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坐之苦之樂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三日】有時候我看到自己那麼多的執著,挺灰心的;轉念又一想,我修的是創世主開創的宇宙大法,也只有在這宇宙大法中我才能修出來。

國外一年多的修煉之路,感觸頗深。其實越修越感覺自己修得太差,執著心、觀念太多,一層一層的,到現在自己還是沒有完全走出親情關;色慾心也是反反復復沒去乾淨;項目之間的配合,爭鬥心、表達自我的心還是很強烈。下面只是拿打坐舉個例子。

回想起我小時候打坐那會兒,那時候腿軟,自己經常盤著腿,把腿立起來用兩膝蓋撐著地,在房間裏到處「跑」,引得盤不上腿的老年同修一陣陣羨慕:還是小孩好修啊!一晃都十八年過去了,煉功音樂每一響起,那段時光恍如像昨天一樣歷歷在目。

迫害開始後,我們失去了集體的煉功環境。在之後的十幾年時間裏,雖然我也在看著書,偶爾煉動功,印象中好像就再沒煉過靜功。幾年前的一個除夕夜,我給師父磕頭上香,整個過程沒敢抬頭看師父一眼。當時我默默在心裏許下了一個願:明年的這個時候,我一定要睜著眼睛面對師父的法像!

師父不忍放下任何一個弟子,在師父的安排下,我從新修煉。對我個人而言,「盤腿」這一關彷彿佔了我所有修煉過程中苦難的一半,我總是在想,如果我中間不斷,這麼堅持走下來現在也不用這麼吃苦了。悔恨無用,著急也沒用,從頭再來吧!我知道半小時是一關,當時就給自己定個目標:突破半小時。雖說半小時,可我每次都得坐「一小時」,前十五分鐘壓腿,壓平了一狠心把腿扳上,死撐半小時,再就是拿下腿後,坐等十五分鐘後腿恢復知覺。記得有一天我下定決心,把媽媽、妹妹支了出去,門窗緊閉,自己在房間裏打坐,堅持了半個小時。後來只記得她們說,我發出的痛苦的慘叫聲,她們在外面聽得一清二楚。我打完坐後,妹妹也受到了鼓舞,她也把自己關起來雙盤了半個小時。

大學畢業那年,在師尊的安排下,我獲得了一個出國留學的機會。有一天我跟我媽打電話,她問我有沒有找到國外同修,我說沒有,公園去過幾次沒見著。掛了電話我就想我得去接著找,上網搜信息。一打開明慧網,歐洲法會的消息一下映入眼前,正好是我在的城市!我激動的直哆嗦,手一抖一抖的在網上搜索聯繫方式,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西人同修的號碼急忙撥了過去。那時剛出國,語言也不通,稀裏糊塗的聽明白了大概在哪。

當時天快黑了,晚上廣場上有「燭光守夜」活動。我怕自己到了別人都走了,衣服也顧不得上換,一身牛仔服就跑過去了。一出地鐵口,就看到身穿黃色體恤的大法弟子們,這場景以前只有在網上看過,跟做夢一樣,激動的眼淚跟泉水一樣直往外湧。我想我也不能在這站著啊,我也是大法弟子啊。我就找個空位坐了下來,甚麼也沒想,腦袋完全是空的,身體完全溶在這個場中,能量很強。往那一坐,腿柔柔的直接拿了上去。

大概坐了四十分鐘,心裏想著我也突破半小時了,我拿下來吧。剛準備拿下來,就聽活動負責人對著話筒說:接下來我們演示第五套功法。這要正式開始了,我也不能拿下來啊,就又堅持了半個小時,這時腿已經完全沒了知覺。第五套功法結束後,又聽負責人說:接下來我們演示第一套功法,然後結束今天的活動。當時我的雙腿根本就沒有任何知覺,我想我得起來啊,我可不能起了破壞作用,結果我就站起來了,完整的煉完了第一套功法。當時我的雙腿一直都是打顫的,我告訴自己:我不能倒,世人都在看著呢,我不能起破壞作用。

在師父的加持下,我第一次不可思議的突破了一個小時。活動結束後,一個我不認識的同修阿姨過來對我說:你盤腿盤得真好!我知道,是師父借她的話鼓勵我呢。

在跟當地的大法弟子接上後,我直接就溶入到這個集體中。週末在公園集體煉功時,同修鼓勵我說:一小時沒問題吧?我說沒問題。其實就當時的心性與狀態而言,是有問題的。可大話都說出來了,哪還能再收回去?我就那麼強忍著,那種滋味痛苦至極,痛徹心扉,一秒一秒的忍受,音樂一停,腿一拿下來,眼淚也就跟著流下來。然後癱在地上很長時間,別人都走了,我的腿還沒恢復知覺。每次週日盤完了腿,那種疼痛要持續到下週三,上樓梯、睡覺都疼,骨頭都疼。結果我生出了恐懼心,每到週五我就害怕了,害怕週日的到來。

