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原本幸福的家庭的遭遇(圖)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天津報導)在天津市靜海縣胡家園附近的一片居民住宅裏,人們經常在半夜三更時聽到一個男人大聲喊叫的聲音;而在白天,人們會看到他披頭散髮瘋瘋癲癲地到處亂走。有時他能夠安靜地呆在家裏時,卻看見三兩個或著警服或穿便衣的人,像一群土匪一樣在他家門口瘋狂地砸門、踹門、大聲的吵吵,更是攪得四鄰不安。

街坊鄰居都唉聲嘆氣地感慨,這麼好的一戶人家十年之中遭受了太多的磨難,這日子都過下去了。

'被迫害之前的任東升'
被迫害之前的任東升
'被迫害致瘋的任東升'
被迫害致瘋的任東升

家庭幸福源於大法修煉

這家男主人叫任東升,今年五十二歲。二十五歲時,任東升得了類風濕性關節炎,雙腿的膝關節、踝關節腫脹的非常厲害,無法幹重活。到了三十六歲時又得了肺心病。最嚴重的時候大口大口的吐血,全身無力,臉色非常難看,基本上幹不了體力活了。為了治好病,甚麼中藥西醫都吃遍了,也沒能治癒。

女主人張立琴,剛好五十歲,以前在津滬高速公路唐官屯收費站工作。由於患有心臟病、貧血、慢性氣管炎、腰腿痛等多種疾病,經常頭暈,渾身無力,血色素只有5克,上班時連票據箱都拎不動,都是同事們幫忙。

由於夫妻兩人身體有病、心情不好而經常吵鬧,家裏常年戰爭不斷,孩子因而患上了自閉症,不愛講話不願與人交往,無法正常上學而不得不休學半年。一家人飽受身體上的痛苦,精神也非常壓抑。任東升的老母親看著兒孫的狀況,心情非常不好,時常唉聲嘆氣偷偷抹淚。

二零零三年任東升開始修煉法輪功了。經過三個多月的學法煉功,任東升的病神奇的痊癒了。他面色紅潤,渾身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氣。身體好了,又可以出去打工掙錢了。他的工作是給超市送貨,常常是從早上四五點就起床,一直忙到夜間十一點才回家休息。就這樣他也不覺的累,臉上還總是掛著笑容。

同年張立琴也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不長時間原來所有的病都好了,身體越來越健康,心情也越來越舒暢了。同時,在單位裏家庭中,她處處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一個好人,認真工作孝敬婆婆,在同事鄰里間口碑很好。在幾個兒女中,老婆婆最中意這個兒媳婦,說她知道疼人心眼好。

任東升的兒子看到父母開心的笑容,心情也隨之開朗,精神狀態也越來越好,能夠全神貫注的上課聽講了,很快的在班裏的名次提高了很多,而且還考上了重點中學。任東升的老母親看到兒孫的變化更是喜笑顏開,一家人朗朗的笑聲傳到院外。看到任東升一家人的巨大變化,親戚朋友街坊鄰居們都知道大法好,是法輪大法改變了這家人的身心狀況,給這個家庭帶來了全新的生活狀態。

夫妻陷冤獄 祖孫苦相伴

好景不長。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任東升因修煉法輪功而被靜海縣國保、六一零(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綁架,半年後被冤判五年刑期,非法關押在天津濱海監獄(港北監獄)迫害。

任東升被綁架一個月後,張立琴的工作單位「津滬高速公路唐官屯收費站」強行與其解除了勞動合同。當時張立琴是高速公路收費員,全家人依靠她的工資維持生活,兒子正在讀高中準備高考。

張立琴一邊四處打工掙錢來維持生活供孩子上學,一邊還得往返一百多公里去濱海監獄看望身陷囹圄的丈夫。可是濱海監獄的張仕林剝奪了她會見任東升的權利。任東升被劫持入獄的頭三年,張立琴始終沒有會見過他。

三年後,中共的黑手再次伸向這個家庭。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張立琴在家中又被靜海縣六一零、城關派出所綁架,冤判七年刑期,被非法關押在天津女子監獄。

此時,任東升還在濱海監獄被迫害,家中只剩下尚未成年的兒子和七十多歲的老母親。接二連三的迫害,給任東升一家造成巨大傷害。原本一個好端端的家,現在只剩下孫子與奶奶相依為命。祖孫倆沒有了生活來源,更是沒有了往日的開心歡笑。痛苦中他們一天天的挨日子,盼望著任東升夫婦早日回家。

在天津女子監獄,因為拒絕「轉化」張立琴被關進攻堅組,有七個包夾來迫害她,不許出監室,大小便都在監室裏,不許與人交談,限制喝水限制大小便。張立琴白天被包夾(獄警暗中唆使)毒打,七個包夾有的用手揪頭髮,有的搧耳光,有的打頭部。只要張立琴煉功打坐,四五個人立刻圍攻上來,一起動手拳打腳踢。

到了晚上獄警不讓她睡覺,整夜罰站。連續一個多月時間的白天挨打、坐板凳,夜間罰站,導致她的雙腿雙腳腫脹,雙腳腫的穿不上鞋子,腰彎不下去,血壓升高至180-190,她們又強迫她輸液、打針、吃藥。還有一次,張立琴拒絕吃不明藥物,又被罰站一個月。從早上5點一直站到夜間12點。

