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四日】在人生的旅途中會遇到很多十字路口,向左轉還是向右行,每個人都會面臨選擇。有的時候,你的一念就能決定此後的安危、一世的榮辱、一生的成敗。

1921年,陳獨秀發起成立中國共產黨,成為主要創始人之一。從中共一大到五大,他先後任中央局書記等職務。陳獨秀的兩個兒子也先後加入中共組織,1927年7月長子陳延年被亂刀砍死,1928年6月次子陳喬年被槍殺。長女陳玉瑩兩次到上海收屍後也不久就離開了人世,年僅28歲。1929年11月,中共中央通過《關於開除陳獨秀黨籍的決議案》。1932年10月,患病在家的陳獨秀被捕。江西瑞金出版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機關報」《紅色中華》以「取消派領袖亦跑不了,陳獨秀在上海被捕」為標題,幸災樂禍地發表消息。

1948年12月,蔣介石派飛機到北平接胡適等文化名流。來使告訴胡適,這是南下的最後一次機會,胡適的小兒子胡思杜卻執意留下。他說:我又沒有做甚麼有害共產黨的事,他們不會把我怎麼樣。胡適夫婦尊重兒子的意見,把他留下了。在1951年中共的知識分子思想改造運動中,胡思杜違心地批判自己的父親,並在香港《大公報》上發文,斥責父親是「帝國主義走狗及人民公敵」,表示要與之劃清界線,斷絕往來。但是無論他表現的怎樣積極親共,站在中共一邊,他卻一直是低等公民,是歷次鬥爭打擊的對像。最終,在滿院子的大字報下,在聲嘶力竭的批判聲中,他在絕望中上吊自盡。

1949年12月,老舍被中共邀請,從美國歸來。第二年他當選為北京市文聯主席,在中共此起彼伏的政治運動中,他滿腔熱情地讚美著共產黨,為黨創作、為黨謳歌,被授予「人民藝術家」獎狀。1966年8月23日,老舍等人被紅衛兵捆綁之後,被帶往國子監孔廟批鬥,在震天般的「打倒反革命分子」口號聲中,跪著被輪番毆打,期間老舍被斥為「現行反革命」,被毒打至深夜。第二天,老舍獨自前往太平湖,在那裏坐了一整天,深夜投湖自殺。26日,老舍遺體火化,按照「上面」的規定,不准留骨灰。

今天我們回首這些往事,我們的心是悲傷的,我們的淚是酸楚的。也許,當陳獨秀選擇成立中共的那一天,就註定了他妻離子亡的一生。也許,當天胡思杜決定不離開中共的那一刻,就註定了他的後半生要在心靈的煎熬與肉體的蹂躪中度過。也許,當激情的老舍接受中共邀請的那一時,就註定了他以後的被利用、被欺騙、被戲弄、被批判、被毒打的命運。

我們也可以想像,如果陳獨秀不獻身中共,他也許成為作家讓人仰望;如果胡思杜選擇離開中共,他的生活會是平靜而幸福的;如果老舍留在美國,有人說他有可能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可惜的是,他們選擇了相信中共,相信了中共的謊言、相信了中共的偽裝、相信了中共的承諾。而中共是個靠謊言、暴力、鬥爭維持其統治的邪惡政權,誰相信了它,誰聽了它的指揮,誰服從了它的命運,誰就註定成為它利用的工具、它暴力或鬥爭的犧牲品。

法輪功本是佛家修煉功法,修煉者通過信仰「真、善、忍」達到內心的清靜祥和,通過修「真、善、忍」達到外在的與人為善。可是中共卻在1999年7月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而那些聽了中共話,跟著黨走的人,也就成了中共幫兇、打手。

海南省海口市中級法院法官陳援朝,因枉判法輪功學員被記「個人二等功」。但好景不長,52歲的他,在萬箭穿心般痛苦煎熬中了此一生。2014年12月,原吉林省司法廳副廳長趙洪興被逮捕。趙洪興曾長期任吉林省四平市公安局長等職務,期間他直接參與指揮迫害四平地區的法輪功學員,手段極其兇狠。從1999年7月至2004年10月,四平地區有八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他踩著法輪功學員的鮮血升遷上去,卻逃不過罪惡累累的追查和審判。他們的命運可以說是悲涼淒慘的,也可以說是咎由自取。其實,當他們發出要站在中共一邊迫害法輪功那一念時,也就註定了他們是中共罪惡的同謀,是中共的劊子手。他們在扼殺善良百姓的同時,自己也就在一步一步地走向深淵。

在人生的十字路口,當我們面臨進退的時候,我們一定要理性的判斷,要善甄別真真假假,要能看懂對對錯錯,要會選擇棄惡從善。這樣,我們才能把握好自己的方向,走好自己的人生旅程。因為一念就能決定一生,所以我們一定要慎重、要清醒、要理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