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九年冤獄折磨 黑龍江海林美髮師控告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七日】賈淑敏是黑龍江省海林市一家理髮店的美髮師,二零零零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二零零二年被綁架,被海林市法院非法判刑九年,遭酷刑迫害,身心受到很大傷害。下面是賈淑敏自述的被迫害經過。

走入修煉

我叫賈淑敏,一九九六年接觸法輪功學員。這個法輪功學員,我叫她二姐。二姐總是給我講法輪功如何修煉心性,做好人。我覺得二姐特別與眾不同。哪不同還說不出,就是覺得她人好。二零零零年的一天,二姐到我所在的美髮店來剪頭,我問二姐,那麼長的頭髮怎麼捨得剪。二姐說:我要進京去上訪,現在政府鎮壓法輪功,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還酷刑毆打法輪功學員,甚至把女學員與男犯關在一起。我聽著吃驚,這麼嚴重的迫害怎麼二姐不害怕,還要進京,這是怎樣的信仰、怎樣的力量在支撐著她。二姐臨走給我留了一本《轉法輪》(法輪功主要著作)。

二姐進京後被綁架,遭受酷刑,後來冒險逃脫,被全國範圍內通緝。我再一次見到二姐是在不足十平方米的小屋裏,當時二姐不敢與家人聯繫,沒有經濟來源,我就從家裏給她背來苞米給二姐送去。看到二姐經受了這麼多的折磨迫害還不屈不撓,獨自在小屋裏寫法輪功被迫害真相。我心疼的同時也很好奇,就拿起一年前二姐送給我的《轉法輪》看了起來。看完後我明白了,這法輪功也不像電視、報紙宣傳的那樣殺人害命、自殺、自殘啊,相反這是一部教人修心向善的高德大法,不能殺生、自殺。從此我走進了法輪大法修煉,接觸到法輪功學員後,我看到這些人真的像書上寫的那樣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當時心中很為這些法輪功學員不平,我還沒學會煉功,就與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開始走上了向民眾講清真相的艱難之路。

遭受酷刑

二零零二年六月,我與另一法輪功學員回到出租的小屋。剛開門,突然從屋裏衝出四個警察,(後來知道是黑龍江省海林市公安局國保科的金海珠、那永生、姜元濤,另一個不認識)把我與那個法輪功學員綁架到海林市公安局。他們非法審訊我,讓她說出上線、下線和資料點。不說他們就給我上繩,一共上了八繩(這種酷刑不僅身體承受很大的痛苦,而且會干擾到腦垂體分泌,影響生育),邊上繩邊打我耳光。那一年我二十五歲,還是個未婚的姑娘。當時我正來月經,警察不給衛生紙,上刑時血順著腿流到地上,羞辱的心情無以言表。繩子取下後,兩臂像有千萬條蟲子在咬。受完酷刑我躺在地上,小便失禁與經血一起流在地上,順著身下淌。

後來警察用手銬把我銬在凳子上,上衛生間也不給解開,我就帶著凳子去衛生間。晚上不讓睡覺,雙臂一點知覺都沒有。(此後半年兩個肩膀的肉就像死了一樣,沒有感覺,從此月經就不正常,直到現在,醫生說是酷刑所致)。兩天後警察把我綁架到海林看守所。沒幾天,看守所的獄警穿鞋上鋪板上踹同修,我們五個法輪功學員為了反迫害,向上級反映情況,開始絕食抗議。沒有人理我們。第五天海林市國保科警察金海珠、看守所的武警拿著電棍給我們灌食,灌的是加了鹽的生苞米麵糊。第二天我們五人煉功時被獄警強行拽到院子裏,我因受酷刑沒幾天,加上又絕食、灌食身體虛弱,暈倒了,才結束了罰站。

冤獄迫害

我被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海林市法院冤判了九年冤獄。二零零三年九月,我與其他八位法輪功學員一起被綁架到哈爾濱女子監獄。當時是十月份的天氣。看守所的副所長單成強把其中七位法輪功學員的行李全部扔下車。到哈爾濱監獄集訓隊,把幾個法輪功學員安排在靠窗戶的風口上坐小板凳,一天坐十幾個小時,上廁所定時,特殊情況報告負責管理廁所的刑事犯。刑事犯憑心情讓不讓上廁所。每天聽著刑事犯謾罵、侮辱法輪功學員。監獄的警察利用刑事犯想儘快減刑回家的心理,讓她們「轉化」法輪功學員,為了達到「轉化」我的目的,把我與其他法輪功學員隔離開。以為我刑期長、年紀小,會好做「轉化」,不「轉化」。王鳳英等刑事犯就讓我罰站、打我耳光。四個月後我被分到七監區。在七監區我曾兩次絕食聲援其他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遭強迫「轉化」

二零零七年哈爾濱女子監獄大面積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強迫我們每天坐在小板凳上十幾個小時(五點----二十點),還不能閉眼。半夜上廁所也得喊包夾(刑事犯),包夾不高興了就罵,有時不忍心半夜喊她們起來,法輪功學員就從下午開始不喝水,以免晚上起夜。有時警察和刑事犯就騙我們說是去洗澡,等我們去洗澡就偷著翻我們的床鋪,找法輪功經文。幾天一清監。每次都翻個亂七八糟。哈爾濱女子監獄為了轉化法輪功學員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大車間停產,專門為了看著轉化法輪功學員。一週洗一次衣服、洗一次澡,一共半小時,就這樣有時還不讓洗。當時的獄長說:刑事犯與法輪功是水與火的關係。發生肢體摩擦(毆打法輪功學員)別驗出傷就行。 我後來被調到十三監區,早五點半起床,洗漱十分鐘,不到六點就開始放誣蔑法輪功的錄像,不看不聽都不行,放到八點,一個貪污犯開始做「轉化」工作,用各種利益誘惑,不轉化就極盡語言諷刺、挖苦。一個唱紅臉,一個唱黑臉,軟硬兼施。晚上九點多上床,還不讓閉眼,值夜崗的刑事犯兩班倒,睡覺都坐在一米遠處盯著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九年我回到家中,結婚後,當地派出所不接收,至今我的戶口仍不能與丈夫的落在一起。

我所經受的迫害都是以江澤民為首的邪惡集團一手造成的,這場千古奇冤使億萬名善良的百姓遭受不同程度的傷害,使億萬個家庭身心備受創傷。現在訴江大潮風起雲湧。望善良的人們能夠順天意而行,與法輪功學員一起結束這場迫害,給自己選擇一條光明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