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最信任的「死腦瓜」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七日】我所在的單位曾是一個聞名全國的上市公司,集農畜產品產、供、銷一條龍。我在公司下設的檢驗所負責原材料進廠檢驗工作。因為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堅持檢驗數據做到「真」,經歷過領導的刁難、同事的白眼,領導恨我「悟性差」,同事罵我「死腦瓜」。可是奇怪的是,我這個「悟性差」的「死腦瓜」,卻在公司一次次的減員中,最終留了下來,而且是除了檢驗所領導,十五、六個人中只剩下我一個。

檢驗部門的工作不好幹,道德下滑後的今天,人人向錢看。供應商向錢看,所以千方百計的拉攏、賄賂你,讓你出示他希望的檢測數據。尤其我負責的檢測項目,其檢測結果直接關係到供貨商的原材料價格定位,就更面臨這棘手的問題。我是修大法的,在原則問題上更要做到「真」,所以面對供貨商的一次次電話相邀,我都拒絕了。

一個供貨商不死心,在我這裏行不通就想法找到我所做的其它檢測項目的女同事,托她勸我。女同事神秘地把我拉到沒人的地方說:「姐姐,你把檢測結果提高二個百分點,供貨商每噸給提一百元錢,我們倆個分,不是小數目啊!」我告訴女同事,我是修法輪大法的,不能做這個事,並善意的勸她以後也別做這種事,會損德,對單位、對自己都不好。女同事撇撇嘴,氣憤的說:「死腦瓜啊,到手的錢不要,這事你不辦拉倒,但是你不要告訴領導。」我說:你放心,修大法的都不會搬弄是非。

可是事情並沒有就這樣過去,我真正檢測這批原料的時候,卻發現結果異乎尋常的高出很多,憑我多年的檢測經驗判斷,這個結果是不對的,我決定從新檢測。我從新配製了各個檢測步驟用的化學藥品,寸步不離的做到最後,果然證實了我的判斷:我的藥品被人做了手腳。整個過程那個女同事一直假裝不經意的關注著,當我把真實的結果報給檢驗所長的時候,女同事的臉色很難看。期間發生了甚麼,彼此都心知肚明。可是我好像甚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照樣對女同事有說有笑。因為修大法的我知道女同事也很可憐,為了那點金錢利益,在惶恐不安中破壞我的藥品濃度,給我添了許多麻煩,卻沒達成她的心願,夠苦的!

與女同事的風波過去不久,我發現部門領導對我的態度變了,經常兇巴巴的,而對女同事卻變得非常友好。她在領導面前編了我甚麼事?我對她一忍再讓,她還變本加厲!找領導把那事說清楚吧?轉念之間師父的法迴盪耳邊:「一般人這還受的了?哪能受這種氣呀?他搞我,我搞他。他有人,我也有人,咱們幹吧。在常人中,這樣做了,常人會說你是強者。可是作為一個煉功人,那就差勁透了。你和常人一樣去爭去鬥,你就是常人,你要比他來的更歡,你還不如他那個常人了。」[1]想到此,我瞬間釋然了。

又一批原材料進廠了,我的檢驗結論是不合格。女同事自從那次事件之後,不再摻和我的檢測項目,知道也摻和不了。可是這一次的壓力卻來自部門領導了。當我把檢驗結論告之部門領導之後,他冷著臉說,再去不同點取四個樣,加班加點從新檢測。我用了一天半的時間又做出來了,檢驗結論還是不合格。領導說,再去取五個樣再從新測,而且再加做兩個無關緊要的檢測項目,晚上不要回家了,加班做。我的眼淚在眼眶裏打轉了。女同事說:領導想要甚麼結果你還不明白嗎?怎麼這麼傻啊?我明白了領導反覆折騰我的意思。

師父說:「說這個人很聰明,知道領導心裏想的是甚麼,馬上就能夠領會,在領導面前很會來事兒。人們講這是悟性好,往往都這樣去理解了。可是你跳出常人的層次,在稍微高一點的層次中,你就會發現,常人所認識的這層理,往往都是錯的。我們所說的悟根本就不是這個悟。」[1]想到師父的法,我知道該怎麼做了。當我第三次把不合格的結論彙報給部門領導的時候,領導無可奈何的說:就這樣吧!

在日復一日的檢測工作中,同事都認為煉法輪功的我對到手的錢不要,傻!可是修大法開啟了我的智慧和能力。檢驗所的試驗可行性研究報告、論文、實驗設計、年度總結等許多工作都是我來做,領導還就找我,認為所裏沒有誰比我做的更好。

隨著市場經濟的疲軟,我所在的單位也逐漸的不景氣,曾經那麼紅火的上市公司不斷縮小規模,每年都在減員。而我們檢驗所也由原來的十五、六個人最後減到只剩部門領導和我一個檢驗員了。部門領導曾經那麼恨我悟性差,為甚麼最終卻留下我一個?這也正說明,法輪大法造就的弟子是好的,是經得起考驗的,是受人尊敬的。中共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是敗壞道德!我們在向世人講清真相,我們清清白白堂堂正正的為人本身也是最好的真相。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