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江中的風波是提醒我們提高的

——提醒同修清醒嚴肅的對待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六日】本地同修參與訴江,因帶著很多執著心沒有及時歸正,基點也不純正,導致多個同修的訴狀被郵局非法扣押,轉到國保大隊,國保大隊和當地派出所拿著訴狀抓人,A同修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在被非法審問時說出和某同修在一起寫的訴狀,(因某同修也被非法抓捕),所以A認為說出他也沒關係。

回來後大家交流,同修們說這是出賣同修,應該寫嚴正聲明。可該同修不認為那是出賣同修,只是口頭向某同修道歉,不同意寫嚴正聲明,認為多發資料救人就可彌補損失,可該同修明顯受到干擾,拒絕看《明慧週刊》,他女兒原來很支持大法,現在看著他,不讓他再做救人的事,他老伴也是修煉人,警察來家抓她丈夫,問她是否也煉,她隨口回答:「我不煉」。警察走後,她知道自己錯了,在心裏向師父認錯,也認為沒必要寫嚴正聲明,就在A同修從拘留所回到家的當天,他就迫不及待的把師父的大法像供上了,可在給師父上香時,突然一股邪風從窗戶進來,把師父的大法像刮到地上,相框的玻璃全碎了,法像被扎出個窟窿,同修們聽到這件事,都覺得應該好好向內找,可他們仍沒太重視。

當時警察去同修B家抓他時他沒在家,得知消息後回到家把大法書轉移到不明真相的常人親戚家,親戚怕受牽連,把大法書全部燒掉,他受不了親戚們的壓力,主動到派出所交了錢,簽了不煉功保證,他日常用的手機,平時不聯繫的同修手機號也存在了他的手機裏,被派出所把八十多個號碼都抄下來了,並且把他的手機後蓋打開進行掃描,他回到家拿著這個手機到同修那裏告訴了同修,同修讓他馬上連手機帶卡全換掉,他嘴上答應著走了,可連續好幾次仍拿著這個手機到同修家,最近這次竟然拿著這個手機讓同修看他手機接收到的信息,那信息是另一個同修C發給他的,把幾次郵快遞的具體情況都寫在上面了,還有C本人的名字和另一個同修的名字。同修C也是這次被抓捕的其中一個,因他在外地住,所以沒抓著他,可是早已有同修通知他換手機號,到現在仍然那麼不理智。

同修D平時學法經常犯睏,發正念倒掌,不會向內找,過常人日子的心很強,這次她離開家到親戚同修家住了一個月避風頭,在師父的加持和同修整體配合下回到家,可仍然不太會向內找。師父法中明確講修煉人不殺不養,可她一直放不下對老鼠的仇恨,竟然同意她丈夫要回來一隻貓,把貓關在一個裝玉米的房子裏,讓貓抓老鼠;甚至玉米都運走了也不同意把貓放出來,藉口是她還要放其它東西,還要貓給看著。同修也勸不了。一有風吹草動她馬上坐下來發正念,覺得寬鬆了就整天忙於家務及菜園子。

還有的同修自己的訴狀妥投了,就不再發正念了,覺得萬事大吉了,沒有整體意識。

這是我看到的本地同修目前的狀態,還有一些其它的不正確狀態,這裏不一一贅述,我作為本地的一名大法弟子看到這一切,深感不安,同時不斷的向內找,求師父加持我們的正念,表面看我們這絕大多數都是老年同修,而我又是「七﹒二零」後得法的,可是修煉是嚴肅的,對大法弟子的要求是嚴格的,如果大事小事都不用法去衡量,那甚麼是修煉呢?怎麼能修好呢?更何談救度眾生呢?自己遇到那麼大的魔難都不下決心向內找,找到被干擾、被迫害的原因。而同修給指出又拒不接受,當然指出的同修也可能有人心,但總得為自己的修煉負責,為整體考慮,為救人著想,才能對師父的巨大承受回報點滴。我們不清醒,舊勢力卻虎視眈眈的看著哪,同修們快清醒,整體配合向內找,發正念,大事小事都用法去衡量,放下自我那固執的觀念與人心,看《九評》解體自身的黨文化思維,才能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才能真正神起來。

有不善的言辭請同修原諒,有不在法上的請同修指正。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6/訴江中的風波是提醒我們提高的-3157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