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八次冤獄各種酷刑 邱立英控告惡首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日前,原石家莊煉油廠職工邱立英將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郵寄到最高檢察院,並已收到投妥短信。她要求最高檢察院立案偵查江澤民的犯罪行為,並依法追究中央、河北省、石家莊市等各級「610辦公室」,徹查其一切犯罪活動,並嚴懲其所有罪行。

邱立英
邱立英

遭八次冤獄,迫害幾生幾死

邱立英在控告書中揭露,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前,自己擁有安寧幸福的家庭,有一份能發揮自己專長為社會做貢獻的工作,有健康的身體,因工作認真、樂於助人,在人群中有極好的人緣與口碑。沒觸犯過任何法律,更不曾做過任何違背良知、良心的事情。

一九九九年九月七日,在江澤民操縱全國喉舌媒體開始以「文革」語言謾罵法輪功,同時殺氣騰騰到處抓人時,邱立英認為,作為有責任感的公民,應該站出來說明真相。她自費來到北京,次日即被警察帶走,劫回石家莊。

九月九日,她第二次到了北京,又被石家莊警察劫回不再釋放,她絕食抗議警察執法犯法,在痛苦中整整煎熬了十一天,奄奄一息時,警察才放她回家。從此開始了十六年間不斷被劫持到看守所、勞教所、洗腦班、監獄等迫害場所的悲慘經歷,總計被強加八次冤獄,遭非法關押八年一個月零三天,共計二千九百五十三個日日夜夜,歷經各種令人髮指的酷刑摧殘與凌辱,幾死幾生。

經歷各種超出人們想像的酷刑

1、入獄「殺威棒」。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邱立英從石家莊勞教所被轉到唐山開平勞教所,剛一入所,獄警就指使一個名叫王豔秋的練過拳腳功夫的勞教人員,狠毒地對她拳打腳踢,以讓人喘不過氣的速度專打其要害、敏感部位,直至被打的暈死過去。

2、凍刑。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二日凌晨,開平勞教所警察將邱立英拽到院子裏,雙手背銬,吊在了一棵柿子樹上。當天室外氣溫將近零下二十度,寒風刺骨,滴水成冰。邱立英只穿著單衣,涼拖鞋,被吊在樹上,只覺渾身刺骨般的疼痛。因頭難以抬起,只能低著,凍出來的鼻涕流出就被凍上。時間一長,鼻子下面竟然流凍出了一根一米多長的細冰柱(搖頭都甩不掉)。手背上面凍出了一層密密麻麻縱橫交錯的細紋,細紋都是凝固的血口子……

3、曝曬。二零零零年六月中旬的一天,正午十二點多,開平勞教所又將邱立英拽到院子裏暴曬。當時天氣預報是三十八度的高溫,地表溫度高達四十多度,在火一般的太陽下面被炙烤,邱立英感覺隨時都會窒息。她就這樣被一直暴曬到下午近三點,眼看昏過去了才被拖回屋裏……

4、迫害性灌食。二零零零年六月三十日,邱立英被弄到唐山第五精神病醫院,警察為讓她更加痛苦,灌食卻插上胃管便不再拔出來,直到三天後,因痛苦難忍抽搐掙扎,她自己硬生生將管子拔了出來。

另一次野蠻灌食在二零零四年四月,石家莊看守所獄警於萍指使十多個犯人掐胳膊、掐腿、撓腳心、打耳光、掐腮幫子,致使邱立英口腔流血潰爛,呼吸困難,從嘴裏吐出來盡是肉沫。看守所用高濃度鹽水對她進行迫害性灌食,灌完後她的心臟即痛的直哆嗦,兩次出現休克狀態。就這樣,看守所還讓她罰站、幹活,因無法配合她們又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褲子也被撕破,造成邱立英腎臟嚴重受損,兩次尿血。

二零一三年五月,邱立英在石家莊第二看守所再次被迫害性灌食,郭姓女獄醫將邱立英因灌食吐出來的痰和食物全部又灌回到她的胃中,以此要挾她不再絕食。

獄警們還給邱立英注射和灌食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有一次,她沒能及時把灌入的藥物吐出,立即出現了頭暈、腿軟、舌頭僵硬、眼睛浮腫、精神恍惚等中毒症狀。

5、「扎電針」。那是一種專門用來對付嚴重瘋癲的精神病人的刑罰,號稱「一治」就靈,對大腦損傷極大,能夠把人毀掉。他們把電針的兩極扎進邱立英頭頂的百會穴和前額的印堂穴,問「吃不吃飯?」不答應就不停加大電流,增加痛苦強度。邱立英只看見腦子裏有萬道弧光,電流在腦中刷刷地快速流動,海潮一般的痛苦一浪高過一浪,只覺自己要精神崩潰……她在精神病院就這樣被折磨了整整九十天。

