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告江澤民:該!該!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三日】河北深州市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訴狀在明慧網發表後,引起邪黨「六一零」的極度恐慌,他們層層開會布置,施壓鄉司法所調查了解。六月二十四日,深州大堤鎮司法所、於科鎮司法所、東安莊鄉司法所同時出動,派人去大法弟子家問話,下面是在幾個同修家問答的實錄。

同修A:問話不了了之

六月二十四日下午,我被鎮政府人員問話。

他們說:「你知道法輪功控告江澤民嗎?」

我說:「知道。」

他們說:「那麼訴狀是你寫的嗎?」

我說:「是我寫的,江澤民害死了那麼多煉法輪功的人,該清算了。」

他們說:「也沒甚麼事,就是確認一下,你簽個字吧。」

我說:「我不簽。」

他們說:「那沒甚麼事了,你走吧。」

同修B:他們走時都笑了

六月二十四日下午,鄉政府兩個人來到我家:他們說是司法所的,問問訴江信件一事,是上邊讓問的。

他們問:「你寫了嗎?」

我說:「寫了,告江澤民了,為甚麼告它?我就說說吧。我不煉功之前滿身是病,煉功後短時間就都好了,丈夫見我一身病沒了,覺得很神奇,也走入了修煉。我說:我原來心臟病、腎病、神經衰弱、怕天黑、不敢睡覺。那正是孩子們需要娘的時候,可這個娘甚麼都幹不了,十歲的孩子得給我做飯,是大法救了我,救了我這個家。所以我告江澤民,是它迫害了法輪功。「

他們問:「有人聯繫你了嗎?」

我說:「沒有。」

他們問:「那你怎麼知道?」

我說:「我覺得該告它了,我發自內心的想告它,九九年它一迫害時我就不服,那時我就和政府反映情況了,沒人管,還抓我們。」

他們問:「有人聯繫你了嗎?你寫寫。」

我丈夫說:「不寫,不配合你們。」

我說:「你們和我們打交道這麼多年了,還不知道嗎?別人對我們不好,我們不會對別人不好,就像你們,這麼多年經常抓、打我們的,要是常人不得對你們報復嗎?我們沒有吧?」

他們點頭。

藉機我又和他們說:「現在周永康都判刑了,你們給自己留條後路吧,多了解一下法輪功,我們師父說了:『了解真相是得救的希望』[1],希望你們有美好未來。」

他們都笑了。

同修C:他們高興地接過翻牆軟件

鄉里人和村長到了我家。

他們說:「你的名字上了明慧網,你知道嗎?」

我說:「知道。既然你們來了,我就和你們說說吧。我講了江澤民怎麼迫害的中國人,法輪功教人按照真善忍做人沒有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都是違憲違法的,是它利用共產黨各級政權搞的,迫害死了幾百萬大法弟子,甚至活摘大法弟子器官,你們替它做事,既是幫兇,又都是受害者。它做的這些事習近平都不給它背黑鍋,你們別跟著江澤民走,看清形勢、分清善惡,選擇美好。

講的過程中他們坐著一言不發,低著頭聽著。我給他們講現在的國際形勢,又告訴他們明白後怎樣留出路,三退保平安;還舉出本地公檢法警察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的實例。他們聽後很吃驚、很感動。我告訴他們多了解大法真相,分清善惡,順應天意。

我說:「你們看動態網、明慧網就徹底明白了,就知道怎麼做了。給你一個翻牆軟件,看看吧。」他們高興地接過去了。

同修D:告江澤民!村幹部:該!

六月二十四日,鄉里兩個人和村幹部找到我。

他們說:「控告江澤民有你的名字,你簽個字吧。」

我說:「對不起,不配合,不簽。」他們走了。

過後我找到村幹部家中問:「你們讓簽字是為甚麼?我們煉功的不偷不搶做好人,這麼多年你們不知道嗎?原來我身體有病,脾氣也不好,修煉後我身體健康又是大家公認的大好人,對吧?」

他們都說:「是,沒錯。」

我說:「可是江澤民迫害這一群好人,天理不容,我們按照法律起訴它、告它,不對嗎?江澤民讓你們做壞事,都害了你們,你們也應該控告他。」

他們連說:「該!該!」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三》〈我為你歌唱〉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3/控告江澤民-該-該--3118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