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反活摘國際論壇 德議員到場支持(圖)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九日】(明慧記者吳思靜德國報導)中德人權對話和中歐人權對話在即,在此前夕,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於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在德國柏林舉辦國際論壇,德國政治家和專家共同呼籲公眾關注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並表示,將努力推動德國立法禁止德國人去中國進行「器官旅遊」以及拒絕參與非法器官移植人員入境。

'圖1: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在柏林舉辦論壇,呼籲公眾關注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前排從左到右)追查國際主席汪志遠醫生、IT醫學數據統計專家施瓦茨、歐盟議員蓋立克、獨立調查記者葛特曼、追查國際公關部主任李祥春。(後排從左到右)主持人美國天主教大學聶森教授、德國議員帕策爾特。'
圖1: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在柏林舉辦論壇,呼籲公眾關注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前排從左到右)追查國際主席汪志遠醫生、IT醫學數據統計專家施瓦茨、歐盟議員蓋立克、獨立調查記者葛特曼、追查國際公關部主任李祥春。(後排從左到右)主持人美國天主教大學聶森教授、德國議員帕策爾特。

德國議員:中共活摘器官史無前例

'圖2:德國國會議員帕策爾特在柏林舉辦的反活摘國際論壇上指出:活摘器官已經持續了十幾年了。我們能容忍這個罪行嗎?'
圖2:德國國會議員帕策爾特在柏林舉辦的反活摘國際論壇上指出:活摘器官已經持續了十幾年了。我們能容忍這個罪行嗎?

德國聯邦議會人權委員會成員馬丁﹒帕策爾特 (Martin Patzelt)來自前東德地區,年輕時就堅信迫害無辜百姓的東德共產專制必將倒塌。他在論壇開幕詞中說:「活摘器官已經持續了十幾年了,現在不但沒有減少,反而在增多,成了一個實行暴力的手段。無論我們用多少方法把這件事情告訴全世界,都不為多。我們能容忍這個罪行嗎?我們想閉上眼睛嗎?我們可以閉上眼睛嗎?」「國家參與強摘人體器官獲利,這是史無前例的,這種形式是史無前例的。」

他說:「如果我們在這個問題上不共同為人權而奮鬥,那麼我們就要問問自己是不是還是人。我說的話很重,是因為我們今天討論的事是非常可怕的。」

歐盟議員:對法輪功的迫害是中國人民的噩夢

'圖3:歐盟議員蓋立克認為,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中國人回歸自己的文化的根的願望又一次被踐踏」。'
圖3:歐盟議員蓋立克認為,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中國人回歸自己的文化的根的願望又一次被踐踏」。

歐盟議員蓋立克(Arne Gericke)同樣在東德地區出生長大,經歷了東德共產黨專政。他是歐洲議會「第四十八號書面聲明」十二個發起人之一,該聲明於二零一六年九月通過,要求歐盟委員會和歐盟理事會採取行動制止中共活摘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的良心犯器官,並立即進行獨立的調查。

他在發言中表示,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之所以要迫害法輪功,是因為「江認為,這些信仰‘真善忍’的人是無法被他操控的」,而「法輪功太受大眾歡迎了,估計當時有一億人修煉法輪功,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功開始被迫害時,共產黨員人數只有六百多萬。」

他認為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中國人回歸自己的文化的根的願望又一次被踐踏」。

蓋立克說:「中共政府十七年來對法輪功進行了極其殘酷的迫害,尤其他們強行摘取器官而將所有的法規和人權置之不理,看到這些令人觸目驚心。我明確無誤地表明,歐洲不能無視這種刑事犯罪行為,我們必須全力反對。」

德國議員:犯罪分子必須被繩之以法

德國國會議員克里斯托夫﹒斯特瑟爾 (Christoph Straesser)於2014年到2016年任德國聯邦政府人權專員,也是2014年和2015年德中人權對話的德方代表團團長,他給研討會發來書面發言,信中寫道:「中國是器官販賣問題最嚴重的國家之一,因為中國政府至今也沒能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來反駁針對其的人權控訴。」

「證據表明,器官買賣在中國仍在進行,不經本人同意而摘取被關押人器官的犯罪照舊,以販賣器官牟取暴利的醫院系統仍然存在。這種嚴重侵犯人權的違法行為必須立即停止,犯罪分子必須被繩之以法。」

歐洲議會前副主席:親見活摘器官證人

歐洲議會前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史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在書面發言中回顧了他十年前在中國和法輪功學員見面的情況:「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曾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曹東含淚告訴我,他如何在監獄醫院看到他朋友的屍體上的洞,裏面的器官被摘走了。這位朋友也是一個法輪功學員。」

麥克米蘭-史考特認為,縱觀歷史,沒有一個獨裁政權在最後不會崩潰,國際的支持已經在中國的殘酷鎮壓係統中撕開一個缺口。「持續和不斷加強的支持能使那些被這個政權關押和折磨的人爭取到基本的權利和自由,我們現在切不可動搖。」

美國資深議員:必須為不能發聲的人發聲

美國國會資深眾議員、中國事務委員會主席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發來書面發言,他寫道:「十七年來,中共想方設法從中國根除法輪功的所作所為,已成為二十一世紀首屈一指的最大犯罪。我深深地相信,這場迫害將被視為近代中國歷史中最大的恥辱。」

