐在蓮花上打著大手印,就跟日常法輪功學員供奉的師父法像一樣,有人沒看到師父法像,卻清晰的看到了法輪圖中的四個萬字符,還有太極圖。

十幾名法輪功學員回到家後,就把楊秀華家出現法輪的事告訴了家人和親朋好友,這樣一來,一傳十,十傳百,消息很快在肇州整個縣城傳開,很多人都想一睹為快。

從七月二日開始,到楊秀華家來參觀的人紛至沓來,一開始想來看的,還找個認識的法輪功學員介紹一下再來,到了後來乾脆就自己來了,幾個人聽到了別人的議論,三個一夥、五個一群的就登門了。有幾天下雨,楊秀華家的地被踩的到處是泥巴,也沒有那麼多拖鞋可換啊,楊秀華家儼然成了公共「旅遊點」。

到楊秀華家來的,已經不僅僅是好奇的普通百姓,連檢察院、法院、銀行、氣象局等等這樣的市政辦公場所的工作人員也有人趕來參觀。

不尋常客人的不尋常舉動

到了七月中旬,楊秀華家玻璃上出現法輪的消息幾乎到了家喻戶曉,甚至傳到了大慶市區,然後,就有人專門從大慶趕來參觀。

七月中旬,一個不尋常的客人出現在了楊秀華家的樓下,這個人就是肇州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政保科)隊長,他邁著四方步,一副不屑的樣子進了楊秀華家,進屋就問:「聽說你家出法輪了?在哪呢?」

楊秀華把他領到玻璃前,告訴他向哪個方向看,國保隊長看了一會兒,對楊秀華說:「你給我拿塊乾淨的抹布來。」楊秀華把洗過的抹布遞給了他,他在玻璃這面仔細的擦了擦,又到另一面仔細的擦了擦,末了,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是紅色的。」之後對楊秀華說:「儘量別叫別人來了,別人都舉報了。」

楊秀華說:「這大熱的天,人家也都像你一樣來了,我也不能不讓人家進屋啊。」這個警察沒再說啥,就往樓下走,到了二樓門口,就聽見他訓斥二樓的人家:「再舉報,看我咋收拾你!」

原來,楊秀華家住在四樓,樓裏沒電梯,每天來參觀的人都必須從樓下的人家門前走過,本來寂靜的樓道一下子變得嘈雜起來,二樓受不了了,就報警了。

絕大多數來參觀的人都是帶著好奇、懷疑而來,帶著驚奇、感嘆而走。他們也和法輪功學員一樣,同樣一副圖卻看到了不同的圖象,所有人都能看出來的唯有法輪的邊緣,是一圈又一圈不斷旋轉著的彩色光環。不修煉的人並不知道法輪功師父的法像,可很多人卻看到了圖象中有個人站著,或者是有個人坐著。擺在眼前的事實不能不讓他們相信,這法輪是千真萬確的。

也有個別人,無論調整怎樣的角度,在他們的眼前就是一塊再平常不過的玻璃,甚麼也沒有。

小女兒的憂心

每天多達一、兩百人來來往往,讓楊秀華家熱鬧的像個大戲院,這讓楊秀華想起了法輪出現前自己做的一個夢:好多人在她面前扭秧歌,扭啊扭啊,扭的那個歡啊,而楊秀華也修煉法輪功的小女兒卻憂心忡忡的說了一句話: 「是不是要出啥大事啊?」

楊秀華小女兒的話真是一語成讖。七月二十日,全國的電視媒體都出現了同樣的畫面──鋪天蓋地對法輪功的栽贓誣蔑。一時間,肇州縣城也像全國各地區一樣,黑雲壓境,幾天之內,縣城裏兩千多法輪功學員就都被限制了人身自由。

此時的楊秀華家,已經處在了風口浪尖上,玻璃上真是有法輪的事實已經不能再被允許傳播下去了。七月二十五日,肇州公安局副局長(當時被安排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的)和政保科的警察帶著質量監察局和肇州電視台的人來了,電視台的人調好了錄像設備,對著法輪的地方進行了錄像,之後,公安把玻璃起了下來,並帶回了政保科。

之後,沒兩天,肇州電視台在每天黃金時段播出了視頻畫面,畫面中清晰的出現了旋轉著的法輪,畫面中還有楊秀華在旁邊說話,說了很多話,但是畫面中並沒有她的聲音,而只有播音員的配音。播音員當時說的話已經沒有人能夠一字不落的重述了,但是意思大家還都記得:經專家鑑定,這不是法輪,是光的折射。

這個視頻在肇州縣電視台播了好幾天,之後《大慶日報》也按照電視台的腔調進行了報導。

來自北京「七二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的「定論」,讓肇州縣公安與電視台幾乎是在一夜之間就昧著良心完成了以「專家」的名義對事實進行公然否定的論斷,直白的說,一個政治的帽子、一場迫害的需要,就公然褻瀆了上千人的視聽。這塊玻璃,至今也未歸還。

事實打開心扉

當肇州的一名法輪功學員在幾年後遇見也親眼目睹過玻璃上的法輪的警察時,和警察說了這樣一段話:「我告訴你別參與迫害法輪功,你不聽,現在怎麼樣,遭報應了吧?」警察說:「我沒遭報應啊。」「那你現在……」(為避免為當事者招致麻煩,此處略去事實)警察不吱聲了。然後他和法輪功學員有了這樣的對話:

「你說法輪功是迷信吧,那咋出法輪了呢?」

「你小腹有法輪嗎?」

「有啊,跟你看到的那個一樣神聖呢。」

「這個事情讓我怎麼辦呢?怎麼解釋這個事情呢?」

如今,這名曾經帶著一肚子狐疑卻參與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再次面對法輪功學員時,已經是面帶愧色,其妻很希望法輪功學員能和他好好聊聊,讓他徹底明白事實真相。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大慶市肇州縣有數千人修煉法輪功,其中縣城內有兩千多人。回憶起當年大法洪傳時,每一名肇州的法輪功學員都會激動不已,那時候的肇州縣,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的場面就是一道最美的風景。肇州每一名真修的法輪功學員都是法輪功教人向善、祛病健身的親身見證者。

迫害發生時,肇州縣有很多法輪功學員都還剛剛得法,這場鋪天蓋地的迫害,讓這些剛剛得法的學員有點不知所措;這場類似文革式的浩劫,也讓很多並不深入了解法輪功的肇州人對法輪功產生了仇視。然而,就在這場迫害發生前,一塊原本普通的玻璃,卻出現了神奇的一幕,冥冥天意幾人知?

一塊玻璃,曾經讓大慶肇州整個縣城轟動起來,這塊玻璃在無形中讓肇州縣很多警察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睜一眼閉一眼,這塊玻璃,也讓很多肇州人在迫害發生後能夠認真傾聽法輪功學員講述的事實真相。事實打開了肇州人的心扉,真相帶給了肇州人未來,這塊落上了法輪的玻璃,福澤了肇州。

在信息共享的時代,寫出這段故事,就是希望藉著這塊曾經轟動整個大慶肇州縣城的玻璃,能夠還原事實真相,能夠讓真相和法輪大法的美好在中華大地上廣傳。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