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社區人員「核實」訴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七日】八月中旬的一個下午,我接到了一個年輕男子打來的電話:「你是某某嗎?」我回答:「是呀。」他接著又問:「你是某某本人嗎?」

我感到不對勁,說:「是呀,你是誰呀?」他說:「我是某某社區的工作人員,請問你是在某處上班嗎?」

我知道他是因為訴江的事,沒有正面回答,問他:「你要有甚麼事就直說。」他和善地說:「那您現在方便嗎?我有事想問問你。」我說:「我現在非常忙,有事在電話裏說就行。」他卻說:「電話裏不方便說,我一會和我們的工作人員到您那兒去吧。」

我並沒有害怕,立即發正念求師父,邪惡不配到我大法弟子環境來破壞和騷擾,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調整好自己的狀態,理直氣壯的,就像平常一樣,心想:正好單位裏有很多顧客,他們要是來我就堂堂正正的告訴他們,借此機會讓更多的人明白真相。

過了十多分鐘,門口進來了兩個年輕人,一男一女,說道:「我們找某某。」我高聲回道:「有甚麼事現在直說就行。」他們看屋裏有很多人,就坐在門口的椅子上,客氣地說道:「不急不急,你先忙,忙完再說。」

我一邊發正念一邊招待顧客。過了好一會兒,顧客都走了。那個男的年輕人笑著說:「呵呵,你們還挺忙的啊。」我走到他跟前問:「說吧,甚麼事?」他轉身要開開門,示意著:「屋裏不方便說,咱們還是到外邊去說吧。」我非常坦然地說:「沒事,你就說吧。」他有點難為情的說:「還是到外邊吧。」

於是,我們就站在了門口。我心想:「這窗戶都是紗窗,你不想讓別人聽見,我非要大聲說。我問他:「你說吧,到底甚麼事?」

那個男青年把他的工作證拿給我並介紹了他自己的身份;那個女的年輕人也把她的工作證從脖子上摘下來給我看。我低頭看了看,並沒有還給他們。

男的年輕人低聲問道:「呵呵,那個……你給高檢寫過信嗎?」

我當時想的是,大法修煉者是修「真、善、忍」的,但是我也有權利不給予回答,按常人角度,我給誰寫信是我的隱私,我們真的沒有必要告訴他。我也笑了,瞪大眼睛看著他,問道:「甚麼意思啊?」他也有些勉強,接著又問:「那你控告、檢舉過國家領導人嗎?」

我心想:他就是不敢直說,明知道違法,底氣都不足。大法弟子必須唱主角,不能讓常人牽著走,我必須要佔主動,我得救他們。我十分坦然地說:「你要有甚麼事就直說,不用繞。」

我看他的額頭和鼻樑上已經全是汗珠,就直接了當的說:「我是寫過檢舉江澤民的控告信了,現在十幾萬人都在控告江澤民。」

那個男青年點點頭說:「是,我們沒有別的目地,就是來核實一下是不是你本人,因為高檢得核實一下才好立案哪。」

他說到立案,我心底裏確實感到很欣喜,不過常人再怎麼說也只是形式,真正起到主宰作用的還是大法弟子。我高聲說:「對,就是我本人。我就堂堂正正的起訴江澤民了,我沒有甚麼可隱瞞的,但是,我,跟你說不上話。」他回答:「嗯,是,你既然敢實名實姓的寫控告信,你就應該不怕我們來問。」

我也嚴肅的說:「你們今天來問我這件事可能也就是走走形式。既然你們來問我,我可以告訴你們。雖然我不認識你們,但我覺得你們是善良的人。」我笑著對那個男青年說:「你看你剛才給我打電話態度也很和善,語氣文縐縐的,挺紳士,也很謙卑。我相信你沒有惡意。」

他聽我這樣一說,高興的裂開了嘴,連聲說:「謝謝,謝謝你給我這麼好的評價。」我又瞪大眼睛問旁邊的那女的年輕人:「你們是不是沒有惡意?」她馬上搖晃著雙手,說:「我們沒有惡意,沒有惡意的。」我笑著說:「那我就告訴你們……」

這時,他們二人上前伸出手要將工作證從我的手中拿回去。我心想:是你們上門找我的,問完就想走?平時想對你們講真相都沒機會,這次送上門來,怎麼可能讓你們說走就走。我身子向右一傾,將他們倆的工作證摞在一起,攥在手裏,並沒有還給他們。他們只好向後退了一步。

我說:「你們不是想了解嗎?我就跟你們說明白。」他們倆個雙手比劃著:「我們不想了解,不想了解。你有你的信仰。」

我說:「是你們來找我,我就得跟你們說清楚。」那個女青年將臉轉向了一邊,做出無奈的表情。

我看他們倆很著急走的樣子,直接了當地說道:「江澤民污衊法輪功是邪教。可是哪條法律規定法輪功是邪教了?十四種邪教中也沒有法輪功。」

他們倆睜大了眼睛看著我。

我接著又說:「說法輪功反黨,可是周永康也落網了,人們清算他難道也是反黨?江澤民就是下一個被打的大老虎,他逼著你們做違法的事。我們為甚麼沒有通過當地遞交到最高檢?是因為我們為你們著想,我們不是怕你們為難嗎?」

我還想接著說。這時,他們兩個好像是聽明白了。那個男青年在一旁不停的說;「是,是,嗯,嗯。」他們笑呵呵的又伸出了手,我便將工作證還給了他們。男青年笑著說:「那耽誤你時間了啊,我們先走了。」說著就急匆匆的要上車。

我當時只是覺得我還沒有講完。於是他們一邊走,我一邊在後邊跟著他們說:「到甚麼時候都得明辨是非。」

他們倆打開車門要上車,我又說了一句:「得審時度勢。」那個男青年笑著對我連聲說:「謝謝啊……」

通過這件事情讓我明顯感覺到正法的形勢已經今非昔比了。世人對大法弟子態度友善,邪惡再也猖獗不起來了。而且訴江這件事就等於我們在世間公開了自己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身份,這是何等的榮耀!所以我們更要嚴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必須樹立大法弟子的正面形像。不能因為高檢簽收控告信後就放鬆了,我們必須要讓自己的做的事情起到更大、更深、更廣的救度眾生的正面影響。

當社區、派出所等其他人來騷擾我們的時候,我們一定要義正詞嚴。當然這件事情上我也有沒講透的地方,所以如果有機會我們一定要講清我們訴江的目地,是為了救度眾生的。我們所說的都是事實,被謊言毒害的世人才是受害者,我們要為正的因素負責,抑惡揚善。

以上是個人經歷,希望還沒有訴江的同修和世人鼓起勇氣,共同將江大魔頭推向歷史的審判台,斬妖除魔,還人間正道。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