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無神論 助師救眾生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二日】

偉大慈悲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得法以來,一直認為自己信師、信法、信神,特別是此時,師父帶領弟子們完成史前大願,救度眾生,和師父同在,人神同在,自己當然也算是信神的了!

但是通過最近做的一些項目,我認識到,不然,自己嘴上說信神,在思想一定層次中,也可以說是信神的,但思想深處,尤其很多自己意識不到的深處,無神論深深的印在思想裏。同時它們也不知不覺的反映在自己寫的文章中、和世人的交往、講真相中,當然也影響著讀者及世人。隨著正法進程飛速發展,不注重自身層次提高,助師正法的力度就會大打折扣。

師尊在《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說:「中共邪黨灌輸的這個邪惡理念,在大陸中國人的思想中已經被認為是正常了。有的年輕人,從出生就在這樣的灌輸中走過來的,對他們來講這種變異邪惡文化成了自然,反而把正常看成了可笑,或不理解。」自己這一代人正是這樣走過來的,黨文化、進化論、無神論,從小到大一直灌輸到頭腦裏,思想深處。

在破除黨文化、進化論、無神論,救度世人,讓世人回歸神傳正統文化的一些項目中,涉及到要了解一些歷史人物的思想境界、行為舉止、道德層次,展現那時神給人定下的做人的規範,那時人的情操,及要給後人留下的做人應該有的行為標準。過程中,我深深體察到黨文化、進化論、無神論障礙著自己做好項目,助師正法,救度世人。

古時,人們信神、敬神,信守自己的一諾、一願,為此不惜捨掉名、利、甚至生命。也正是由於信神,古人並不像現代無神論影響教育下的人想像的那樣貪利重情、貪生怕死,而是坦然走好神安排的生命之路。古人順天意、知天命、隨其自然、安居樂業。如果神安排這一生做皇帝,開創大局面、做大事業,那就做好皇帝,百年之後轉生繼續做好神安排的下一生。如果神安排這一生做平民百姓,那就男耕女織、敬天信神、積累福份,以便來生好再轉生成人,等待神下世救度。

我們常聽古人講,腦袋掉了,不過碗大的疤,二十年後,又是一條漢子。為實現自己的誓言、諾言、義無反顧。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的信諾是向神許下的,因此來不得半點含糊。這才是人應該有的狀態。但是受無神論、黨文化的灌輸、影響,現代人包括我自己多是從無神論出發,去想像古人的作法、行為,所以得出一系列錯誤結論。例如,覺得古人傻──為自己說過的一句話,失去生命,真不值得。看到春秋時代的義士無法報答活命恩人之恩,把千金投入水中以實踐自己過去「千金相報」的承諾,覺著不可理解。卻看不到古人其實是對神負責,一言一行都置於神的看護之下,這才是古人所以道德高尚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解讀史記和古書中記載的有些千古偉人曾派人去尋仙採藥,就不知不覺的用無神論的基點、想法去衡量,認為他們怕死,所以要尋找不死藥,以期長生不老。看不清因原,而苟同後世人對千古偉人的污衊之詞,想來真是汗顏。

當自己修的不好,思想中不能去除黨文化、進化論、無神論的影響,就看不到歷史的真相,就寫不出真實的史實,救人的力度自然就不夠。項目組的同修也幫助我認識黨文化、進化論、無神論等在我頭腦中的反映,幫助我去掉它們。當觀念轉變後,當儘量清除了那些自己思想中根深蒂固的黨文化、進化論、無神論,思想變得純淨了一些,再看古人,才看出他們的高尚之處,也看出黨文化、進化論、無神論怎樣歪曲歷史,毒害今人。由於受無神論、黨文化的毒害,障礙著自己,心態不純,所以筆下寫出的古人,甚至包括千古偉人,不光寫不出神傳文化的韻味、真實的古人的思想境界、偉人的偉大之處,反而貶低了他們的形像。教訓十分深刻。

這個教訓也使我聯想到自己涉及的其它項目是否也有同樣問題。當我們救人的基點沒有擺正,反而不自覺的用黨文化,無神論的思想、論調、筆觸去寫救人的文章或揭露邪黨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文章,就會常用尖酸刻薄的語言,缺少善的內涵。常人看了覺著我們是在和中共惡黨鬥,而看不到我們是在通過講清真相,揭露邪惡,而最後要救度他們的真實本意。

