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堪培拉學員聲援訴江 十一人控告江澤民(圖)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十日】(明慧記者穆文清澳洲堪培拉報導)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六日,澳洲首都堪培拉的部份法輪功學員來到中共駐澳大利亞大使館前和平抗議,揭露中共迫害,聲援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澳洲首都堪培拉的部份法輪功學員來到中共駐澳大利亞大使館前和平抗議,聲援訴江。圖為已向中國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遞交了控告江澤民訴狀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澳洲首都堪培拉的部份法輪功學員來到中共駐澳大利亞大使館前和平抗議,聲援訴江。圖為已向中國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遞交了控告江澤民訴狀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目前已有十一位堪培拉法輪功學員將自己受迫害的經歷寫成控告狀,郵遞到中國大陸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參與訴江的堪培拉法輪功學員均來自中國大陸,大多都經歷了被監獄、勞教所、教養院非法關押和酷刑折磨、注射藥物等殘酷迫害。

其中李民和張泳畢業於清華大學,兩人當年都是保送進清華大學的優秀學生。

李民碩士畢業後留校,在清華大學土建承包總公司工作。因修煉法輪功,被多次抄家、取消出國機會、非法關押,被迫流離失所,後被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曾被注射不明藥物,受盡折磨。李民今年七月與其他清華大學海外校友一起訴江。他們的控告狀都通過新西蘭代理律師用快遞同時送往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公安部。

張泳畢業於無線電系,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剛開始時,他在大連電子研究所工作。二零零三年他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大連教養院。期間他被關鐵籠,被用床板毆打,被用馬札子打破頭,被用鞋底子抽臉,遭抻刑吊銬一天一夜。最後折磨至骨瘦如柴,精神受到很大摧殘,眼神發呆,手腳末梢神經都不靈敏,全身沒有力氣,站立都困難,走路只能挪步。直至目前,他手腳仍然不靈敏,全身無力。

酷刑演示:抻銬
酷刑演示:抻銬

張泳的妻子於曼華和他一起在大陸被迫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二零零三年她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因殘忍迫害法輪功學員而臭名昭著的瀋陽馬三家教養院,每天被強制勞役十二小時以上,在關押期間曾被注射不明藥物。於曼華和張泳夫婦今年八月一起從堪培拉投遞了訴江控告狀。

法輪功學員陳紅也於八月將自己的訴江控告狀郵遞到中國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她在大陸曾遭五次非法抄家,兩次非法關押在天津市蘆台棉紡廠分別長達四十天和三十二天,被非法關押在北京朝陽看守所五天,天津女子收容所九天。後被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天津板橋女子勞教隊,每天強制勞役十四個小時以上,坐馬札選豆子。由於長時間坐在馬札上,臀部被五根布帶勒進五條溝,使她肛門脫落、便血、腿部腫脹、靜脈曲張、臉部浮腫。

楊惠慈因修煉法輪功,於二零零零年被非法拘禁在廣東江門市戒毒所十天,二零零一年再次被抓,在北京前門派出所遭酷刑毒打,造成她一條肋骨斷裂,前身被軍人皮鞋踢成紫青色,臀部被用膠棒打成紫黑色,派出所人員還把她雙手反手背銬,致使她暈倒三次。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關押在廣東省婦女勞教所,每天強制勞役九小時以上。楊惠慈於今年八月初向中國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寄出了她的訴江控告狀。

陳冠因修煉法輪功,曾被非法抄家兩次,被開除公職,罰款八千多元。一九九九年十月他被非法關押在廣東肇慶市端州區看守所十天,二零零一年被非法關押在肇慶市看守所三十天。二零零二年被關押在肇慶市法制教育學習班強制洗腦十五天,二零零四年再次被關進洗腦班三個月。陳冠也已於八月將自己的控告狀郵遞到中國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0/澳洲堪培拉學員聲援訴江-十一人控告江澤民(圖)-3154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