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高密退休女教師控告元凶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報導)山東省高密市古城中學退休教師陳秀貞女士於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二日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導致她遭到迫害。她要求對江澤民繩之以法,還法輪功清白。

以下是陳秀貞女士陳述的事實:

我是一九九七年陰曆七月開始修煉的。修煉前身患多種疾病,胃脹(絕症),胃痛,頑固性結腸炎(絕症),腰痛,風濕性關節炎,兩膝蓋酸痛,右手和右胳膊,右後背不能正常活動,幹活稍微累一點,右後背就往起收縮,到一九九七年得大法前,右手稍微幹點活就腫起來,失去握物之力,幾近癱瘓。這是我坐月子期間得的病,屬不治之症。我還患有腦瘤、乳腺瘤、氣管炎、鼻炎,雙眼幾近失明,修煉後不長時間師父就全部給我淨化了,使我無病一身輕。師父給我淨化身體的過程,我都能深切的體會到,並能清晰的說出來。師父不只淨化了我的身體,同時又淨化了我的心靈,使我懂得了人生真諦──「返本歸真」,明白了「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生命只有同化、順應「真善忍」特性,才能成為一個健康的、好的生命。由於學法和師父的不斷的點悟,我的人生觀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體現在方方面面。下面僅舉兩例說明。

一是看淡名利。修煉前我對錢財看得特別重,遇事斤斤計較,如購物時,討價還價很執著,修煉後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按照李洪志師父的教導,做事先考慮別人。購物時不但不斤斤計較了,甚至於根本就不講價,並且無數次把賣方多找給的錢退回。有一次,我和妹妹去買鞋,無意中沒交錢就出來了,出來後發現還沒付錢,我趕緊去服務台說明情況,又去收銀處付了款。是皮鞋,至少幾十元。

二是修去了怨恨心,爭鬥心,改善了我們夫妻之間的關係,修煉前因為極端自私自利的個人觀念,總以丈夫及其家人對我的不公而對其怨恨,經常爭吵,少有歡樂。修煉後,善心多了,從極端自私自利的個人小圈子走出來了,不再怨恨、仇視別人。所以家庭和睦了,生活也幸福了。因為我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樣,牢記李洪志師父「向內找是修煉人的法寶」這一教導,遇到矛盾都找自己的不足,所以使遇到的事情都朝著好的方面轉化了。

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因為我不放棄信仰,曾遭受到派出所、學校監視、跟蹤、騷擾,給我和家人造成極大的壓力和痛苦,嚴重的干擾了我們的正常生活。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一直到二零零零年底,並逼迫交出大法書,逼寫「不煉功保證」。出去買菜有人跟著、上街找孩子有人跟著,叫外界看見我不知犯了甚麼大罪。期間教委還派了大汽車在我家堵著,不分晝夜,單位派人輪班監視。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九日,我和同修趙大哥,結伴想去北京為法輪大法上訪,在高密火車站候車室,被高密交通派出所以我們是法輪功學員為由,綁架到交通派出所。非法拘禁,非法搜身,搜去人民幣約九百元,去北京火車票一張。我當時分文沒剩,也沒給收據。搜完後,其中有一個警察,揪著我的頭髮,狠狠的把我往地上摔,我勉強站了起來,對他說:「你怎麼打人呢?」他卻滿不在乎地說:「看來你沒上過派出所。」意思是打人很正常。他們還調來了許多警察,見打人也不管,還在那嘲笑我們,罵我們是賣國賊等侮辱的話。天亮又把我們押送到高密西關派出所。不一會,「六一零」公安局也派來了人,逼迫做筆錄,照相。接著鎮教委也來了人,接近中午又把我押送到學校,由老師看管近兩週。

二零零二年,強行讓我參加高密「六一零」舉辦的洗腦班,強行寫不煉功保證、悔過書,強行交大法書,強迫看污衊大法的錄像,強迫學污衊法輪功的材料,只要說「煉」就要勞教,後來和我同去的學員都走了,仍不放我,事後我知道他們認為我「轉化」不徹底,我受不了了,回家不想去了。「六一零」又讓交通派出所到學校把我再次押到洗腦班。到最後,扣除工資五千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