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得法 奮起直追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是二零零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前我患有多種疾病:頭疼、胃痛、肩周炎、膽囊炎、腸炎、婦科病等等,渾身沒勁,整天在炕上躺著,家裏活幹不了。吃的藥有一大兜子。

那時我大姐已經修煉法輪功多年,她讓我煉法輪功,說法輪功如何好,我不相信,說,吃藥都不管用,還煉甚麼功?

一、走進大法 闖過病業關

儘管我說不相信法輪功能讓我的病好,大姐還是給我拿來了《轉法輪》。既然拿來了,那就看看吧。我剛一打開書,從書裏就往外飛萬字符,甚麼顏色的都有。我嚇得趕緊把書合上了。我跟大姐說這個事兒,大姐說我根基好,要抓緊修煉。當天下午大姐就帶我去了離我家30多里的學法小組。我在這個學法小組住了兩天。組裏的法輪功學員教會了我煉功的五套動作,我也開始跟著他們學法。

從學法小組回來後,我自己繼續學法。我明白了人活在世上的真正意義就是返本歸真。我從心裏下決心:「從今天開始我就學法輪功了!」這一念一出,我全身哪都不痛了,也忘記吃藥的事了。

學到第五講時,我開始消業,就是拉肚子,拉得很厲害,連續三、四天。家裏人害怕了,可我一點都沒怕,知道我修煉了,沒有病了。雖然拉肚子的症狀來勢兇猛,可我感覺拉一次身上反倒舒服一些,越來越舒服,雖然幾天沒吃飯,可覺的渾身有勁。拉到第四天,大姑爺看我這樣,就買來了一箱牛奶。這時我已經消完業了,馬上喝了牛奶就起床下地了。自那以後,所有的病都好了。我就把家裏的藥都扔了。

這場病業消完後,一天早上我剛煉完功,看見屋內出現了一個大法輪,滿屋子轉,五顏六色的,我高興的看著,這種神奇在我家出現過三次。我想這是師父有意顯示給我的,鼓勵我,讓我增強修煉的信心。

在以後過大的病業關中,我也都是靠信師信法闖了過來。

一次是在二零零九年春,我下身開始流血,很長時間沒有好轉,人也開始消瘦。這種狀態持續了兩年,體重由一百三十斤下降到八十多斤。在外地打工的小女兒很為我擔心,自己辭職回家來了。到家那天我在外面碰見她,她不認得我了,走過我身邊沒吱聲,我喊她,她才回過頭來看清是我。

由於當時正念不足,就聽了小女兒的話,去了醫院。到了醫院做切片檢查,醫生說是「宮頸癌」。我一下就驚醒了,馬上將化驗單撕了。我想:我就信師信法。

可後來在家人和親友們的勸說下我又動了情,住院做了手術。

在住院期間我三件事沒耽誤。一天我發資料時摔了一跤,我也沒當回事。在醫院我堅持聽師父講法。一個多月後,需要去省城開始做術後化療。我被情帶動又去化療了。

在做第四次化療前,我天目看見了地獄裏的小鬼,還有一個聲音說:「去了就回不來!」這個聲音反覆了幾次。我就跟同修切磋,同修說這可能是師父的點化,不能再去化療了。我就底氣十足的告訴家人說我不去化療了。

就在這時我大女兒做了一個夢:一個穿古裝衣服的女子告訴她:「你媽的病醫院治不好,只有煉法輪功能好。」這樣我的女兒也同意我不做化療了。

我想我的命就交給師父了,去留由師父說了算。之後,我感覺餓了,自己做了一碗麵湯,還放了兩個雞蛋,全吃了。吃完就感覺有勁了。我開始煉功,之後一天比一天好。

二零一一年春天,師父再次為我淨化身體。那天我弟弟家辦事,親朋好友都到場了。我突然開始大流血,毛褲、外褲全被血染透了,妹妹給我拿來一個桶,我一蹲下,血就像自來水一樣,嘩嘩的流。我的臉色立即變的灰白。大家都嚇壞了,以為要出人命,勸我趕緊去醫院,小妹嚇得昏了過去。這時只有大姐一直在鼓勵我,並求師父救我,我也堅信師父。

雖然流這麼多血,可我一點也沒害怕,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我堅持不去醫院,直接回家了。沒想到一到家我就好了,很快痊癒。我的事在弟弟村裏傳開了,鄉親們都覺的怎麼這麼神奇。後來我去他村裏講真相勸三退,幾乎講一個退一個。

在過病業關中,我最大的體悟就是一定要守住信師信法這堅定的一念。我難受的時候我就背「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待闖過來後就知道那些關、難啥也不是。人間的一切我都不執著,都不要,都是身外之物,我只要師父和大法。