有時獄警逼迫她進車間幹活。從早上6點半一直幹到晚上7點半回到監室,然後繼續坐板凳到晚上9點。

二零一三年的盛夏,連續一個月不許張立琴用水(不許刷牙洗臉洗腳洗澡)。一個月汗水中的鹽分和灰塵使得她的衣服像上過漿一樣。為了掩蓋獄警的迫害,在張立琴家人接見的前一天允許她洗澡,當時張立琴脫下來的褲子可以立在地上不倒。

十年夢魘 家破人瘋

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任東升在天津濱海監獄非法關押五年期滿了。他的年近八旬的老母親和兒子好容易等到了這一天。

當天一大早,奶奶帶著孫子去濱海監獄接他回家。沒想到濱海監獄和靜海縣六一零相互勾結,把任東升轉送洗腦班繼續迫害。祖孫倆人不但沒有接到親人,還被一隊武警手持警棍團團圍住。一週後,當祖孫倆再去洗腦班接任東升回家時,發現他已經語無倫次精神失常,被濱海監獄迫害得瘋了!

任東升回家後,大部份時間處於瘋癲狀態,很少有清醒的時候。經常是披散著長髮,不知洗漱,還常用繩子把自己捆起來,用刀挑著兜子到處走。夜間他經常突然驚醒,大喊著:「我不怕你。」一聽到有人提起警察,他就顯得非常害怕,自言自語地說他得趕快逃走,不然的話,警察不會放過他的。於是就會走失幾天,睡在路邊地頭,而後蓬頭垢面地回來。

偶爾在他清醒時曾說過:我要不放棄信仰,他們(指惡警與犯人)會把我打死。

'中共<a酷刑示意圖:鎖地錨'>

中共酷刑示意圖:鎖地錨

因為任東升不放棄信仰,他在天津濱海監獄關押期間曾被關過四次小號折磨,數次遭受「地錨」迫害。當把手腳從「地錨」解開後,任東升已經站不起來了,都是由犯人把他抬回到監室,很長時間才能慢慢恢復過來。

監獄惡警祖黎明曾經用打火機燒任東升的手指,刑事犯包夾在隊長的指使下,六七個人輪番毆打任東升,抽嘴巴,打腦袋,拳打腳踢,惡人甚至用手臂粗的棒子毒打他,對他進行群毆達五次以上。

有一次任東升被包夾打倒,該包夾用腳踩住任東升的腳趾使勁碾,直到把他的腳趾甲碾掉。還給他戴手銬腳鐐,故意把飯放在地上,讓他搆不著,要想吃飯喝水就得用嘴叼。有時故意把菜倒在地上,任東升被迫用手抓著吃。

在監獄裏任東升被逼迫吃過一種白色粉末,包夾告訴他是「板蘭根」。他還曾經被注射過不明液體。

以上情況,有的任東升偶爾清醒時回憶起來的,更多的是曾被關在一起的難友告訴家人的。

苦難在繼續

二零一六年大年初四,被非法監禁了七年,身體消瘦、面容憔悴的張立琴帶著與親人團聚的渴望,從天津女子監獄回家了。然而進門看到的是瘋瘋癲癲的丈夫和一個凌亂不堪的家。

任東升從一個健康的好人已經被迫害成了瘋子,靜海縣國保、六一零、當地派出所仍然不放過他,還經常到家來騷擾。有時任東升不給他們開門,他們就拼命的砸門,攪擾的雞飛狗跳四鄰不安。

警察的不斷騷擾致使他的瘋癲狀態愈發嚴重,發作時,把屋子翻得亂七八糟,亂砸東西,有時還瘋狂的打人,用磚頭砸兒子的頭,甚至用力的推搡他八十多歲的老母親。一家人已經無法正常的生活了,甚至時時處於危險之中。無奈老母親不敢在家裏住了,張立琴有時也得躲出去一段時間,一個好端端的家就這樣散了。

從任東升一家人十三年中的經歷,人們不難看出,是法輪大法把任家祖孫三代從病痛折磨精神壓抑的深淵中解救出來,盡享健康快樂的生活。而中共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使得年過八旬的任家老奶奶不能在家安享天倫之樂,壯年的兒子被迫害致瘋不能盡孝,孝順的兒媳被勒令辭工有家不能歸,孫子已經到了迎娶的年齡,因為家庭的變故無法找到心儀的女朋友。

中共迫害法輪功十七年間,這樣被殘害的家庭又有多少?在此勸告參與迫害的行惡者,自古以來對善良好人的迫害從來就沒有好下場。你們還想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當替罪羊嗎?目前有六百多名中共高官「落馬」,表面上是當局反腐打貪,實際上是因為他們迫害法輪功而遭到的天理報應。前車之鑑後事之師,在這歷史的緊要關頭,請你們認清形勢,明白真相,停止作惡,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天津市監獄管理局
電話:022-27023600
地址:天津市南開區南門外大街228號
信箱:gongkaiban@tj.gov.cn

天津市司法局
電話:022-23082541
地址:天津市南開區水上公園北道52號
郵編:300191
信箱:tjsf_admin@tjsf.gov.cn

靜海縣司法所
電話:022-28942146 022-28942718
地址:天津市靜海縣靜海鎮靜文路14號
郵政編碼:301600

城 關派出所
電話:022-28942539
地址:靜海縣靜海鎮勝利南路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