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萊蕪教師亓廷松被迫害致死 家人控告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省新汶礦務局鄂莊煤礦退休教師、法輪功學員亓廷松,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遭惡警綁架,僅二十多天,於十一月十一日被迫害致死。此前十一月六日,不法人員在梁坡派出所開會已定是「畏罪自殺」。亓廷松的嘴唇內全爛了,舌頭發黑縮短斷面是齊的;後腰部和胳膊有嚴重傷痕。亓廷松處於昏迷狀態時曾大便出很多淤血,口中吐血。(亓廷松被迫害致死的案例名列明慧網報導的3888件被迫害致死案例中的第3070例)

近期,亓廷松家人向最高檢察院、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亓廷松的老伴控訴說:「……對亓廷松的迫害使我們的家庭雪上加霜。我沒有工作和其它收入,二兒子又從小殘疾、常年臥病在床。亓廷松是家庭的經濟支柱和精神支柱,他突然被迫害致死,使我們家庭的支柱崩塌了,全家人的活路都沒有了。」

亓廷松生前照片

亓廷松生前照片

生前穿的衣服在被毆打過程中撕裂,毆打造成的內傷使他大量吐血,衣物上僅是沾上的一點點。

生前穿的衣服在被毆打過程中撕裂,毆打造成的內傷使他大量吐血,衣物上僅是沾上的一點點。

亓廷松身體受傷害部位

亓廷松身體受傷害部位

亓廷松妻子在控告書中陳述的部份事實與理由如下:

我叫蘇桂蘭,是亓廷松的老伴(未修煉法輪功)。亓廷松,男,原山東省新汶礦務局鄂莊煤礦退休教師。他在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處處事事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身心受益巨大,待人謙恭、誠懇、和善,總是樂呵呵的。身體健康,近七十歲的老人了,看起來就像六十來歲,樂觀好動。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公開迫害法輪大法以來,全世界人受到江澤民的毒害。亓廷松作為修煉法輪大法的學員深知法輪大法是正法,他為了讓人不受毒害,人人得到法輪大法的美好,他頂著各界巨大的壓力,冒著生命危險進京上訪,講真相,幾次被非法關押,抄家。他堅決不配合邪惡的陰謀計劃,被迫流離失所。在流離失所期間他不顧自己的疾苦,心中不忘講真相救世人,二零零一年冬天他在臨沂講真相,被臨沂警察綁架到淄博勞教所,殘酷迫害,半年的迫害亓廷松血壓升高,勞教所怕承擔責任釋放回家。

因鄂莊煤礦要進行拆遷,單位一次次逼迫我們搬遷,由於安置補償不合理,亓廷松提出了合理要求。山東省新汶礦務局鄂莊礦保衛科科長楊樂平懷恨在心,並以他學法輪功為由,一次次誣告亓廷松,迫其搬家。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日上午,心胸狹窄的楊樂平舉報亓廷松學法輪功,萊蕪市公安局政保科柳青、馬莊派出所指導員周樹國與礦保衛科劉某等人抄了我們的家,抄走大法書籍、真相資料、電腦、打印機等,把亓廷鬆綁架到馬莊派出所非法審訊,實在沒問出甚麼結果才把人放回家。楊樂平沒達到目的,之後派人非法偷偷跟蹤亓廷松,伺機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亓廷松在萊城區高莊鎮溝裏村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後遭惡警綁架,把他綁架到萊蕪市看守所。綁架四至五天,我們家屬第一次去找楊樂平想見見亓廷松。楊不同意,我們跪著求他,楊樂平說:「你就當他死了算了吧,死了除了這一‘害’,鄂莊煤礦都討厭他,工資少不了你的。」(從中看出,楊樂平根本沒想讓亓廷鬆活著出來)。第二次又去求他,楊樂平洋洋得意地說,「我還撈不著見他,我見了他以後給你彙報彙報。」我們家屬無奈,只好自己多次去公安局看守所要人。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上午八點多和十月十八日上午八點我們去公安局找柳青要人,柳青惱羞成怒,暴跳如雷,派人把我們拖入別的房間,不讓見人。鄂莊煤礦保衛科科長楊樂平串通柳青及「610」的不法人員企圖對亓廷松勞教,亓廷松以絕食抗議。在看守所內,亓廷松被非法嚴刑拷打、刑訊逼供,並被野蠻灌食,造成消化道嚴重出血。他的腰部被嚴重踢傷,最後被毒打的性命垂危。

十一月五日晚,柳青、陳法勇(萊蕪市看守所所長)、楊樂平意識到情況不妙,才把奄奄一息的亓廷松送萊蕪市醫院急救。十一月五日晚送去,六日凌晨三時十分院方下「病危通知單」。經醫院鑑定:亓廷松內臟功能衰竭,上消化道出血,內傷嚴重。亓廷松處於昏迷狀態時曾大便出很多淤血,口中吐血。病歷寫明肝臟、心臟、腎臟嚴重衰竭;輸血原因貧血,上消化道出血;嘴唇內全爛了,舌頭發黑縮短斷面是齊的;後腰部和胳膊有嚴重傷痕。

惡人們當看到亓廷松出現生命危險,還逼迫我們家屬簽字,證明已被釋放,企圖逃脫罪責。楊樂平還以看護為名每天派人監視。我們不服,去跟楊樂平要人,楊樂平說:在梁坡派出所開會已定亓廷松是「畏罪自殺」。十一月六日上午楊樂平與萊蕪市公檢法一幫惡人在梁坡派出所開會密謀,內定亓廷松所謂的「利用×教破壞法律實施」,「畏罪自殺」。說明他們心中有鬼,知道自己做了惡事,想盡辦法推卸責任。

