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有報 誰能逃脫?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我年輕時有一個朋友,他叫葛玉堂,我至今還記得他是一九三六年生人,我比他大,他叫我大哥,我倆的關係,按現在的說法「鐵」,啥話都說。那時,他在黑龍江省富裕縣物資系統工作。前些年,我跟孩子搬到齊齊哈爾市住後,就再也沒見過他。

二零零八年秋天的一天,我在早市上碰到他,才知道他也搬到市裏住了。他問我:「你咋這麼年輕啊?」他頭髮白了。我告訴他:我煉法輪功,身體好了。他不讓我說,把我拉到一邊,小聲說:「你可別整那玩意,現在,都背後看著你們呢。我家隔壁就有一個法輪功,天天好幾伙人看著她,是個老太太,說原來是當官的,也被擼了(被撤職的意思)。」我說:「你可別幹監視大法弟子(法輪功學員)的事,損德呀!」他說:「甚麼德不德的,給錢就行!」

我知道他是參與迫害法輪功了。他說他家還有外來的人,也是來監視法輪功的,但對別人絕對不能說,讓我絕對給他保密。我問他:「一個月給你多少錢?」他不告訴我。他的意思,他大兒子、小兒子都在幹那個。大兒子是一個醫院保衛科的,小兒子下崗,在一個駕校幹活。倆兒子幾乎天天有半天在家幹那監視的活兒。還說:舉報一個、抓住一個法輪功(學員)給多少多少錢。我說,我要去他家看一看,他堅決不讓我去。後來再在早市看到他,他趕緊就說:忙啊,不跟你嘮了。

二零一二年下半年,我因為有很長時間沒見到他了,就給他大兒子葛軍的保衛科打電話,那邊說:他爸去世了,說是腦血管意外。我心裏好難過,因為我沒能阻止他參與迫害法輪功。

二零一三年年底,我心裏還是放不下葛家的事,又打電話找葛軍,那邊說:葛軍腦出血死了。我真的眼淚都掉下來了。

我有一個親屬跟葛老二葛佳的媳婦在一個單位。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中旬,有一天,我那個親屬慌慌張張的告訴我:葛老二出車禍,搶救一週死了。我難過的說不出來話。

從二零零八年到他去世,我給他講了三、四次真相,勸他別幹這事,會遭報的,他說:「你盡搞迷信,你看見誰遭報了,不都活得好好的嗎?」

葛家三父子去了,剩下大兒子的一個女兒、二兒媳婦和一個孩子。當然他們家活下來的人絕不會承認是遭惡報了,也不會承認他們監視大法弟子了,也不會承認他們家住有有關部門派來監視大法弟子的人,這是他們的內部規定。

中國人啊,清醒吧,千萬不要追隨江澤民集團的餘孽迫害大法弟子。我師父讓我們告訴你們:「現世報應無漏網 人做惡都得償」[1],誰都逃不出這天理的懲罰。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你再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