二、善待家人

修煉前,我是一個得理不饒人的人,修煉後,我很快去掉了罵人的習慣。大女兒有時與婆婆吵架,我勸女兒要尊重老人,我向親家道歉並勸親家別上火傷身體,結果一場場風波就化解了。親家母和姑爺對我很滿意,也很感激,他們都認可大法,我在任何場合講真相,只要他們在場,都支持我。

由於得法後的前幾年裏接觸不上同修,基本處於獨修狀態,自己只知道學法,不知道悟法,心性提高的很慢,這樣有時遇到心性關還是過不去。

我一直與婆婆生活在一起,得法前的幾十年,我和婆婆是在罵架中過來的,她不服我,我不服她,經常吵架。弄得丈夫很為難,下班都不願回家,他說因為他誰也說服不了,說誰誰不聽。修煉後我開始沒有悟到與婆婆這些年的恩怨都是自己的業力所致,沒有放下對婆婆的怨恨心。

二零零九年,我找到了學法小組,在與同修的切磋中漸漸認識到了對婆婆這樣怨恨是不符合大法要求的。通過看《明慧週刊》和不斷學法,我放下了對婆婆的怨恨,在家裏我能做到罵不還口了。無論婆婆怎麼謾罵,我都一笑了之。

後來婆婆癱瘓臥床了,我精心伺候她。我的善心感動了婆婆,她感激的說,「你真好。」我給婆婆真相護身符,告訴她大法真相。婆婆知道大法好,平時也總念「法輪大法好」。癱瘓兩年後老人安詳的去世,享年八十六歲。

三、講真相中的幾個小故事

二零零九年,我在市場上遇見了一位同修,從此我有了學法小組,也能看到師父的各地講法和《明慧週刊》了。認識到了大法弟子的責任,我開始了講真相救人。一開始我由同修帶著出去講真相,漸漸的知道了如何講,我每天就一個人(有時與同修搭伴)出去講真相,在聽明白為何要三退(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共青團和少先隊)後,每天能有幾個到十幾個人自願退出。

一天,在一個醫院門前的公共汽車站點看見一個近六十歲的男子,我跟他搭話,給他講真相,還沒說上幾句話,他就一把抓住我的手,說:「你好大的膽,還敢跟我講法輪功,我就是專管法輪功的,我是『六一零』的!」說著把證件掏出來讓我看。

我沒有動心,說:「那是你的工作罷了。你首先是人,是人只有『三退』才能保命。你看薄熙來、王立軍比你官大不?現在不都倒了,為甚麼倒了?就是因為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我這樣一說他態度緩和了,我接著給他講了為何「三退」才能保平安,最後問他入過黨嗎?他說:「我不但入了黨,還入過團呢,還入過隊呢,全退了吧!」接著他告訴我:「以後你可得加點小心啊,一對一講,人多講不安全,現在到處都是便衣。」臨走時他說:「謝謝!」

一次也是在一個站點,看見一個男子,我就走過去給他講真相,他說:「你誰都敢講,你知道我是幹啥的?我是公安局的。」我說:「看你的樣子就像公安局的,你與別人不一樣,因為你是封閉的,有很多真相你不知道,共產黨也不能保你平安,只有三退才能保平安,用化名退都行,神看人心。」他同意退了。

那天我們四個同修一起出去講真相。有一個同修剛給一個年輕人講,就被對方抓住手大聲喊要「報警」。我走過去,對年輕人說:「把手鬆開!她是女子,你抓住她的手多不好看。」同修一下將手抽了回來,年輕人說:「她是法輪功!」我說是法輪功你也不能抓人家的手。然後我就讓同修趕緊走,那個男子要去追同修,我制止他,他就去等車去了。

有段時間我想:要坐在公園講真相多好。心想事成,二零一一年四月有個在公園工作的熟人就打電話找我,說公園缺個收票的,問我願意不願意去?我說去。去後我就抱著講真相的心態坐在門口,一邊收票一邊講真相,來人就講,勸退的人中有部隊的團長、高幹,全國各地的人都有。這份工作我一直幹了兩年多。

一個下雪天,我不想去講真相了,但又一想,已經跟同修約好了,同修等著我呢,但是一出門,就覺的兩腿發硬不能打彎,我就發正念對干擾我的邪惡因素說:「你趕緊離開我,不走我讓我師父滅你!」說完就感覺「呼」的一下,一個靈體從我身上下去了,頓時我覺的渾身輕飄飄。那天講真相效果特別好,講一個退一個,只有一個小時,退了十幾個人,一同去的同修看見都稱奇,說老遠看我走路像神仙一樣飄著走。