住院期間,萊蕪市公安局柳青及「610」人員和鄂莊煤礦保衛科科長楊樂平拒付四千元醫藥費,讓醫院停針停藥往死裏整。不付醫療費,醫院不給用藥,轉院不給錢醫院還不放人。我們家屬去找楊樂平要錢治病,楊樂平說哪裏送去的你就上哪裏要錢。我們又去看守所找所長陳法勇,陳法勇說:「他(楊樂平)怎麼這麼說話,他親自來舉報的,他要再這樣說,我就告他。」無奈我們家屬想盡辦法借了四千元錢付了醫藥費才轉到山東省新汶礦務局中心醫院,輸氧急救。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一號上午十二點半搶救無效,亓廷松在新汶礦務局中心醫院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七歲。

好好的一個人轉眼幾天之內為甚麼住醫院急救?在十月十五日至十一月五日這段時間裏,萊蕪公安局和萊蕪看守所的警察究竟對亓廷松做了甚麼?為甚麼有嚴重內傷?身體部位為甚麼有很多傷痕?人未死,就開會定「畏罪自殺」,可見萊蕪市的這些惡人草菅人命,陰謀迫害死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置亓廷松於死地,其罪之大,天理難容!

我們一家就靠亓廷松的一千多元的退休金生活,還有一個癱瘓在床的兒子天天用藥,還沒房子住,住的單位的房子還得交租賃。兩年之內單位佔地被逼搬了好幾次家,對亓廷松的迫害使我們的家庭雪上加霜。我沒有工作和其它收入,二兒子又從小殘疾、常年臥病在床。亓廷松是家庭的經濟支柱和精神支柱,他突然被迫害致死,使我們家庭的支柱崩塌了,全家人的活路都沒有了。

他被萊蕪公安迫害致死兩個多月後,我們家屬懷著悲痛的心情,每天去萊蕪市的有關單位喊冤申訴,有關單位卻百般推托,甚至威脅恫嚇。萊蕪公安分局一呂姓人員更是口出狂言:「局長說了不見你這個瘋子,你不用再上這裏來。亓廷松死是他願意死,煉法輪功的還不如一隻雞,打死就打死了,你告也沒有用,我們都是一夥的,在萊蕪你告不倒我們。」萊蕪市公安局其中一位局長竟說:「亓廷松死是他願意升天。」 有關人員甚至還通過親戚、鄰居進行威脅,勸我們不要上告,要「等過了奧運再說」。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七日萊蕪市萊城區公安分局在「上面指示」下,把我們家屬叫去,強迫趕快把亓廷松遺體火化。一局長威脅說:「再不火化,停屍費要從你兒子的工資中扣。亓廷松死是他命短,你要再不火化,我們就給你火化。」我常年體弱多病,大兒子在鄂莊煤礦上班,二兒子癱瘓常年臥床。為不讓大兒子去上告,鄂莊煤礦不但不給其假期,還硬逼著他上班,如果不上班就開除礦籍(按有關政策,直系親屬亡故,有法定的十五天喪葬假期)。

我拖著病軀,懷著悲痛的心情,求告無門。在家境十分困難的情況下,我們家屬萬般無奈,只好聘請律師起訴,為夫伸冤。

律師受理此案後,山東省邪610」、山東省司法局,對律師以談話為名進行威脅恫嚇,不斷的施加壓力,不讓律師受理此案。萊蕪市政法委、萊蕪市公安局也對律師頻繁騷擾利誘威脅,也就是邪黨慣用的流氓手段:造謠、誣陷。他們給律師的所謂證明材料上,偽造亓廷松已「保外就醫」,並謊稱亓廷松的家屬已「簽字同意」,聲稱亓廷松死亡與他們沒有關係。事實上,亓廷松被他們折磨的生命處於危險之時,他們怕亓廷鬆活轉過來揭露迫害,從而停針停藥,終致亓廷松不治而亡。而後他們又急於逃脫責任,不顧我們家屬處於極度悲痛中的心情,還逼著我們簽字證明已經放人,被我斷然拒絕。

此案純屬在邪黨的鼓動、威逼利誘下,惡人惡警為了個人利益串通陷害殺人。邪黨已到末日,連自己定的法律都不屑一顧,肆意妄為,草菅人命,偽裝都不要了,其邪惡本性暴露無遺。亓廷松被迫害致死的第二天,山東省「610」頭子竄到萊蕪,還在萊蕪電視台惡毒攻擊大法、誣蔑法輪功學員,給惡人惡警的流氓行為打氣撐腰。

我們家庭所遭受的這一切不幸,最終的原因是江澤民一意孤行、濫用職權發動迫害運動。迫害死亓廷松的這些惡人都是執行江澤民的邪惡指令,他們明知法輪功學員都是善良的好人,為了職務、為了飯碗、為了自保,聽信中共謊言,昧著良心犯罪。江澤民是製造和維持這場迫害的元凶,是造成眾多世人犯罪的罪魁禍首。

我們雖然未修煉法輪大法,但是我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是江澤民這個禍國殃民的邪惡流氓頭子,給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製造的磨難和痛苦。

在此,我們懇請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及最高人民法院能夠真正以國家、民族和人民的利益前途為重,行使國家、人民和憲法賦予你們的權力,對江澤民對我們家人的迫害事實立案、偵查。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

依法追究萊蕪市所有參與迫害死我老伴亓廷松的所有惡人惡警的刑事責任。

將其繩之以法,為我冤死的老伴昭雪!

要求賠償我們家所遭受的一切經濟損失和精神損失費二百萬元人民幣。

明慧資料館死亡案例:亓廷松(編號:i44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