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永發兄妹被迫害致死 老母親控告元凶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八日】黑龍江省鶴崗市蘿北縣法輪功學員賈永發、賈冬梅兄妹,因堅持「真善忍」信仰,分別於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三年被中共迫害致死。他們的老母親、現年七十三歲的法輪功學員任興芹老人於二零一五年六月三日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責,讓世人看清這場迫害。

以下是任興芹老人在《刑事控告書》中敘述一家人遭迫害的事實:

二兒子賈永發被迫害致死

任興芹老人的兒子賈永發,原黑龍江省鶴北林業局法輪功輔導站副站長,一九九七年底開始修煉大法。因給林業局寫法輪功真相信,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日被鶴北林業局綁架拘留並非法勞教一年,送至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在此期間受盡折磨,曾多次絕食抗議。然而,一年勞教期到了,卻被無理延期,勞教所說不放棄信仰別想出去。十幾名大法弟子無法忍受勞教所的非人虐待,毅然衝出勞教所。只有賈永發一人當場被抓回,遭皮帶抽、電棍電、鉗子夾指甲等酷刑折磨。

在賈永發被超期關押近一年的時候,他又一次絕食抗議,直至他生命危在旦夕的時候,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才於二零零一年十月三日通知家屬到醫院接人。賈永發回家才十多天,於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五日又被鶴北公安局警察綁架,受到非人的折磨,他再次絕食(五天)抵制迫害。警察見他已奄奄一息,才通知家屬接人。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飽受摧殘的賈永發含冤離世,年僅三十五歲。

三女兒賈冬梅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賈冬梅和二姐賈秋梅在自己家中被林場派出所警察孫東風、國保大隊隊長國書軍、鄭文山綁架到鶴北看守所迫害七個月。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姐倆被非法勞教一年。在佳木斯勞教所,姐妹倆因拒絕聽「洗腦報告」,被銬在床上五天五夜,她倆絕食絕水抗議,身體受到嚴重摧殘。二零零二年七月三十一日非法勞教期滿,姐妹倆又被鶴北林業局公安局六一零警察從勞教所劫持到鶴北看守所。當時她們的大姐賈永梅也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期間姐妹三人經常遭獄警打罵、體罰。賈冬梅被折磨成重病,在生命垂危,看守所才於二零零三年五月七日釋放她回家。賈冬梅回家僅十二天,就於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九日含冤離世,年僅三十三歲。當年她的兒子才九歲。

任興芹老人自述遭迫害事實

二零零零年二月新年前,我和二兒媳王玲、二女兒賈秋梅、三女兒賈冬梅先後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我和三女兒初一被帶回鶴北看守所,我的大女兒賈永梅和十幾位大法弟子也被綁架到看守所,晚上不讓睡覺,在走廊裏罰站,讓她們擺「金雞獨立」「開飛機」「蹲馬步」等各種方式折磨。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九日,公安局長陳永泉下令抄我的家,並綁架了我和我的大女兒賈永梅。二零零二年年底,政保科科長國書軍找來記者錄像,記者問我:「你兒子、女婿都煉法輪功死了,你怎麼想的?」我說:「我兒子是讓你們迫害死的,大女婿(二零零二年臘月二十九喝酒致死)他不是煉功人,大家都知道,你們怎麼能往法輪功身上栽贓呢,這不是說瞎話嗎?」當時我大女兒被非法關押在鶴北林業局看守所,要過年了也不放人,她的丈夫心裏憋屈,喝多了酒。後來記者就不錄了,狼狽收場了。

二零零三年四月四日,我在看守所被關了十多個月後,病了,很嚴重,才把我和二女兒賈秋梅放出來,出來時我都不會走路了。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早七點三十分,我和江彪、賈秋梅及吳光敏被黑龍江省鶴北公安局惡警在同一時間,分別綁架,一幫惡警非法抄家翻東西,抄走大法書籍及真相資料,被惡警偷走現金四千多元,並非法將人綁架,非法關進鶴北看守所。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一日,鶴北公安局警察將我們四名大法弟子分別非法判兩年勞教,我們三人送到佳木斯勞教所,姜彪一人是男的送到綏化勞教所迫害。在佳木斯勞教所檢查身體時,因為我和吳光敏老人倆人年紀大身體不合格,佳木斯勞教所拒收。鶴北警察仍不放人,又將我們劫持回鶴北林業局看守所。一個多月後再次將我劫持到佳木斯勞教所。我在佳木斯勞教所被非法關押到二零零六年年底,身體出現了病態,在我的四女兒多次找有關部門要人的情況下,才於二零零七年新年的前一天從佳木斯勞教所出獄回家。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晚,我在家中被鶴北林業局六一零、警察綁架,又被非法關押一個多月。

江澤民對法輪功群體的十六年之久的迫害真是罄竹難書,給我們每個人、每個家庭造成的傷害真是無法用語言表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