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天定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七日】趙冬曦任吏部尚書。吏部參與選拔官員的事情,每年選拔官員的府署,按照慣例可以各選拔一個員外。等到議論推薦自己的親族,大家都請求推薦。

有一個令史叫曲思明的人,兩年之內,沒聽說他推薦自己或別人。冬曦對他說:「選拔官員的慣例。各府署應該得到一個官位,或者推薦別人也有些好處。」思明還是不說,只哼呵答應著就退出了。

冬曦更加奇怪。有一天又召他來對他說:「憑我現在的權勢,在三千多人的選客中,只要我動動筆,就能從貧到富,丟棄貧賤得到富貴,或飢或飽,都決定在我這支筆上,每個人都有所請求,然而唯獨你不說話,是甚麼原因呢?」

思明說:「人的生死是由命運來決定的;富貴是由天定的,官職應該來就來了,沒有當上何必惆悵呢?三千多人,一官一名,這都是命運決定的,只是借尚書您的筆。我自己知道我的命運還沒亨通,所以不敢拿閒事來打擾您了。」

冬曦說:「如果像你說的那樣,你真是個賢人,能不能知道自己的禍福呢?」

思明說:「賢人不敢當,思明來年,才應當在尚書下被授予一官,所以一直也沒有請求。」

冬曦說:「來年將當甚麼官?」思明說:「這個事我忘了。」

冬曦說:「為甚麼這樣?」思明說:「現在請讓我在這裏寫下來年在尚書手下授官的月日,以及授俸祿多少,再請尚書一同封存。請你把客廳的牆上挖開一小塊,在裏面藏上這些字記,再找泥封上,假如來年授官的日期有一字之差,我就死在這階下。」說罷就拜辭走了。

冬曦嘴上沒說甚麼,可心裏卻怪他太狂妄荒誕了。常常想要另外批注別人作官。忽然有一天,皇上到溫泉來了。看見白鹿升天,於是改會昌縣為昭應縣,敕令下達到吏部,令批注那裏的官,冬曦馬上就給思明批注到那個縣去了。

等到這事完結,就召思明來問他說:「昨天皇上去溫泉,白鹿升天,改那裏的縣名叫昭應。那個縣和長安一萬年也不會相同,現在我已經為你登記到那裏當官,你說的話不是瞎話嗎?怎麼能預先知道呢?」思明拜謝說:「請尚書你把牆挖開檢驗一下吧!」

冬曦立刻拆了牆上封記打開驗看,只見思明寫道:來年某月日,皇上到溫泉,改其縣為昭應,蒙注授其官,還有所授的俸祿。無一字之差。冬曦非常驚異,從這以後有甚麼事,都派人問思明,沒有不像神靈那樣應驗的。

冬曦被免去吏部尚書的職務,派人去問思明,該再當甚麼官。思明回報說:向西將在一個大郡作官。過了十多天,皇上召見冬曦,問他江西地方的風土人情,冬曦回答很附和皇上的心意,就說:「冬曦真是豫章的父母啊。」於是提升他作江南觀察史。

到郡府之後,有事還要派使臣去問思明,沒有一次不應驗的。又過了二年,冬曦得病很重,派人問思明,思明回報說:「可以部署安排家事了。」冬曦知道自己不會好了,直到疾病越加嚴重而死。(《會昌解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