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的巨變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六日】

(一)魔難

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們是個普通的三口之家,然而我們又是一個多災多難的家。

我和妻子快三十歲才結婚。第二年生下了我們的女兒。通常,一個新生命的誕生會給家庭帶來無限的歡樂與希望,可是,我們卻被命運另外對待了──由於難產造成女兒吸入性肺炎,腦缺氧,經過搶救,命雖然保住了,卻落下了終生殘疾──腦癱。

當時,為了給女兒治病,聚集了家裏所有的積蓄奔赴北京、天津、蘭州和青島各大醫院,尋醫問藥。一次次滿懷希望而去,一次次失望而歸。女兒的病沒治好,還欠了巨額的債務。

隨著孩子年歲的增長,身體狀況與正常孩子的差別越來越大。小的時候不會爬,不會翻身,不會坐,經常生病,打針輸液;長大了,手指、手臂僵硬,不能持物,不會走路,說話口齒不清,日常飲食、起居都得別人照顧。

由於勞累,飲食不周,我得了胃炎,胃下垂。胃疼時滿床打滾,涼、硬、辣的食物一概都不敢碰。禍不單行,我又得了乙肝,一米八的個子體重僅六十公斤。妻子身體更糟,因剖腹產造成貧血,嚴重時血色素僅有5克。以後,又得了膽結石,做了膽囊摘除手術,真是雪上加霜。

(二)結緣法輪功

一九九七年七月,我到北京出差。在亞運村,我看到有許多人在煉功,當時我問了旁邊一位老大爺:
「大爺,這兒練的是甚麼功啊?」
「法輪功!」
「怎麼還有好多小孩子呢?」
「是啊!這法輪功可好了,有好多得大病的都煉好了。」

大爺講話的態度和口氣,讓我直覺真誠可信,當時就有了要學的念頭。從北京回到家就四處打聽,終於在當地找到了法輪功煉功點。

這一接觸給我們全家的生命旅途帶來了根本轉變。我和妻子修大法身體徹底康復,在此不贅述,只說說女兒神話般的故事。

我和妻子開始修煉法輪功時,沒有打算讓女兒一塊煉。就在我們煉了十個月後的一天,她突然對我說,她也要煉功。當時我聽了很高興,可仔細一想又猶豫了,因為平時她連站都站不穩,手臂、腿、腳僵硬,怎麼能煉功呢?再說,已二十歲的女兒一天學也沒上,一個字也不認識,怎麼看書學法呢?可是,女兒執意要學,我只好說,那就試試吧!

我覺得煉功是好事,煉不了動功就煉靜功吧,煉總比不煉強啊!就這樣,她開始修煉法輪功了。

那個時候,我們已經明白了修與煉的關係,白天就讓她一講一講的看師父在濟南講法的錄像,九講看完再從頭看,讓她反覆看,反覆聽。到了晚上,她就跟我們煉靜功。

女兒學起來非常認真,也能吃苦,盤腿打坐,我們都疼的齜牙咧嘴,何況她的腿那麼硬,要雙盤上,難度可想而知了。不料,沒幾天,她竟能雙盤了,只是劇痛難忍呀,淚水伴隨著哭喊聲,我和妻子都心疼不已,當我勸她把腿拿下來緩一緩時,她倒反過來安慰我們說:「不要緊,沒關係,我能行!」後來,她乾脆到另一房間去煉,不忍心讓我們看到她的痛苦。就這樣,盤一次腿哭一次。

整整熬過了一個月的時間,她再雙盤一個小時一點也不疼了,打坐這一關闖過來了!

(三)師父的鼓勵

有一天,她做了一個夢:我家外屋椅子上坐著一個人,她就問那人:「你是誰?」這個人不說話,用手指了指電視機。

這時,電視機裏正播放師父的講法錄像,她一看椅子上的人和講法的師父一模一樣,就問:「您是師父嗎?」師父點點頭,女兒接著問:「師父,我能煉法輪功嗎?」只見師父笑了笑,搖搖頭,沒說話,然後就漸漸隱去了。

女兒講述完,問我:「這個夢是啥意思?師父為甚麼搖頭呢?是不是我不能煉這個功?」我說:「我也悟不出來,不過,如果師父不讓你煉這個功,為甚麼還笑一笑呢?」說完,我一怔,突然明白了,就對她說:「師父搖頭,也許是說那就看你自己了!因為你的情況特殊,師父很難回答你能不能煉。如果你能堅修到底,那麼,師父也一定會幫到底的。」

女兒表示:她一定要堅持到底!

過了一段時間,她看我們每天都讀《轉法輪》這本書,就說她也要看,我說:看就看吧!從那天起,基本上每天她都要看一看《轉法輪》,而且看上去都是聚精會神的看。不記得過了多長時間,一次,我聽見她好像在念《轉法輪》中的內容,仔細一聽又不太對,於是問她:你是在念《轉法輪》嗎?她說:是啊! 我問:你能認識字嗎?她笑著說:我是蒙的!當時我也沒有問她是怎麼個蒙法。就這樣,不知不覺的她真能念下來了,過後我問她,你是怎麼認識字的?她說:看到這一行字,腦子裏就出現師父講法錄像裏說的話,時間長了就記住了。

又過了不知多長的時間,《轉法輪》這本書她能從頭至尾全部念下來了。不僅如此,其他的大法書也能念了。

我把女兒的情況告訴親戚、朋友,她(他)們都不相信,有的親自來我家驗證,最後不得不承認我們沒有騙他們。

現在手機都很普及了,幾乎人手一部。女兒因說話口齒不清,語言表達很吃力,想用寫短信的方式和親友們聯絡、溝通。可是寫短信就要懂漢語拼音,她沒上過學要學拼音談何容易!但是,女兒執意要學,我就到新華書店給她買了一張「漢語拼音教學掛表」貼在她的房間裏,開始,教她字母發音。她根本發不准,後來就一個字一個字教她,告訴她這個字需要用哪幾個字母拼在一起,就這樣,她慢慢的學會了發短信。有時發現錯別字,我們就給她講字意的區別,找出正確的字來,以後,錯別字就越來越少了。

從表面看,女兒身體雖沒有恢復到正常人的狀態,但本質上的改變是巨大的。以前經常感冒發燒,扁桃腺炎周期性復發,修煉以後這些很少發生,和我們倆一樣,再沒有花過一分錢的醫藥費。

她從一個腦癱患者,從沒有上過一天學,沒念過一天書的文盲,變成能認字讀書,發短信與別人交流溝通,打破了思想禁錮、觀念封閉的狀態,這一切的巨變,全都來自於法輪大法的神奇威力,來自於大法對她的開智開慧,沒有大法,就沒有她現在的一切。大法給了她新的生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