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四代人受益於法輪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二日】我於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師父的呵護下,從一個疾病纏身的常人成為一個身心健康的人。回憶二十年來的經歷,我及我的家人受益頗多,感想頗多,現在就把自己一家人的一點經歷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一、我找到了師父

我修煉大法二十年整,體會了太多的超常和神奇,知道師尊就在身邊,對我看護和鼓勵,伴我走過了大大小小的關難,堅定的走了過來。

以前我是一個有名的「藥罐子」,我參加了師父講法錄像九天班,激動的心情難以言表,身體變化也很大,每天都有新的收穫,感受到法輪旋轉,遍身都是,眼皮上、舌尖上等。一天,我正在做午飯,感到小腹部位轉動非常強烈,使我無法站立,趕忙坐下,用手捂著,這時我悟到是師父下的法輪在調整身體。當天我把我所有的藥、病歷、片子、化驗單等收集了半垃圾桶全部燒掉,對女兒說:「你媽從此再也不吃藥了!」短期內全身疾病不翼而飛,好像年輕了幾歲,精力充實,真像換了個人一樣。

有一天參加集體晨煉,我背著掃把準備去打掃煉功場,出家門往北走,一下子腳底離地飄了起來,嚇得我用力抱著掃把柄往下墜。覺的很興奮,但又不知道怎麼回事,後來通過學法才知道是大周天通了出現的狀態,其實平時打坐我已經出現了身體前傾、後仰、往上飄、點頭、擺頭等通大周天的狀態。

剛剛煉功時,動作不準確,從煉功點回到家裏自己對著鏡子煉,奇蹟發生了:抱輪時我發現自己的腰不自主的往後彎,頭差點挨地上了,往兩側彎度也很大,練完後出了一身汗。覺的不可思議,從來沒練過這樣的功夫,快五十歲的人了,竟能「下腰」了。我猛然悟到是師父給我調理身體了,我的腰本來就是腰間盤突出。心裏很激動,默默的感謝師父,煉完功給師父磕了三個頭。

一九九九年邪黨迫害大法,我失去了集體修煉的環境,精神壓力很大,天天哭,吃不下飯,很委屈,覺的對師尊和弟子們不公平。一次我正端著水杯落淚,淚珠掉在水裏,卻出現了小法輪,我轉悲為喜,明白是師父在鼓勵我,之後經常看到這樣的法輪,大的小的都有,有時會很多,還清楚感受到卯酉周天運轉時的走向。前段時間學法時,看到《轉法輪》的每個字都是金色的,連標點符號都是金色的,非常好看。

因從小體弱多病,母親帶我去神門看香火,記得她說過,我是有師父的,歸宗後病就好了,可我當時並不相信,也不懂。但這件事印在腦海中,時常閃出來,盼望有一天找到自己的師父。直到得法後我終於明白了,原來我所找的師父竟是一位全宇宙最最慈悲最最偉大的師尊,作為大法弟子太幸福了,太幸運了!我一定聽師尊的話,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隨師尊圓滿回家。

二、母親也入道修煉

一九九八年初秋的一天,接到母親病重的消息,我急忙從城裏趕往百里外的農村,這時母親已十幾天臥床,不能進食。進門見到炕上躺著虛弱的母親,憔悴的面容,散亂的頭髮,微閉著眼睛。我知道母親患有多年的胃及十二指腸潰瘍病又犯了,心裏很難過,強忍淚水,叫了一聲娘。她輕輕應了一聲,有氣無力。我心裏明白病情很重。

那時我已修煉大法兩年,雖然對法理解還不是太深,但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就想:如果母親有緣份,一定能好起來。笑著對母親說:「沒事的,聽我給您講故事吧。」

她點了一下頭。我開始講自己對大法的粗淺認識,講大法是修佛的(母親信佛),教人行善做好人,業力轉化,達到祛病健身等。沒想到她聽的很認真,精神越來越好,到午飯時就能坐起來了,還吃了小半碗粥,一小塊饅頭。全家人都很高興,妹妹開玩笑說:「娘真偏心,大姐一回來你病就好了,這麼多人伺候您這麼多天,你嚇唬我們。」

之前,母親每天服一劑中草藥,還打了點滴。這時姪女又把藥端來了,因母親剛剛接觸大法,我也不好說甚麼,心想看她悟性吧。就說:「你自己決定吧。」她說:「喝了吧(心疼錢,藥很貴的)。」可喝下去之後,不一會都吐出來了,她這才悟到不能喝了。我感悟到她的緣份,很高興,天天給她講我悟到的一些法理,她身體也一天比一天好。幾天後,我把母親接到城裏,就這樣她修煉大法了。

母親沒上過學,不認識幾個字,我給她請了一本《轉法輪》,我讀法,她一行行的對照,慢慢的,母親通讀下來了,並見到每一個字都帶一個綠色的框,還看到我家牆上放光。第一次帶她去看師尊九天講法錄像,去時是由我扶著的,可看完錄像就能自己走回來了,太神奇了!

一天早晨我去參加集體晨煉,回來後,看她下巴挨著枕頭,趴著一動不動。她說小腹部位有一隻大手捂著好舒服。我對她說:「師父管您了,開始消業了。」此後,大便時她便出的都是黑色的,帶有很濃的草藥味。一次吐出三大口血,有半小盆,有像小米粒一樣的東西,擠碎帶有響聲,還有幾塊小手指粗的肉棍。母親沒有害怕,沒去醫院,就是每天學法,這樣過了病業關。

幾個月後母親回到了家鄉,找到了村裏煉功點。一天去鄰居家串門,被院裏一頭驢咬住胳膊甩出去很遠,摔在地上。在場的人都嚇壞了,可她爬起來說沒事,只是胳膊局部青了幾天,留下了牙印。她悟到是在還業,是有因緣關係的,如果沒有師父保護,可想而知!

三、女兒、外孫也是有緣人

我外孫,一九九六年八月出生,那時我剛剛修煉幾個月,在我家舉辦師父講法錄像九天班,我便讓他聽師父講法錄音。他剛會說話時天目就開了,能看到一些另外空間的景象,例如,看到廣場上有一條大船,上面有很多人在煉功,從我家上空落下幾個雙盤打坐,頭頂戴花的人;門前小石頭是小鳥的形像,地毯絨毛向他招手等。再大一點,我教他盤腿打坐。他說看到對面也有一個和自己一樣的小孩,還和他說話(他說聽不懂)。我明白孩子是大緣份的生命。可沒煉功的女兒(孩子母親)不理解,就阻止他煉,搬倒他,不讓他打坐。就此我給女兒講了很多大法中的道理,從此女兒也走入了大法修煉。

外孫上小學時,有一天他急著過馬路,撞在一輛汽車上,腳好像被人搬了一下,正好沒被軋上。現在孩子已經念大學三年級,學習成績優秀,心地很善良,沐浴在佛光下健康成長,暑假回來還勸退兩名同學,在師父呵護下走在修煉的路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