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市渝北區鄧力平自述被綁架經過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三十日】(明慧網通訊員重慶報導)重慶市渝北區法輪功學員鄧力平被綁架22天後,現已回家。下面是他自述這期間的經過。

我在今年8月24日上午去沙坪壩天星橋講真相發資料,一邊走一邊喊:「好消息、好消息,禍國殃民的漢奸賣國賊江澤民被十四萬多人刑事控告!」

從7月上旬起,我發真相資料都是這樣邊走邊叫,只是控告人數有變化。雖然多次碰到交警、派出所協警、便衣警察、城管、綜治辦或社區人員,大多時候他們根本不攔,也有幾次資料被搶,貼上的不乾膠馬上被撕,甚至被打,但都有驚無險。

在7月23、24日和8月12、13日被搶、被打後,我都去了派出所報案。他們卻不受理,也不登記。不理我也要去報案,目的就是給他們講真相。

就這樣把資料拿在手上,邊走邊叫,有人要就給。碰到幾個交警、其中一人也要了一份,其他人看到交警都要,要的人就多起來。我發到車站,正準備在站牌空處貼真相不乾膠。那些交警又跑回來抓到我說:「法輪功的,法輪功是 教。」他們又打電話,又給我錄像。我語氣平和的告訴他們:「你們是在犯罪,說法輪功是 教、沒有法律依據,是誹謗;你們是不是中國人?江澤民把中國領土送給外國、你們知道嗎?為甚麼無動於衷?你們沒有事實依據,限制我人身自由、錄像、卻包庇罪犯江澤民不讓人譴責,是執法犯法。現在講‘依法治國,依憲執政。’你們在頂風作案。」

不一會,天星橋派出所來了一輛警車要帶我上車,我請他們出示證件,他說有警車、穿警服就夠了(警號013285)。到派出所接案的是王亞渝(警號105327,電話:13996097634)和女警周楊(警號105339),我告交警犯罪,他們不理我,只聽交警說。王亞渝態度惡劣,把我提包裏的資料全部拿出來,基本上資料發完了。並強行搜身,搜去了幾封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附信」,還把貼真相不乾膠護膠的白紙也拿去作為發資料的證據。給他講真相他也不聽,我說「禍國殃民的漢奸賣國賊江澤民」也不讓說(但也有人說可以讓我說)。

在天星橋派出所把我關到下午快5點鐘(中午也沒吃飯),龍溪鎮街道綜治辦的何苗、安家咀社區的何書記及新牌坊派出所一名警察開車把我接回安家咀住地並搜查。搜出的資料由何苗提走,指示小區保安隊長並告訴我:不能出住宅小區。

第二天(8月25日)上午,我正在家裏洗衣拖地,社區的何書記和劉登紅來敲門並叫我不能出門,我告訴他們,我手無寸鐵、也不打人罵人,沒有任何違法言行,為甚麼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他們也不聽就走了。

隨後我想去安家咀社區給他們商討:不讓他們犯罪,也不讓太為難的折中辦法,因為他們也是被脅迫的,剛一出小區大門,就圍上來4個人,他們很緊張,有的打電話,有的叫我不能出門。到了社區辦公室,只有賀主任在,沒談幾分鐘,何書記、綜治辦的王森林、劉敬華上來要我走,也不說去哪,就直接綁架到回興鎮長河村雙裕原6214室洗腦班。有兩個所謂幫教24小看管,也沒人來洗腦。

到8月28號,又把我綁架到沙坪壩歌樂山千竹溝重慶市洗腦班3302室。兩個幫教看管。

第二天,8月29日幫教鄭國倫來給我談了約半小時,以後再也沒人來洗腦,只是每天24小時不准出房。幫教可以輪流出去活動(房間不到15平方米、三個床、一個衛生間櫃,桌子凳子一個,過道很窄)。

9月5日上午,聽到隔壁3304室女幫教大聲訓斥同修,我也大聲說:「有理不在聲高,強制改變不了人心」。這下捅了馬蜂窩。馬上進來兩個人,中年女幫教邊動手推我,邊大聲斥罵,青年男幫教站在門邊沒說話。我平靜帶微笑地說:老師,你這樣發怒。影響你身體健康,你去檢查,你的內分泌是紊亂的。不要為眼前這點利益搞壞了身體划不來。他斥責累了要關我到樓底的小黑屋。在走到下樓梯口處,他從後面對我猛推一掌,幸好左手被曹幫教抓得緊,右手趕快拉住了扶手,才倖免被摔下樓梯,砸倒迎面站著的高個王師傅。從女「老師」的言行來看,後來才想起她就是重慶女子勞教所的警察蘇暢。

9月15日下午5點10分,突然叫我收拾東西走,就這樣不明不白地把我送回安家咀住宅小區,我沒回家,直接到新牌坊派出所報案(接案警察陳美才,警號109631,並作了接案登記):控告龍溪街道綜治辦的王森林等人綁架、限制我人身自由22天。

第二天9月16日,我又分別去社區、街道綜治辦講真相,並對他們這次的犯罪行為表示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