「我相信,中國將會迎來新的一天,那時正義將得到伸張,自由受到尊重,並且人權受到法律的保護。在那個時刻到來之前,我們必須繼續把光明帶給被迫害的人,為不能發聲的人發出聲音,並幫助那些遭受迫害,承受痛苦的人。 我承諾,我一直會是你們這項偉大事業的伙伴。」

追查國際:活摘器官仍然在繼續

'圖4:追查國際負責人汪志遠醫生指出,一系列調查結果顯示,中國存在一個巨大的販賣器官的網絡,而且是以活人為供體。'
圖4:追查國際負責人汪志遠醫生指出,一系列調查結果顯示,中國存在一個巨大的販賣器官的網絡,而且是以活人為供體。

「追查國際」負責人汪志遠醫生從多方面向與會者介紹了最新調查結果,他指出:一九九九年法輪功迫害開始後,中國移植器官數量以驚人速度增長;等待器官時間出奇得短等等。這些調查的基礎是中國國內媒體報導以及中國各醫院的網頁等官方信息來源。另外,這幾年的中國媒體報導顯示,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至今為止仍在繼續。

1. 從肝移植的醫院數量對比,增長二十多倍:截至二零零六年四月,中國實施肝移植的醫院由一九九九年以前的十九家暴增至五百多家,一九九九年前後相差二十多倍。

從全國年度移植量對比:一九九九年以前得二十多年時間裏,中國的肝移植每年只有五至六例。一九九一年至一九九八年平均每年不到十例。一九九九至二零零六年平均每年暴漲到一千七百六十多例。同時間比相差約一百八十多倍。

2. 肝腎移植器官等待時間超短:正常國家肝腎移植,平均等待兩至三年,要等到一個願意捐獻器官的人死於事故。中國一九九九年後,肝腎移植器官等待只要一至二週,最短只有幾個小時。可以「訂購」腎臟、肝臟、甚至是心臟。這說明中國有一個龐大的移植器官庫,這個「庫」裏是沒有自由的人,等待「買主」前來「購買」用於移植的內臟。

3. 多台移植手術同時進行,甚至一天二十四台肝腎移植:在調查中還發現,相當多的醫院同時進行數台手術,甚至多達數十台的肝、腎移植手術。這種現象在許多醫院長期存在。也就是說,這需要一天有多人「湊巧」同時因事故而死亡,而這些人的配型又「湊巧」和病人相配。另外,這種「湊巧」又在很短的時間內屢次發生,而且仍然在全國各地大面積發生。

汪志遠指出:以上所列舉的這一切都表明,中國存在一個巨大的販賣器官的網絡,而且是以活人為供體。

前美國智庫研究員、獨立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通過計算中國醫院的數量、用於移植器官的病床床位、床位利用率和工作天數,得出結論,每年在中國進行的器官移植手術比中國政府自己聲稱的多很多。

「追查國際」公關部主任,曾因信仰法輪功而被中國勞教所非法關押三年的李祥春向與會者展示了幾個調查錄音,說明軍隊參與了活摘器官的罪行。

在追查國際的網頁上,有包括原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原中共政治局常委曾慶紅、原國防部長梁光烈和原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的調查錄音,他們都沒有否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件事情的存在,而且多人都說到命令從上面來,即罪魁禍首是江澤民。

IT醫學數據統計專家:中國器官移植系統不透明

過去的八年裏,IT醫學數據統計專家施瓦茨(Arne Schwarz)一直在關注並調查在中國的活摘器官的罪行,重點是西方國際製藥公司提供的器官移植藥物。

他說,國際移植器官的倫理準則之一是,「器官捐獻必須是自願的。由於囚犯或其他不自由的人不能真正自由決定(他們是否自願捐獻器官),因此他們的器官不得用於器官移植。」「另一個基本原則是,器官捐獻和移植必須是透明的,以及器官的來源必須是有證可查的。」

他認為:「中國器官移植系統是不透明的。如果允許這種情況存在,就有可能影響到其他國家。其他國家可能會說,中國是一個移植大國,他們都可以不遵守透明的規則,為甚麼我們必須遵守。也就是說,允許中國不遵守透明原則,就是在否定移植器官的普遍準則,這也決定著我們的醫療系統是否能保持乾淨。」

與會者:在西方社會如何阻止活摘?

在會後的問答時間裏,針對「我們在西方能做甚麼」這個問題,德國議員帕策爾特表示,會爭取在德國議會通過決議,譴責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

他同時也說,決議是不夠的,需要有實際的行動,他和歐盟議員蓋立克都表示,要從給中國提供器官移植藥物的西方大型製藥公司和給中國醫生提供器官移植 培訓的醫院入手,告訴他們,他們捲入了一個滅絕人性的罪惡,應該停止這樣的行徑。另一方法,也需要立法阻止德國人去中國進行「器官旅遊」。

另外,那些參與非法摘取器官的人,這些侵犯人權的中國醫生和官員等,德國人也需要採取行動,「當這些人出國並來到德國時,德國應該拒絕他們入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