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的覺醒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三日】北方的傍晚,天灰濛濛的,風夾雜著飛舞的雪花,肆虐的飛舞著。

(一)

躺在病床上的勤勤臉色蠟黃,瞪著一雙無助的眼睛,茫然地望著窗外。她感到全身異樣的痛。

醫生說:「腸癌晚期,只有幾個月了,來的太晚了太晚了……」

迷濛中,她覺得自己和同事還是坐在那高高的審判台開庭,敲響了法槌……可現在連抬起胳膊的力氣都沒有了。

近年來,有同事病倒或猝死,大家還開玩笑說,查查是原告、還是被告給吃壞的。的確,現在公檢法出現離奇的事越來越多,有得各種怪病的;有站起來要下班倒下再沒起來的;有開會從沙發上滑到地下再沒醒來的……法官也無奈!也許哪個當事人的背後就是自己的上級或權威人士,很多事情在飯局上就定了。

(二)

姐姐來看她,告訴她:現在世上只有大法師父能救你!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大法師父救你!

勤勤雖然身在公檢法,但她是明白真相的。在姐姐遭到中共惡黨迫害流離失所的時候,她沒有考慮個人職業,把姐姐保護起來,其間她被跟蹤過、被監聽過電話;警察和居委會也找到她家,她都機智的應付過去了。

在她辦的案子中,只要牽扯到大法弟子的事就出面幫忙:一位律師說當事人是開印刷廠的,因為大批印刷《轉法輪》將面臨判重刑,請她疏通一下。她問明白是無償印刷,就讓準備好收款收據,隨後給辦案法官講真相: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開廠子印書有收據屬於正常營業。在證據面前,迫害沒有得逞。

一次辦離婚案,一個在北京做生意的富豪,有了小三要與妻子離婚,要求把兒子判給他。法庭上孩子的姥姥、姥爺、媽媽等一大家人圍著孩子哭,孩子也哭。富豪大談他要把兒子帶到北京怎樣培養,合議庭也認為這樣對孩子的成長有好處,有判給富豪的意向。富豪看出了苗頭,就在庭審即將宣判的時候,得意的補充了一句:就是應該判給我,不能判給他們,他們一家都煉法輪功!

經過再次合議,法官當庭宣判:孩子判給母親!因為孩子年幼需要母親照顧。頓時,哭泣著的一家人愣了幾秒又哭了,這次是激動的淚水!庭審後一家人千恩萬謝,她說:不用謝,我姐也煉法輪功。

一起去看她的同修聽後都被感動了,握著她的手說,你做了這麼多幫助大法弟子的事,功德無量啊!

(三)

晚上,在似睡非睡間,勤勤看到大法師父來了,莊嚴萬千的師父,穿著黃色的袈裟,在半空中手指向她的肚子,只見姐姐拿著法槌(比法院開庭用的大)向她的肚子砸下來,砸一下念一個字:「法輪大法好!」砸了五下。

第二天,她高興的說,師父管我了!師父救我了!師父指揮著我姐姐用法槌把我肚子裏的壞東西砸掉了。我也要修大法!過了兩天,病理化驗結果出來顯示基本沒事了。這是她聽從了大法弟子的話,不停的默念「法輪大法好」,聽師父的講法錄音,給自己選擇了未來。

也許,是一場病促成了修煉的機緣,平時她只是從姐姐修大法後的變化上認同大法支持大法,知道法輪大法好。這次通過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奇蹟,明白了為甚麼邪黨這麼打壓,大法弟子仍然堅持修煉的原因了。

後來的一天,恍惚間,她感到無邊的海水已經淹到她脖子處了,只露著眼睛看著水上飄來飄去的物品,也就是馬上要遭遇滅頂之災的時候,天上傳來轟鳴聲,一艘金色的無比巨大的船緩緩的落在了她身旁,上船後遠遠的看見岸上姐姐和同修們在集體煉功打坐,上岸後她也參加到煉功場中了。整個空間場迴響著大法的煉功音樂,氣氛是那麼的莊嚴、祥和。

從此,她也參加了學法小組,成了一名真正地大法修煉者,在訴江大潮中發揮了自己的所長。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