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之德,增壽一紀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十日】

一日之德,增壽一紀

紹興的某人,因為部吏的官期已滿,提升為京城尉。夏天,因為有事出城,在道旁樹下休息,看見一個騎馬人自西而來,也在這裏休息。問他從哪來,那個人說:「奉上帝之命,來抓人。」於是出示了捕牒給他看,京城尉的名字也在裏面,他吃驚地說:「是來抓我的嗎?」那個人說:「沒到呢,先是城東老人,第二個是山左(即山東)人,第三個是女子,你是第四個。」說完就不見了。

京城尉踉蹌回家,告訴了家人。第二天早晨,到城東,看見一位老人才開門,就摔在地上不動了,於是相信在樹林聽到的話一點不差。急忙回家,告訴家人買喪具(棺材等)。第二天,京城尉又到了郊外,聽見哭聲非常悲哀,順著聲音一找,發現一個趴在屍體上哭的是一個少婦人。一問,少婦說:「我的丈夫居住在(山東)濟南,家中貧困,到京城找老朋友,沒找到,回來的時候,暴死了,沒錢埋葬,所以哀傷。」京城尉憐憫地說:「我為你辦理下殯的事情。」於是將給自己準備的喪具給她,並贈給了婦人三十金,讓她扶靈柩回家。婦人哭著感謝而去。京城尉回到家,又買了喪具,沐浴更衣,端坐等死,入定後,忽然聽到叩門聲很急,打開後,一個人進來了,和他說了很長一會兒,再拜而去。京城尉對家人說:「我死不了了,上帝因為我今天行了陰德,增壽一紀(12年),這個人是來相告的。」後來果然沒事了。

(《北東園筆錄續編》)

拯救棄嬰,貸須改相

寧波的袁道濟,家裏貧困,無法赴秋試。七月十五之前,還在家。有親戚朋友給了他三金,勸他去考試,於是他出發了。他在路上遇到了一個棄嬰,沒有人肯收養,快餓死了。袁道濟心生憐憫,馬上用三金託付給豆腐店的夫婦。到了省裏,同鄉的朋友嫌他貧困,不收留。唯獨一個過去認識的和尚,勉強收留。和尚晚上夢見各府的城隍齊集,拿鄉試冊呈給文昌帝君,裏面有被除名的,需要查補。寧波的城隍稟說:「袁生救人心切,這個可中。」帝君命令叫來,見長得太寒陋,說:「這個人長相不好,怎麼辦?」城隍說:「容易啊,可以把判官的鬍子借給他。」和尚醒來後,很驚訝。第二天,正想告訴袁道濟,等到相見,看見袁道濟向來沒鬍子,一夜之間長了鬍子,很有意思,笑吃吃不止。袁道濟問原因,和尚告訴了他,和自己做的夢一樣,互相都很驚訝。後來榜發,果然中式。

(《北東園筆錄續編》)

私藏賑款,遭報喪命

道光辛丑年夏天,祥符口的大河決堤了,城內外都被淹了,田地房子、男女老少漂沒者不可計數。官府發銀子賑濟,讓某丞去辦這個事。某丞領了銀子四萬。先將二萬藏在自己家,以二萬駕船去救災。這時遍地是水,由城垛子上登船,忽然遇到暴風船翻了,救援的人撈到某丞的屍體,失去了左腿,銀子則都撈出來,核實數目,僅得一半,這件事於是被上面知道了,大吏委員到他的家中察看,二萬兩銀子還在。

(《北東園筆錄續編》)

侮謾師長,窮餓終身

新安的汪某,天資聰明,過目成誦,八歲能寫文章。但是自恃才能,侮謾師長。一日打呵欠,口中忽跳出一物,形狀如人,指著汪某說:「你本是狀元,因為侮謾師長,陰司已削去了你的科名,我也不跟隨你了。」說完就不見了,第二天看書,汪某一個字也不認識了,最後窮餓終身。

(《北東園筆錄續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