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大法真相 因果涇渭分明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九日】我在大陸某省省直機關工作。我修煉法輪大法,經常給同事們講法輪功真相。人們的反應不同,也因而每個人後來的際遇不同。

我利用一切機會,如開會空隙、旅遊、聚餐、出差等,不斷地給同事講述法輪功真相,如:甚麼是法輪功、「四二五」萬人上訪的起因和事實、我自己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遭到的迫害、所謂「天安門自焚」是江澤民、羅幹集團為構陷法輪功而策劃的醜劇等等。很多同事明白了真相,認清了中共的本質,辦了「三退」(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共青團和少先隊)。

在以後的幾年中,接受大法真相的得福報;拒絕真相甚至對大法弟子作惡的遭到了惡報,在單位裏涇渭分明。

老劉在我遭到中共迫害被非法關押到洗腦班時被單位根據上面的要求派去洗腦班幫助我「轉化」。

在洗腦班裏,老劉總是寸步不離的跟著我。他可不是為了監督我,督促我「轉化」,他是在保護我。因為洗腦班就是個黑監獄,中共的各級政法委和「610」人員在洗腦班使用各種暴力手段對大法弟子進行殘酷迫害,強制大法弟子放棄修煉。

在老劉的保護之下,我沒有遭受多大的折磨。為此,便衣警察還差點把他也當成「法輪功學員」。經我多次講真相,老劉在大紀元網站上發表聲明退出了中共邪黨。

二零一一年單位通過民主推薦提幹部,老劉被大家推舉當上了副處長。還有幾位升職當了處長、副處長的,也都是辦了「三退」的同事。

再說反面例子:

二零一零年春的一天,下班後我在很多同事的辦公桌上放了法輪功真相資料和《明慧十方》光盤。第二天一上班我見大家都若無其事,知道大家都把資料和光盤收起來準備拿回家去看了。

一週後,我與單位一位領導一起出差。一天領導悄悄跟我說:你以後別給韓某(同事)真相資料了,他把你給他的東西都交給了我。聽罷,我為領導明真相保護我而欣慰,同時也為這個同事感到遺憾。我與韓曾是好朋友,也曾利用一起外出辦事的機會多次給他講過真相,真沒想到他竟做出如此不明智的事。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之前我被抽調到基層工作。年末,單位搞「一日捐」(按一日的工資額捐款),我也捐了。三個月後我到機關辦事,聽說從「一日捐」的款中給了韓某二萬多元。原因是他的女兒在兩年多前得了免疫系統疾病,每年要花十幾萬元醫療費。

這讓我想起他向領導舉報我發真相資料一事,不正是兩年多前的事嗎?我真替他惋惜,他自己做不道德的事遭報卻殃及到他女兒身上,這孩子多可憐!

二零一三年機關工作總結會上,他還不悟,還稀裏糊塗的高叫要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呢!沒能救了他,令我遺憾,也為他的未來擔憂。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