真正闖過這一關還是開始參與證實大法的項目的時候。學業結束後我就準備留在這參與媒體工作,我的工作主要是拉廣告。同修告訴我,能不能拉來廣告和自己的修煉狀態直接掛鉤。我就想,個人修煉這一塊確實要抓緊了,自己一個人修不好沒關係,影響了項目、影響了救度眾生,這個責任我可承擔不起。我就給自己定下規矩,初期每天堅持半小時,雷打不動。結果很快我就走出一直疼的那種狀態了,出現了「陣痛」的狀態。這種「陣痛」狀態當時對我來說已經是莫大的鼓勵了。

因為跑廣告也是要走很多路,像雲遊一樣,還得把廣告拿下來。結果白天的時候,在掃街的過程中,腿也是很痛,那滋味跟打坐也差不了多少,有時候在街上走著走著就有想掉眼淚的感覺,我就那麼堅持著。可是晚上打坐卻不那麼痛了。我悟到,白天我把該消的業力消了,所以晚上打坐也就不那麼痛了。就這樣兩個月不到,半小時這一關我就過去了。

接下來就是一小時,我就是守著一念突破了這一關。有一次打坐,疼到後來整個人沒甚麼知覺了,後來我意識一下清醒了過來,感覺在此之前的一段時間內,好像大腦也不太清醒了,整個人完全木了,感覺很長時間沒了呼吸。從此我就守住一念:只要我還有氣在,只要我還有意識,我就不把腿拿下來;暈過去了我就不知道了,別人就替我拿下來了。守著這一念,一個小時我也很快就過來了。因為疼的太厲害,也根本入不了靜,我就在心裏一遍接一遍的背師父的法。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業力也在一點一滴地往下消,我彷彿能聽見刀刮骨頭的聲音。

就這樣慢慢隨著心性的提高,各種執著心的放棄,漸漸的我終於達到了入靜,體會到修煉的美好。不久前在公園裏打坐,一開始就定下來了,思想裏空空的,身體動不了,整個身體感覺就像宇宙一樣洪大,是通透的。我體會到了師父講的:「任何物體包括人身體都是和宇宙空間的空間層次同時存在、相通的。」[2]我感受到了修煉的莊嚴與神聖。

只有了斷七情六慾,才能體會到清淨無為的境界,那真是妙不可言。打坐的過程又何止是一個肉身吃苦的過程,也是要修掉急於求成的心、怕吃苦的恐懼心、安逸心、有求之心等各種執著心。

這期間還有幾段難忘的經歷。我記得,本地有幾個同修打坐好睡覺,我嘴上也說睡覺不好,可那時候我心裏卻是羨慕那些睡覺的:他能睡著,那肯定不疼啊,那得睡得多舒服。就是這種不正確、對修煉不嚴肅的思想,後來也給我招來了睏魔的干擾。

記得去年冬天的時候,有段時期打完坐以後,我手拿不下來,兩隻手像磁鐵一樣緊緊的吸在一起,要同修扯住我的胳膊幫我拽才能拽開。還有一次我確實感受到身體裏的能量流,像電流一樣強烈。打完坐後,我坐在那就像洗衣機脫水那樣,整個身體像發生了地震,每個細胞都在震動,像爆炸的感覺。表現在這個物質空間是這麼一個現象,另外空間的身體肯定是一番天翻地覆的變化。

絕大部份同修早就過去了這一關,我自己之所以反反復復、停滯不前,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沒有一顆堅忍的心。其實,跟監獄裏受迫害的大法弟子相比(當然我們從根本上否定這場迫害),就拿他們所承受的生死考驗來說,我們這點苦又算甚麼,甚麼都不算!另外一個原因,就是不願意去吃苦,對「苦」的認識還是停留在人世間的理上。

其實盤腿打坐這一關過去了,回頭看一看甚麼也不是,沒有想像的那麼可怕。每次學《轉法輪》這一段法:「真正修煉的人,我說是很容易的,不是甚麼高不可攀的東西。」[1]我都有特殊的感受。

寫出這份修煉心得,鞭策自己在新的一年中踏踏實實的實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