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書法家的故事:柳公權進諫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二日】柳公權擅寫楷書,是「楷書四大家」之一。他的字,以骨力勁健見長,後世有「顏筋柳骨」之稱。

柳公權書法《大達法師玄秘塔碑》原物
柳公權書法《大達法師玄秘塔碑》原物

柳公權現存的書法有:《金剛經碑》、《大達法師玄秘塔碑》,內容多為讚譽和弘揚佛法。《大達法師玄秘塔碑》,建立於唐會昌元年(公元841年),是柳公權晚年的成熟的書法作品。該碑由當時的宰相撰文,內容是一個叫「端甫」的和尚弘揚佛法、受到唐朝德宗皇帝、順宗皇帝、憲宗皇帝禮遇、使「天子益知佛為大聖人」的故事。該碑,運筆健勁舒展,乾淨俐落。體現了唐代上至皇帝、宰相、下至百姓普遍敬佛的風貌。

柳公權不但書法造詣很深,還具有講真話、向皇帝提出批評、意見的美德。史載,唐代書法家柳公權,幼年嗜好讀書,十二歲就能作辭賦。元和初年,中進士。唐穆宗自從在佛寺中看到柳公權的筆跡,就想見柳公權一面。唐穆宗在召見柳公權時,問怎樣用筆才能盡善盡美。因為唐穆宗執政乖僻,荒唐放縱,柳公權趁機勸諫說:「用筆在心,心正則筆正。」唐穆宗改容,醒悟。這事要放在現代,大陸百姓給中共領導人提意見說:「你要心正。」這不得把領導氣的跳起來。可是,在古代,就連荒唐的皇帝都能聽逆耳之言,有容人之量。

一次,唐文宗在便殿召見六位學士。唐文宗說起漢文帝的節儉,舉起自己的衣袖說:「這件衣服已經洗過三次了。」學士們都頌揚文宗的節儉,只有柳公權閉口不說話。文宗問他為甚麼不說話,柳公權說:「君主應當進用賢良的人,罷免不正派的人,採納勸諫的直言。穿洗過的衣服,只是小節罷了,不足為奇,並非有益於治國之道。」當時周墀也在場,聽了他的言論,嚇得兩腿發抖,但柳公權卻理直氣壯。文宗是維護言論自由的皇帝,就任命他為諫議大夫。

開成三年,柳公權改任工部侍郎。文宗皇上問他:「近日外議如何?」柳公權回答說:「自從郭旼被任命為邠寧節度使,外面的議論頗為否定。」皇帝說:「郭旼是尚父(郭子儀)的姪子,太后(懿安郭皇后)的叔父,在職時無過。他從金吾大將的職位到邠寧小鎮上任,有甚麼事能被議論呢?」柳公權曰:「郭旼誠然是功勛舊臣,然而外面的人們議論郭旼把兩個女兒送進宮,導致了這次的任職,真有這事嗎?」皇帝說:「他的兩個女兒入宮是為了參見太后,不是進獻作妃子的。」柳公權說:「如果不是因為有瓜田李下之嫌,何以嚷得家喻戶曉呢?」因而引用王珪勸諫唐太宗讓廬江王妃出宮的舊事,來勸諫皇帝避嫌,說明利害。文宗皇帝不是容不得批評的皇帝,接受了意見,下令送郭旼的兩個女兒出宮回家。柳公權直言進諫,使皇帝受益,大都和這事一樣。

這事要放在現代的大陸,你要敢給中共領導人提意見說:「你要避男女之嫌。」就糟了,等著領導給你「小鞋」穿吧。可是,在古代,皇帝被人指出「你要避男女之嫌」,只能好聲好氣的接受批評,不敢事後打擊報復。因為有百姓的議論、監督,古代皇帝要想任命誰為大官,都有民間的議論約束著呢。

柳公權最初學習王羲之的書法,遍覽近世書法,形成遒勁、明媚的風格,自成一家。當時公卿大臣家為過世的先人立碑,如果得不到柳公權親筆所書的碑文,會被認為是不孝。外國使者來進貢,都專門封上貨幣,註明這是購買柳公權書法作品的專款。京城的西明寺的《金剛經碑》是柳公權的尤為得意之作。

柳公權是進士出身,不但書法出眾,他才思敏捷,詩文也俱佳,有出口成章的文才。一次,皇帝說:「朕有一喜,邊關的戎衣很久不能按時發下,今年春天,戎衣就已發下去了。你當作詩祝賀我。」柳公權不加思索、停頓,應聲而成。天子很高興,說:「曹植七步成詩,你三步就作成詩了。」

文宗在夏天和學士們聯句作詩,文宗作了上句:「人皆苦炎熱,我愛夏日長。」柳公權作了下句:「薰風自南來,殿閣生微涼。」文宗命柳公權題寫在宮殿的牆壁上,讚歎說:「(就算)鐘繇、王羲之復生,也無以復加啊。」

柳公權的志向在於書法藝術,不擅長治理營生。他替勛貴皇戚家書寫碑文,每年得到饋贈的金錢巨萬,大都被他的僕人「海鷗」(人名)、「龍安」(人名)偷去。他存有一筐銀酒杯,筐上的封條仍在,但銀器卻不翼而飛。他訊問海鷗,海鷗說:「我也不知道怎麼丟的。」柳公權笑道:「大概銀杯羽化(成仙)去了。」就不再說甚麼了,沒有讓僕人償還銀器,對僕人很寬容。只有筆硯、書畫是他的寶貝,都被他親自鎖起來。他通曉音律,卻不喜歡沉湎於奏樂,他說:「這是由於(沉湎於)奏樂容易使人驕縱懈怠的緣故。」

(《舊唐書 卷一百六十五 列傳第一百一十五》《新唐書 卷一百六十三 列傳第八十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