在幾年的講真相中,我沒有放鬆學法,心越來越純淨,能及時的排除干擾,不被情所帶動。我的小女兒目前正在保胎,她一直住在我家,有一次我正要出去講真相,她躺在床上說:「媽,你今天不出去不行嗎?今天陪我,明天再出去。」我默默的求師父:師父,我一定得出去,要不今天該得救的十幾個不就救不了了嗎?這十幾個人的未來不也就沒了嗎?過了一會,就聽小女兒說:「媽,你去吧。」

我從法中知道,兒女的人生道路就是在放錄像,結局早都有了,現在只不過是在過程中,我們不能太入戲,太癡迷。師父說:「千秋大戲夢一場 別為劇情太牽腸」[2]。

就這樣,幾年來我一直穩步地走在證實法的路上。

四、家人相信大法得福報

1、小妹夫的惡性腫瘤變良性

我的最小的妹妹家是農民,小妹夫今年四十八歲。二零一五年四月初,我接到妹妹的電話說妹夫現在突然得了重病,在尿血,本地醫生懷疑是得了尿管癌,讓他到我市的附屬醫院檢查。

妹妹和妹夫到我市後,我老伴就去醫院陪他們看病。經我市醫院檢查後確診是惡性腫瘤,需要動手術。手術定在四月五日。醫生說這種病即使保養好了也就能活三、五年,否則只有一兩年。夫妻倆得知病情後,抱頭痛哭,加上他們的兒子還沒有成家,失去家裏的頂樑柱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啊……

我告訴他們一定要到我家來,只要來我家就甚麼事都不會有了。在我的再三說服下,四月四日,也就是手術的前一天,他們來到了我家。妹夫走路都直不起腰來了。我拿起《明慧週刊》讓妹夫看,這期週刊上刊登了一個癌症病人念「法輪大法好」痊癒的真實故事。看後,他倆非常相信,也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從我家回醫院後繼續念,倆人念了整整一宿。第二天動手術。在長達六、七個小時的手術過程中,妹妹始終在手術室外默念「法輪大法好」;妹夫在手術室裏,只要是清醒就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

手術結束了,醫生走出手術室喊妹妹:「給你報個喜,瘤子是良性的!」

夫妻倆興高采烈的回家了。

回家後他們在家裏設宴慶賀,全村的人幾乎都來祝賀。他倆在飯桌上告訴鄉親:他們是因為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才使惡性腫瘤變為良性的,感謝法輪大法!感謝李洪志師父!

那天我和大姐也到場講真相,勸三退。有很多人退自己加入過的中共和附屬組織。

現在妹夫精氣神十足,體力超好,甚麼活都能幹。

2、五妹夫的腎結石一夜痊癒

我的五妹夫今年五十九歲,二零一一年的一天深夜,五妹子突然給我打電話,說妹夫的腎結石病犯了,在醫院用激光打完結石後,還疼,現在疼的直打滾,肚子也漲的鼓鼓的。第二天我就去了他家,讓他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訴他,只要相信,誠心默念,一定管用。第二天我給妹妹打電話詢問五妹夫怎樣了,五妹說,好了,他蹬神牛去了。

3、女兒的手錶失而復得

二零一五年四月,我的小女兒結婚,她有一隻十分珍愛的手錶,是在日本買的,花了二千多元。結婚那天因為來的親友多,人多手雜的,我叮囑她把手錶放好,她說放好了。婚禮結束後女兒找不到這隻手錶了,女兒說是放在一個裝化妝品的小包裏了,但現在不見了。我和老伴也幫助找,屋裏屋外都找遍了,也沒有。女兒心疼的不得了。我就求師父,說:師父啊,這孩子對大法是非常認可的,非常支持大法,我無論甚麼時候出去講真相救人她都支持,我講真相時,只要她在場,都幫助我講。求求師父,讓她的手錶回來吧。

大約過了二十多天,女兒說她的手錶找到了,在她的一個藍色兜子裏。可她明明記得是放在了化妝品小包裏的。而這個藍包就在屋內放著,當時我和老伴也都翻過這個包,都翻了好幾遍也沒看見這塊手錶啊,現在突然出現在這個包裏。小女兒萬分高興,我說:「你謝謝師父吧,這是你善待大法,師父給你送回來了。」

在訴江大潮中,我家大部份親人都參與了訴江。

我自己得法晚,前幾年又是一個人修,三件事做的不那麼好,與精進的同修相比還有許多不足,離法會師父的要求相差甚遠,所以我要奮起直追,絕不懈怠,多救人,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明善惡〉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