6、毒打、吊踹、辱罵。開平勞教所獄警授意吸毒犯人毒打邱立英。一次,吸毒犯人李俊青等人把她拖到沒人的地方,扒下褲子,用皮帶狠抽臀部,直到皮帶夾子斷裂飛掉,整個臀部被打成黑紫色,打完還吊在二層鐵床架上,僅腳尖能著地,他們用腳踹,往她的臉上吐唾沫、辱罵……

7、紮漏人中、鐵管抽打、幾次昏死。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七日,在保定勞教所,警察與勞教人員用拖鞋底狠抽邱立英的頭部,還把灌食剩下的奶潑她一身。邱立英被迫害的全身抽搐,獄醫杜寶川一邊嘴裏不乾不淨侮辱,一邊用抽血用的針扎她的人中,當時就紮漏了。血順著人中流下來。當時邱立英抽作一團,獄醫還渾身亂扎,兩名勞教人員一人抓邱立英一隻胳膊,狠命地往鐵管床上的鐵管抽打,打得她心臟停跳,昏了過去。醒來後,警察和獄醫竟然還讓犯人打她,他們做著下流猥褻的動作,拿兩米長的竹竿抽打,同時污言穢語,謾罵侮辱,持續了兩個多小時,使邱立英心臟再次停跳昏迷……

8、野蠻抽血、毒打、一絲不掛罰站、薅頭髮。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日中午,在河北省女子勞教所。獄警強制給法輪功學員抽血,讓犯人毆打、侮辱法輪功學員。邱立英質疑抽血的原因,獄警即把她摔倒在地。姓馬的男獄醫與獄警江霞穿著黑皮鞋,侮辱性的一人踩住我的一條光腿上,讓犯人打她的頭部,把她打得頭疼頭暈、噁心嘔吐,三天不能吃東西。警察劉子維還帶犯人打手,把法輪功學員張俊梅、孟淑芳、劉月坤的衣服扒光,把內衣都剪了,一絲不掛的罰站,來例假的也不給衣服穿。上廁所只能披一個床單,拽下來的頭髮滿地都是,過一天又挨個打一遍,其中兩人當時即被打得滿臉青紫,眼睛腫得只剩一條縫兒……

9、強制戴狗鏈。二零一二年、二零一三年邱立英在石家莊二看遭受強制奴役,累得手腫,腿腫、臉腫,絕食期間銬在鐵架子上,戴狗鏈(手腳連銬),帶鐵手銬一個月,強制綁在鐵椅子上輸液。

公檢法串通構陷冤獄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早晨,邱立英在護理癱瘓在床的母親一整夜後,被警察綁架,辦案警察以所謂「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將其非法刑拘。因他們自己偽造提訊筆錄被識破,邱立英拿到了分局開出的釋放證明。但辦案警察和長安區國保大隊的同伙不僅將其易地繼續非法拘禁,又捏造出一個莫須有的「涉嫌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的罪名到檢察院再次起訴。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六日和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兩次開庭,長安區法院公然踐踏法律,判其有罪。而邱立英被指控非法持有的機密文件,竟然是任何人都可以從網上下載的一份國務院與公安部認定十四種邪教的文檔,該十四種邪教名單中沒有法輪功。為了達到栽贓陷害的目的,公安兩次變更罪名、非法拘禁、做偽證,誘供、騙供、詐供,阻撓律師會見;檢察院三次換人,兩次退回公安;法院兩次開庭,歷時一年多才走完程序。而上訴中院七個工作日即將邱立英送進監獄。

長期頻繁的冤獄迫害給邱立英本人及其一家造成了難以估量的深重傷害,女兒從十歲起即離開媽媽,孩子爸爸因無法承受壓力與邱立英離婚。邱立英的父親在憂心中早早去世;年已八十多歲癱瘓在床的母親無法承受女兒被陷冤獄的煎熬悲慘離世……

邱立英認為,自己及家庭蒙受的迫害和苦難,歸根結底是由江澤民一手發起的,參與迫害連同犯罪的不法警察等同樣是江澤民的受害者。為討回公道,匡扶正義,她要求最高檢察院對被告人江澤民提起公訴,依法追究其罪行,還大法以清白,還大法師父以清白,為無罪而遭迫害的好人昭雪不白之冤。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