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蓋世太保槍口下的中國女人》有感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六日】二戰時期的1940年至1944年,馮•法爾肯豪森任德軍駐比利時和法國北部戰區最高行政長官,他曾於1934年至1938年在中國擔任國民黨的軍事顧問,與錢秀玲的堂兄錢卓倫互相賞識,最終結為莫逆之交。錢秀玲赴比國留學前,錢卓倫曾對堂妹說,要是遇上難事,可以找馮幫忙。

1940年5月,德軍佔領比利時。在錢秀玲居住的艾海德姆鎮,一個參加抵抗活動的青年羅傑,冒著生命危險埋下地雷,炸毀了德軍軍列通過的鐵路。事情敗露後,羅傑被抓,旋即被宣判絞刑。

錢秀玲得知這一消息後,中華傳統文化在她身上所孕育的正義感把她推向了那段畸形歷史中的英雄舞台。和所有比利時人一樣,她決不願看到「爆炸英雄」悲慘的結局。偶然之間,她從報紙上看到馮﹒法爾肯豪森這個名字。救人如救火,錢秀玲馬上字斟句酌地給馮﹒法爾肯豪森寫了封信,懇求他能從人道主義考慮,設法使羅傑免於絞刑。第二天一早,她帶著這封信和堂兄錢卓倫的信,趕早班車到160公里外的首都布魯塞爾。千辛萬苦找到馮後,錢秀玲開門見山地說明了來意,馮猶豫了一下說:「我會想辦法的,讓我試一下吧!」

幾天後,羅傑奇蹟般地被特赦。錢秀玲救人的事情傳開了。在每個艾海德姆鎮人心中,錢秀玲是可愛的中國女人,是「英雄」。

1944年6月7日,在艾海德姆鎮附近的艾克興市,地下抵抗組織殺死了3個德國蓋世太保。德軍開始瘋狂報復,逮捕了97名青年男子,要求當地居民在一天內交出兇手。否則,將採取抓鬮的方式,每批處死15人。在心急如焚的時候,又有人想到了錢秀玲。

當時,錢秀玲正懷著大女兒。她挺著大肚子,連夜坐著一輛破車,冒著被冷槍和流彈襲擊的危險,趕到布魯塞爾。馮﹒法爾肯豪森沒等錢秀玲開口,就知道了她的來意。他為難了,錢秀玲卻決不放棄。

第三天,被逮捕的97個人奇蹟般地又被放了回來。沒過幾天,馮被納粹德國調回柏林。

二戰結束後,為了表彰錢秀玲的義舉,比利時政府授予她「國家英雄」的勛章。比利時國王與王后還將一幅最心愛的合影簽名後敬贈給她。艾克興市的市民為了銘記這位巾幗英雄,特意將市中心的一條大道命名為「錢夫人路」。

馮﹒法爾肯豪森回到德國就被蓋世太保抓了起來,作為異己分子準備送上法庭審判。但二戰結束的腳步逼近了柏林,德國投降,馮﹒法爾肯豪森作為戰犯又被交給盟軍監管。1948年,馮被引渡到比利時。1950年,馮作為德國在比利時的頭號戰犯接受審判。

聽到這個消息,錢秀玲到處奔走呼籲,尋找她救助過的人聯名上書,主動接受比利時媒體的採訪。她告訴記者,馮是一個侵略者,但同時,他又盡其所能,從人道主義出發,使許多比利時人免遭殺身之禍。對他的功過應該全面評價。她說:「我在二戰期間為比利時人做過一點事情,國家因此授予我勛章。我的成功恰恰就是因為馮﹒法爾肯豪森冒著生命危險,做了最大限度的努力。」

法庭開庭時,錢秀玲還和她救助過的幾個人出庭為馮﹒法爾肯豪森作證。最後,因為馮﹒法爾肯豪森作為德軍佔領軍的首領,對戰爭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

當時,比利時有一位著名的反德國納粹女英雄──希茜拉﹒溫特偷偷地到監獄給馮送吃的、穿的。

馮服刑3年多,被提前釋放。馮與希茜拉﹒溫特攜手回到德國的波恩定居。1966年,馮﹒法爾肯豪森去世,享年88歲。

看過這篇文章當然讚歎正義勇敢的中國女性錢秀玲,然而更覺馮﹒法爾肯豪森這個人的人道義舉,作為納粹在比利時的頭子,竟然能做到這一點,真是難能可貴,然而更能給人啟示的是善惡有報的天理,馮因義舉引來大禍,被蓋世太保抓起來準備送上法庭,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二戰結束,又轉為因為馮的義舉,得到錢秀玲的鼎力相助,最後只服刑三年,並得到因他的義舉而賞識他的著名反德國納粹女英雄的垂愛,安度幸福晚年,福壽兩齊。

由此想到今天公、檢、法部門的官員們,如何對待法輪大法修煉者,是否應該通過以上的故事得到啟示呢?二戰會結束,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也註定會結束,而且為期不遠。

迫害佛法,罪大如天,大法師父慈悲,一再給首惡以下的迫害者明真相、得救度的機會。其實,首惡江澤民以下的迫害者是最大的受害者,警察是最大的受害者。所以大法弟子在講真相中沒有放棄你們,甚至普遍在酷刑中還在苦口婆心的向你們講,這是我們的師父叫我們這麼做的。

所以,還在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們:趕快醒悟吧!江澤民是害你們的兇手,大法師父在盼你們得救度。誰善誰惡要分清呀!拿起筆來,起訴江澤民!找回自己尊嚴和人格。化名退黨,給自己留下未來!這是我們的師父和所有大法弟子願意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