公司裏的煉功點由於人事變動,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人煉功。公司裏其他一些知道法輪功的同事問「就你一個人,為甚麼還要堅持」時,我告訴他,我煉功不是給人看的,而且堅持去煉功點煉功是我對神許下的諾言。古時的常人都能對自己的諾言信守始終,我們當然更能夠做到。除去有事不能煉功外,公司的煉功點從沒斷過。我們在常人公園裏的煉功點也堅持了近20年沒斷。即使是下大雨,我們也在公園房屋的屋簷下堅持煉功。冬天在大學借租的房間裏煉功,除房間不能借租之外,我們也一直堅持下來了。

隨著神韻救度主流社會有緣人,我們也開始接觸更多社會主流人士,高階層人士。神韻推票方面,我們已經不再利用過去那種廉價推票方式,而開始接觸公司高管、律師、醫生、教授等主流人士,那些人在理念上、文化修養上都是不一樣的。

我們都知道,人今生今世的福份來源於其根基,過去積累的德。這些主流人士能在今生獲有一定的地位、財富,受到良好教育,也一定有其原因。同時,這也給我們進一步接觸、向他們講真相提高了難度。他們平時住在深宅大院,對一般常人活動、集會不參加,考究禮儀、穿戴、舉止。對一般想接近他們的人,總是懷疑,擔心有所求於他們,對想要找到他們的人總是敬而遠之。早期講真相時,當我有機會接觸他們時,總是不考慮他們的處境,而儘快將真相資料想辦法傳給他們了事,也不想一想這樣做效果如何。對自己的穿戴、舉止、言行、禮儀都無暇考慮。但大多數得到的反饋卻是他們不屑一顧。久而久之,覺的接觸他們很難。

回想早期與高階層主流人士及政府重要人物講真相的經歷,總是想急於求成,怕時間不夠,機緣錯過,結果反而把他們嚇跑。記得有一位和我接觸過的主流人士,不好意思直接批評我,而是引用一句諺語告訴我,「你把馬牽到水邊,如果它不想喝水,也沒有辦法(A man may well bring a horse to the water,but he can not make him drink.)」,意思是說,我不應該操之過急,反而會把人嚇跑。對政要以前也是有急事時來找他們,沒事時很少來往。

師尊的開示,同修的幫助,常人的反饋,使我認識到應該修好自己。自己層次不夠,他們還不服氣,還不容易救度他們。我不光是要在法理上提高,在常人中也應該行的正、走的直,煉功要像煉功的樣,推票要像推票的樣,接人待物不卑不亢,堂堂正正。讓他們看到我們是大法弟子,而不是像其他常人那樣對他們有所求才來接近他們。我們是在真心救他們。他們可能一時不理解,或者我們自己做的哪裏還有漏,達不到標準,舊勢力擋著不讓他們得救,那我們就提高自己修煉層次,在常人中也做好,符合常人的狀態,不給舊勢力藉口,讓他們服氣。

和政要人士,逢年過節,在同修的提醒幫助下,也不忘記和他們聯繫問候,保持良好關係。現在他們和我們見面交談,也有了微妙的變化,不是像以前那樣躲著我們,有時甚至主動找我們,詢問新的局勢發展,法輪功近況等。和他們約見,也變得十分順利。我們區的國會眾議員去年簽署支持281決議案。今年,我們告訴他新的343決議案出來了,並希望他繼續簽署支持。在本地同修的共同努力下,特別是本地負責VIP項目的同修造訪他的辦公室面談後,很快,沒有任何周折,我們就看到這位資深國會眾議員簽署了新的343國會決議案,繼續走好支持正義、抑制邪惡的路。

這只是兩個近期修煉感悟。我的顯示心、爭鬥心時常冒出來。每次因為顯示心、不修口而說出來的話,過後心裏十分難受,痛悔的睡不著覺。但是,時機合適,顯示心又冒出來,十分頑固,真不好去,不是一次兩次就可以去乾淨的。最近,在藝術節做神韻推票活動中,和其他宗教人士相遇,當他要讓我轉信某某教時,我把持不住爭鬥心,幾乎和他爭吵起來。結果不歡而散。當靜下心來,抑制爭鬥之心時,我用師尊和大法給予的智慧和另外幾位他的伙伴介紹神韻並告訴他們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交談就十分融洽。

我很清楚,自己各種心還很多,有些心去起來真是剜心透骨,割捨不掉。更有時,想偷懶省事,乾脆掩蓋起來,以為不是大事,自己也沒有表露出來,別人也不知道,以後慢慢地,偷偷地去就是了。修煉這麼多年,還有這麼多心沒去,每每想起來,又心急,又內疚。唯有踏踏實實,一言一行的遵照法去做、去修,讓師尊少一分操勞,多一分欣慰。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二零一五年美中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