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專業行銷、推廣神韻的修煉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三十一日】二零一五年神韻有一個節目《金剛僧》,描述小和尚吃了金剛給的一碗肉,於是練就了絕世武功。和尚原本是不吃肉的,聞到肉味就不舒服,但因為相信金剛,忍耐著吃了下去。個人體悟,這就像大法弟子一樣,原本想脫離塵世、想靜心修煉,因為相信師父、因為要救度眾生所以把常人社會的一切都忍耐著吞了下去,最後才能有嶄新的突破。

三年前我進入了《大紀元時報》的行銷部門,原本想,在大紀元會是充滿正念的一條證實法道路,但是一進去就面臨了很大的考驗。原來,這個部門聘雇了幾位常人,是我的同事。當然常人就用常人的角度來看問題,他認為工作的目地就是賺錢與提升技能,公司就是要有原則有規範,因此常常批評公司制度不佳、專業度差或其他人事物等,我聽了是非常的難受。隨著學法後,我漸漸有一些了解了,一切都是有安排的,他在常人公司的經驗豐富,因緣際會來到這,為的是幫助大法弟子。他願意以常人的角色給大紀元一個客觀的建議,這是我們平常很不容易能夠聽到的聲音,這樣我們更可以向專業化提升。他也協助我們逐漸建立正規的管理制度,如此才能更接近師父的要求,成為能夠立足於常人社會的公司。

就因為每天和常人一起做大紀元的工作,漸漸的我從很排斥、到知道要怎麼樣把我頭腦中認識的理轉換成常人可以接受的程度去溝通,我也知道最近常人流行甚麼、可以順著這些執著去做我的行銷工作,很自然的就可以想到別人是怎麼想,寫文案、規劃活動等各種「天賦」很快的就發揮了出來,而且我和常人竟然可以聊天了。以前總是覺得自己和常人間有一個隔閡,或許是留有舊宗教的觀念、期望自己要心如止水般平靜,也或許是為了保護自己不受污染,也或許是帶有瞧不起常人的心,導致很不願意和常人多說話。後來在行銷工作久了之後,不知不覺遇到過去的朋友有話題了,我知道能和他們說些甚麼,知道他們在乎的是甚麼;有幾次就在歡笑聲中,把真相講清了。那時我終於明白,修煉很嚴肅,但是講真相不一定也要很嚴肅,只要抱著正念、真心為他著想,快樂的講真相也能夠把人救了。

在前年神韻推廣當中遇到了一位有緣人,他邀請我加入一個主流相關的社團。我很清楚這是師父的安排,因為神韻要打入主流社會,我們需要這樣能夠接觸到主流社會的管道。但這對我來說挑戰更大,社交的禮儀、打扮、言行舉止都要符合主流社會認可的規範,剛開始每一次的聚會我都備感壓力,怕自己衣服穿不好、妝化不好、或者是說錯話。而他們所關心的話題不外乎是如何賺更多錢、要去哪裏玩、名利色氣等都有,就算是做志工也不是真心為他,多半也摻雜著求名之心或只是應付了事。與大法弟子無私講真相救眾生完全無法相比。但是,像這樣的團體,卻有辦法包裝的非常好,常人很願意接受。這也讓我開始思考,大法弟子在講真相中如果能有更好的形像、更好的策略,大家的這股真心能夠多麼有影響力啊!我把每一次的例會都當作師父安排的讓我了解主流社會的課程,接觸眾生的同時也學習如何運用常人的經驗去智慧的講真相。

今年五月第一次參加紐約法會,聽到了各國報告神韻推廣的成果,讓我很震撼,有的城市只靠三五個人,就把幾千個座位賣光了,怎麼做到的呢?就是廣告的專業,掌握的非常徹底,我也發現原來各國雖有文化差異,但是專業的模式是有跡可循的。我想起師父說過:「如果真的一個廣告打出去了人就都來的時候,我告訴大家,我就不叫你們再來推票了。」[1]過去我看到這段法,理解到的是,總有一天一個廣告打出去票就賣完了,所以我們要抓緊現在還可以推票的機會努力多走出去推廣。直到那一天我才悟到另一個理,那就是,我們的神韻推廣目標應該是要認真投入廣告專業,做到把廣告打出去眾生就自己來買票了才對。

因為有想提升專業行銷的願望,我找到了有經驗的同修學習。他們分享工作中如何細心雕琢每一個廣告圖文,一個廣告可能經過上百次修改,最後才會正式定案發出。我看到了很大的差距。那樣的毅力展現的是他們的用心,對自己使命的負責。原來,達到專業不只是」天賦」,還代表著大法弟子對修煉與救人的責任。

回顧這段修煉的歷程,從想要與世隔絕,到認知走進常人社會救人的使命,再到學習行銷、了解消費者市場,順著常人的執著找方法救人。一路上吃了很多苦,包括因為看不上常人吃喝玩樂的話題、被干擾而覺得苦;也曾有因為接觸太多常人事物勾起了執著,想不起為甚麼要修煉與人生的目地,爾後才再一點一滴喚醒自己,這樣的苦。深深知道這是一條很艱辛的路,看似安逸才是更大的考驗,期許自己往後能堅定正念,持續在專業行銷的道路上精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