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樂意做的事情(圖)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四日】(明慧記者雪莉採訪報導)

四年後的重逢

麥克爾(Michael)萬萬沒有想到會四年後會再次遇到敏。「我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當時的心情,由衷地高興。」

這是二零零九年十二月的一天。德國小伙子Michael經過卡姆(Cham)小城的市中心公園的時候,忽然發現一個女子在那裏打坐,面前的草地上平鋪著德文小橫幅:「法輪大法」,「真善忍」,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這個打坐的不是別人,正是四年前組織九天班的法輪功學員敏。那一次他和其他人一起觀看李洪志老師的講法錄像,學習煉功動作。他一聽課就知道那正是自己苦苦尋找的修煉之路,大法大道,可是中間他幾次因為其他事沒有參加聽課。他誤以為修煉法輪功就不能戀愛結婚,就沒有堅持下去。等他再去找敏的時候,敏已經搬家了。

意外重逢,敏也非常高興,熱情的邀請麥克爾一起參加每週的小組學法。她說,「我很意外麥克爾在這失去聯繫的幾年中一直在堅持看書。當時他來參加九天班時,抱著個坐墊,還肩披長髮,有些叛逆的味道。也不像別人那樣積極提問。他話不多,只是專注地聽。」

提到當年的自己,麥克爾有些不好意思,他笑著說,「我那個時候不知道自己要做甚麼,對社會上的許多現象不滿,覺得那是錯的。我喜歡與眾不同。然而心裏我總想學習一種中國的健身術。我特別喜歡中國道家仙風道骨的樣子,所以留著長髮。後來因為要去服兵役,必須短髮,那我索性剃了個光頭。」

幾次通讀《轉法輪》後,麥克爾的心結完全打開了。現在他認真工作,接管了祖輩留下的連鎖超市,並且在離卡姆不遠的雷根斯堡市(Regensburg)也建立了一個煉功點。

圖1:麥克爾在柏林參加慶祝法輪大法日的活動
圖1:麥克爾在柏林參加慶祝法輪大法日的活動

公園一景

卡姆是德國南部巴伐利亞州的一個縣。敏常去煉功的公園位於全縣小學、中學、職業學校和縣火車站的中間。每天中午休息時,縣城內各校學生都會在那十幾分鐘內分撥穿過公園去坐火車或者巴士回家。也有的在午休時出來走走,然後繼續回校上課。不時地有老師帶領小學生到公園盪秋千、玩沙子、滑滑梯。從二零零三年開始,敏就常常帶上坐墊,小橫幅和一些有關法輪功的真相資料來這裏煉功。寒來暑往中,敏的煉功點已成為公園一景。

圖2:當地媒體報導正面介紹公園煉功點
圖2:當地媒體報導正面介紹公園煉功點

來來去去的學生中有好奇詢問的,有對功法躍躍欲試的,有關心支持的,有因此而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敏記得最清楚的是一個阿爾巴尼亞的小女孩兒,「她天天跟著煉,有時候還帶其他小朋友來。」「還有一家六口是難民,我只是和他們稍微介紹了一下法輪功,他們就停下來跟我學抱輪。他們住在離公園不遠的難民營。」

還有一次是在二零零七年,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罪行剛被揭露的時候,兩個小女孩兒到公園跟敏學功。她們看到地上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圖片,得知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時,倆女孩兒小小的臉上現出「啊,好疼」的表情。其中一女孩問敏,她們可不可以幫助徵簽反對迫害。當得到肯定的回答時,她們拿著徵簽表就跑開了。後來她們每天中午放學後都來拿徵簽表,到公園兩邊的行人道上問大人們要簽名,半個小時後一起蹦蹦跳跳的回來,把徵集到的簽名錶帶回來。

圖3:主動幫助徵簽的兩個女孩兒
圖3:主動幫助徵簽的兩個女孩兒

「還有一次是個小男孩兒,他經常路過這裏。一天,他把口袋裏的零用錢全部掏出來,扔給敏,扭頭就趕往火車站……」敏說,孩子們真是純真,那個小男孩覺得可以通過這個方式幫助法輪功學員制止迫害。其實這裏的人非常純樸,他要是想幫助你的話,很常見的就是捐款。雖然我們是不收錢物的,但是他們善良讓我很感動。」

真相走入校園

放學的人潮中有一位女生,是某理科高中的校報編輯。在她看來,敏的煉功點已儼然成為學生們校園生活的一部份了。於是在她的促成下,敏和另外一位在大陸親歷酷刑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一起在兩個班級中作了人權報告,使師生們了解到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大量的圖片介紹數據和眼前的受害者讓聽眾非常震驚。女老師一再感謝他們的報告,使師生們「了解了這麼重要的事情」。

巧的是,不久前敏在超市購物時,女老師一眼認出了她,說她看了今年八月份當地媒體關於全球起訴江澤民的大幅報導。敏對江澤民的起訴引起了媒體的注意。女教師很高興的表示她希望敏能今年給入校新生再作一個報導。敏當然欣然答應。因為傳播真相是她「最樂意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