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濰坊市朱天富控告元凶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五日】山東省濰坊市坊子區法輪功學員朱天富近日向最高檢察院郵寄訴狀,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追究其法律責任。

今年62歲的朱天富堅持修煉法輪功,多次遭江澤民集團迫害。他曾於二零零二年被綁架,被送到濰北監獄服刑五年,二零零七年,他從濰北監獄剛回家,他的妻子又被非法勞教,被王村勞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以下是朱天富在訴狀中提供的事實與理由:

我於一九九五年修煉法輪功,得法前我患有風濕性腿疼、腰疼病,吃草藥針灸近二十年了,為了身體我練了一年別的氣功,不但病沒有好反而把我練的趴下了,那年才四十歲就甚麼活也幹不了了。後來有好心人勸我煉法輪功,我根本不相信了,又過了一段時間,那個好心人又來勸我說,法輪功不是一般的氣功,主要按「真、善、忍」修心性的,真學的人祛病效果很神奇的。就這樣我抱著試試看的目的開始煉起了法輪功。聽師父講法煉功一個月後,我身體的病症全好了,第一次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而且火暴的脾氣也沒有了,妻子看到我身心的改變,她也跟著煉開法輪功了。妻子患有嚴重的頭疼病,大把大把的吃藥也不管用,通過學法煉功,她身體所有的不適症狀都不翼而飛了,我們發自內心的感謝師父,感謝大法,不用花一分錢給我們帶來了健康和快樂。

一、風雲突變,進京上訪遭毒打拘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我和妻子難過極了,這麼好的功法怎麼不讓煉了呢?這個政府怎麼了?我要用我的親身經歷跟政府說明白,抱著這一堅定的信念,我於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為師父說句公道話,剛到濰坊就被車留派出所截回。車留派出所所長於乃孔、教導員王有祥,用笤帚劈頭蓋臉把我毒打一頓,晚上把我的衣服扒光銬在院子裏凍我,第二天早上用手銬把我銬在派出所門外馬路邊的電線桿上羞辱我。銬了整整一天不給飯吃不給水喝。傍晚又把我送到坊子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期滿回家時又勒索我交了270元生活費。

二、妻子進京上訪,遭毒打拘留

妻子張希美於二零零零年三月和另外兩名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在濰坊駐京辦事處三天三夜食水未進,車留鎮派出所拉回後,當夜對她用橡膠棍毒打,直到打得不行了怕出人命才住手。第二天以擾亂社會治安罪把她送坊子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索要了270元生活費。到期後又被車留鎮派出所劫持到鎮政府非法關押五十天。為逼迫她們寫不煉功的保證書,期間鎮政府各部門看管人員,八小時輪流值班,輕者辱罵恐嚇,重者拳打腳踢搧耳光。最後她們絕食抗議五天沒吃飯,才把虛脫的她們放回家。

三、敏感日非法關押,藉機勒索錢財

從那以後,一到所謂的敏感日,就把我們強行從家裏帶走,非法關押起來,少則半個月,多則一兩個月。二零零零年的九月二十五號下午,為阻止我們十月一日到北京上訪,全鎮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被強行抓到鎮上,關押在車留鎮公路站上,逼迫寫不煉功的保證書,我和妻子被鎮政府勒索了6000元錢才把我們放回家。

四、夜闖民宅兄弟二人遭綁架,非法關押勒索錢財遭毒打

二零零一年秋天的一個晚上,(具體時間記不清了),我一個人在家,弟弟從鋼廠下夜班已是深夜一點多鐘,弟弟剛關上門,就聽有人砸門,我們不開門,他們便從鄰居家爬梯子闖入我家院內,砸屋門,砸窗戶,我告訴他們有事明天再說吧。第二天天剛亮,穆村派出所和政府人員,還雇了很多打手,共四十多人,兩輛大卡車,五六輛轎車和麵包車,把我和弟弟強行綁架上車。那陣勢就像如臨大敵,只為對付手無寸鐵的兄弟二人,他們竟動用了那麼多的人力、物力、財力來對付這些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其邪惡嘴臉暴露無遺。把我和弟弟綁架到穆村鎮政府關進一間屋子裏,到了晚上,雇來的打手們喝的酒足飯飽,每人一根橡膠棍,把我們分別拖到一間屋子裏,劈頭蓋臉亂打,打累了再換人,直到把我們打得不會動了才拖走。第二天他們又讓車留派出所把我拉回,在車留鎮又非法關押七天才放我回家。弟弟在穆村鎮政府非法關押十多天後,罰了1500元錢才讓他回家。

五、我遭非法判刑,妻子流離失所,兒女被迫流浪

二零零二年,我與妻子貼「法輪大法好」粘貼,被受謊言毒害的村民報告村支書,村支書伙同車留派出所在正月十四日把我非法綁架,非法送濰北監獄服刑五年,妻子為躲避迫害被迫流離失所。家裏只剩下一雙兒女,我們不在家那段時間,車留鎮派出所的人員經常夜間爬牆進院,看看我妻子回家沒有,伺機抓捕。還有幾次,他們把窗戶鐵筋撬開,進屋能拿的就拿,不能拿的就亂扔一地,盤子碗砸的滿地都是,嚇得兩個孩子從此不敢回家,那年兒子才十八歲就出去打工了,女兒只有十五歲不上學了在外流浪好幾年,好端端的一個家就這樣被迫害的七零八散了。

六、魔窟般的黑監獄

我在濰北監獄,因拒絕轉化,被調到濰北洗腦班兩次,天天看聽誣蔑大法、誣蔑師父的電影,錄像,逼迫寫三書,我說不會寫,他們就替我寫,逼我按手印,每次折騰七八天。五年的監獄生活,度日如年,除了喘氣自由外,其餘的沒有絲毫的自由餘地。非法判刑期間,整天提心吊膽,天天都有失去生命的危險。青島大學生李光進了監獄三天,就被教導員王希運指使犯人把他活活打死了。

七、妻子非法勞教後,精神失常

二零零七年,我從濰北監獄剛回家,穆村鎮菜園村大隊人員以看我為由到我家中,見我家有法輪功真相資料,馬上通知穆村鎮派出所來非法綁架。把妻子和弟弟非法送淄博王村勞教所一年半。一年半回來後,妻子嚴重精神失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