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茶澱前進監獄的黑暗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九日】前進監獄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功迫害以來,是個非常邪惡、惡毒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方。它嘴上講人權,實際是毫無人權的人間地獄。

第一批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李昌、王治文、紀烈武等。我知道紀烈武受迫害十分嚴重,毒打、罰站、靠牆雙手架起坐飛機式、坐小板凳等招式都用過了。據包夾的犯人講,紀烈武身上的傷多了,腳被犯人踩、跺、爛成一個窟窿。他在坐小板凳的時候,開口大罵惡警。據犯人講,紀烈武被長年的迫害,被邪惡反覆灌輸歪理邪說,即使妥協了還沒完沒了的被迫害……終於壓抑不住內心的憤怒,開罵了。

一、強迫做奴工

監獄為了掙錢,使用各種手段。有一年上交了七十多萬,都是法輪功學員等人的血汗錢。他們嘴裏一口「人性化」,一口「春風化雨般的教育」,可是它集訓隊裏的酷刑,一百零八個動作,這人從集訓隊回來一個一個都傻了,說話做事不是一個正常人了。

馮有喜、趙衛平這兩個教育科長是破壞監獄法、破壞人權的惡棍,用盡了壞點子、惡招數,對所有冤獄的同修進行迫害。馮有喜裏外都是黑的,他迫害法輪功學員可謂前進監獄第一人。在教育科,他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負責人,掌管所有法輪功學員的資料、情況,實施迫害手段。

前進監獄分四個隊迫害法輪功,一隊、八隊、九隊、十二隊。九隊是最邪惡的,劉光輝迫害法輪功學員就是黑社會老大的形像,他身邊有一群打手,對法輪功學員只要他一發話,那些打手就去執行。據說他一進筒道,一群打手跟著,說哪位法輪功學員不轉化,他一使眼色,就把誰押進小黑屋毒打,各種酷刑,十分殘忍。

犯人都怕劉光輝,他進筒道,犯人就膽戰心驚。劉光輝就是暴力,他想升官、發財,就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立功、受獎。

惡警的背後有副監獄長程輝建給他們撐腰。程輝建在前進監獄一手遮天,有法輪功學員找他講理,他口口聲聲說:「我前進監獄沒有法輪功學員,只有罪犯,不見。」他去各監區檢查,身後簇擁一幫警察,耀武揚威。跟江澤民學,到哪兒去,一幫人馬跟著,與黑社會老大無異,劉光輝跟在程輝建後頭模仿。

程輝建進監區時一副多高領導的派頭,有個監區帶班的犯人進監舍蹭到他身上,程輝建說,這是襲警。程輝建要送這個犯人去集訓隊。這個犯人有大托兒,要不,真送往集訓隊了。程輝建在被監管人員身上掙錢,買他上級的好。在伙食上做文章,市裏來人檢查,他把食堂堆滿了雞、鴨、魚、肉,各種蔬菜,好像被關押人員的伙食有多好,多麼人性管理。等市裏各級領導視察走後,這些雞、鴨、魚、肉不翼而飛,恢復了日常的兩饅頭、一碗熬白菜湯或一碗蘿蔔湯。

二、監獄惡人迫害好人

法輪功學員寫給監獄長的信件都被程輝建手下的教育科扣下了。監獄長段炳川被架空,坐在那裏不為服刑人員辦事,只聽程輝建一面之詞,尤其針對法輪功。他們假、大、空,警察自己都說形式化,做表面文章。

四個監區的監區長,一隊劉中山,他迫害法輪功十分狠毒,你不轉化,他整死你。他表面上笑哈哈的,很偽善,背後很邪惡。據說,劉中山遭了惡報,癌症死亡。他手下的侯、施、趙中隊長、小隊長一個一個對大法及法輪功學員犯下了滔天大罪。十二隊陳俊、孟繁國、陳洪斌,這三個迫害法輪功最用心,最壞,最無恥。他們知道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他們知道,可是他們就是迫害,充當邪惡打手。

八隊指導員梁凱、熊之瑤中隊長,說一套做一套。據說梁凱在外面跟出監的勞改犯一起找妓院玩女人,真是警匪一家。十二隊七名法輪功學員被集訓,就因為他們上訴,反映監獄裏迫害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被惡警扣上破壞監管制度的帽子,被集訓。梁凱是迫害元凶。

這場浩劫十七年了,我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修煉人。修煉大法後,做好人一心一意的修煉。當我被迫害進監獄,看到前進監獄裏這些法輪功學員,一位一位都是博士、碩士、講師、教授、橋樑工程師、醫生、研究生、大學生等等,我驚呆了,這些人犯了甚麼法了?他們都是受過高等教育,與人為善,不打人,不罵人,不偷不搶,不殺人不放火,做好人還犯法了?他們修煉「真善忍」,品德高尚。監獄裏的警察知道不知道?知道。有的警察說,我們沒有辦法,你去找江澤民,是江澤民把你們抓到這兒來的,我們沒有辦法。

在參與迫害中接觸了法輪功學員,讓很多警察了解了法輪功真相,有的人清醒過來看到中共的邪惡本質。


近幾年我在前進監獄經歷的兩件事

文:北京法輪功學員

大約二零一三年「十一」(或五一)升國旗儀式上,九監區一位法輪功學員沖到前面高喊「法輪大法好」。結果九監區陳姓指導員回來後把該學員暴打和電擊一頓,打得頭都腫大了,身體多處被打破受傷,關禁閉室不讓其他學員看到。多少天之後消點腫了,才讓他出小屋上廁所,還戴著頭盔,不讓人看到傷情。

另一件事,一位叫程松的法輪功學員在二零一四年上半年,清監中被發現了手抄經文,惡警把他拉到辦公區又打又電,直到他承受不住喊叫。回來也是關小禁閉室不讓別人看到打成甚麼樣。

以上兩件事都發生在前進監獄九監區,施惡主犯是姓陳指導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