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市民:迫害者應該被繩之以法(圖)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明慧記者悉尼報導)二零一五年九月四日週五,來自全澳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在悉尼舉行集會和大遊行,之後在市中心馬丁廣場和高院前的女王廣場等繁華主街拉開橫幅,展示功法,繼續向市民講述法輪功真相,徵集制止中共活摘器官和舉報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的公眾簽名,聲援中國民眾控告江澤民的大潮。

圖1-2:法輪功學員在悉尼市中心講真相,徵簽反迫害
圖1-2:法輪功學員在悉尼市中心講真相,徵簽反迫害

幾位已經遞交訴狀的法輪功學員向市民講述自己在中國被非法迫害的親身經歷。聽聞真相的人們深感震怒,紛紛表示:活摘人體器官罪行喪盡天良,江澤民殺戮了這麼多人,早就應該被繩之以法了!

來自布里斯本的羅先生介紹,這是遊行後第一個講真相活動,通過展示功法、拉橫幅、徵簽,把真相告訴世人。「中共和江澤民犯了嚴重的反人類罪和群體滅絕罪,有十多萬法輪功學員已經控告他,其中包括來自五個國家的三十三名清華大學校友及二位家屬共三十五人共同委託新西蘭律師事務所,向中國大陸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和公安部遞交的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控告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

在現場的俞先生就是其中一位。現旅居澳洲昆士蘭的俞先生一九九九年一月在清華大學就讀博士生時開始修煉法輪功,六個月後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俞先生夫婦被從家中抓走,他先後被非法判刑四年、非法勞教兩年,受到種種酷刑迫害。「在北京調遣處,警察用六根十五萬伏的高壓電棍連續電擊我前胸後背,所謂「烙餅子」,渾身起泡,眼睛受到損傷至今未完全恢復正常。我妻子被非法勞教兩年半,曾被捆綁在『死人床』上五十多天,被幾次進行專門針對法輪功學員的抽血。才一歲半的女兒,親眼目睹了爸爸媽媽被暴打、被抓走,給幼小的孩子造成極大的精神刺激。很長一段時間晚上睡不著覺,不停地哭鬧,白天在街上看到警車或警察仍顯得很恐懼。」

「江澤民迫害罪行嚴重,除了酷刑罪,還犯了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喪失做人的人性和基本良知,所以我加入了控告江澤民的法律行動。現已經拿到郵寄的回執,希望儘快立案,通過起訴江,使迫害元凶被繩之以法。今天來到這裏,我要告訴更多人真相,呼籲更多人關注、支持和加入訴江大潮。」

現居南澳的琳達也在活動現場向人們徵簽。琳達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在中國被多次非法綁架,先後被關進拘留所,被非法勞教一年、非法判刑三年,遭受無數酷刑和折磨,包括毒打、上繩、罰站、電棍電擊、關小號、野蠻灌食、強迫流產、被逼做奴工、逼迫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和文章、辱罵恐嚇、不讓睡覺等。

酷刑演示:上繩
酷刑演示:上繩

「在勞教所期間,不屈服邪惡的迫害,隨時會被打、上繩、在地上拖等,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警察叫囂有死亡指標,打死白死。一次我被關到房間後,開始給我上繩,一根繩從脖子掛上繞到後面,再把兩個胳膊纏起來往身後上方拉,纏得死死的,兩隻手烏青,又痛又麻,這樣折磨我。之後的很多天,手都是麻木的。到被釋放的時候,我原先一百多斤的身體只剩下不到七十斤,發著高燒。邪惡的迫害也給孩子幼小的心靈造成很大的傷害。才九歲的女兒去監獄看我時,用顫抖的小手拉著我的手不放,一直在流淚,一直到走都沒說出一句話,我的心都碎了。」

琳達珍惜居住在澳洲這個自由的環境,「今天來到悉尼參加這個活動,就是要盡自己最大努力,告訴人真相,為那些還在中國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們發聲,我也提交了控告江澤民訴狀,一定要使這個迫害元凶得到應有的審判。」

悉尼民眾簽名聲援訴江

民眾在了解真相後,紛紛簽名支持反迫害。法輪功學員多年來持之以恆的和平理性反迫害,使一大批民眾明白了真相。當日有超過六百人簽名支持。有的人已經簽過制止活摘器官徵簽表,又在支持控告江澤民的徵簽表簽名,表示早就應該把他抓起來,江澤民殺戮了這麼多人,必須法律制裁。

市民史蒂夫看到活動拉起的橫幅,主動過來詢問並簽名。來自瑞士和日內瓦的兩位年輕遊客在聽了真相後簽名,並表示回去要仔細閱讀這些資料,更詳細了解。

市民約翰過去了解一點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修煉團體的迫害,但沒有想到會發生活摘人體器官這麼慘烈的事,他立即在徵簽表上簽名,並表示,法輪功學員們很禮貌友善,正在告訴人的是一件很嚴肅很重要的事,人們應該都來了解、簽名,制止活摘器官罪惡和對迫害者採取法律行動。

傑克是一名基督徒,他很關注反迫害,並和法輪功學員交談很久。他說:「人活著應該明白起碼的善惡好壞道德標準,活摘人體器官簡直喪盡天良,這種沒有人性的罪惡必須制止。」他在徵簽表上簽名,對學員說:「你們這件事做得很好,要讓更多人知道,這很重要。」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6/悉尼市民-迫害者應該被繩之以法(圖)-3152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