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永吉縣眾多法輪功學員和家屬控告江澤民

——四名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和七十一名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三日】近日,吉林省永吉縣法輪功學員紛紛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郵遞控告江澤民的控告信,到六月二十四止,已知的有七十一名法輪功學員郵遞送達,其中有四名被迫害致死的家屬簽名控告,有三名被迫害致殘,多數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綁架、抄家、騷擾、上百人次被非法辦洗腦班和拘留。

以下是其中部份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簡單概況:

中水一局財務處副處長張玉科被迫害致死

張玉科
張玉科

張玉科(男,享年六十四歲),二零零八年三月四日被公主嶺市懷德鎮「610」(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綁架,並非法抄家。搶走法輪大法書籍、收音機、放像機、電視機、存款摺和現金八千元,同時還綁架了他妻子於風雲,判刑四年,關押在吉林長春黑嘴子女子監獄,張玉科也被非法判刑四年,因張玉科身體狀況極差,監獄拒收。公主嶺市惡警多方運作,通過吉林市司法局,勞教局辦理強制執行手續。將病重的張玉科強行關進吉林監獄。在監獄,張玉科拒絕採血,照像,拒穿馬甲並絕食抗議百日,多次被關小號。遭惡警抻床酷刑,灌食,還給戴上死刑犯的重鐐,鎖在鐵欄杆上二十多天。惡警讓犯人騎在張的脖子上,多次將張玉科打休克,送醫院搶救還把四肢固定在床上,他拒絕寫所謂的五書,要求無條件釋放並絕食抗議。張玉科不吃囚飯,只吃自己買的方便麵。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五日上午,張玉科吃完方便麵時(疑獄方下毒),突然抽搐暈倒,抬到醫院已不治,於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五日被迫害致死。

法輪功學員余國慶被迫害致死

吉林口前鎮中國水利水電第一工程局口前分局辦公室主任(副處級)余國慶(女,享年五十三歲)二零零零年去北京證實大法。同年十月被永吉縣「610」、國保大隊綁架,送長春黑嘴子勞教所。因身體不好,拒收。回家後,永吉縣公安局「6l0」不斷騷擾。余國慶被迫流離失所,於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被吉林市公安局綁架並被吉林市法院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八年五月關入長春市黑嘴子女子監獄,後來監獄把迫害得生命垂危的余國慶保外就醫,余國慶於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日含冤離世。

法輪功學員於樹金被迫害致死

於樹金
於樹金

於樹金(男,享年五十三歲),中水一局汽車司機。他修煉法輪功,做好人,曾先後九次被永吉縣公安局「610」和國保大隊非法勞教和拘留。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五日於樹金被舒蘭市國保大隊警察綁架到舒蘭看守所遭受各種酷刑迫害,舒蘭市公安局副局長辛和,政保科長王庭佰指使警察掐脖子、打腦袋、擰胳膊、拳打腳踢。姓許的警察專打心口窩。六月二十九日又從吉林調來五六個警察,把於樹金弄到一所僻靜的房屋酷刑逼供。惡警對他上背銬,灌芥末油,把於樹金推到木頭夾子裏夾緊後,把手和胳膊扭到身後用力往上抬,另外一個人拽著他的左手從肩頭過來往下壓。上來四個人往上抬,往下壓,把兩隻手整到一起,用手銬銬上,拿掃帚枝往耳朵裏捅,往鼻子裏捅,被捅的鮮血直流,用凍冰的礦泉水瓶猛擊頭部,用毛巾把嘴勒住,往鼻子裏灌芥末油。於樹金在舒蘭看守所被慘無人道的迫害二十多天,全身受到極大傷害,肚子積水腫大,舒蘭市醫院確診為肝硬化,肝腹水,心臟病等。迫害六個月後,於樹金被舒蘭市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他被劫持到長春市鐵北監獄繼續迫害,被迫害得全身浮腫,腹部特腫大,不能進食,呼吸困難生命垂危。於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一日被迫害致死。

法輪功學員郭亞玲被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迫害致死

郭亞玲(女,享年四十七歲)家住吉林市口前鎮水電新區,她沒修煉法輪大法之前臥床十五年,修大法後無病一身輕。二零零零年五月,她被永吉縣公安局綁架送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勞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十月郭亞玲又被永吉縣「610」綁架送黑嘴子勞教所二大隊關押。大隊長任楓,副大隊長劉連英,管教魏丹,對郭亞玲非人道的各種殘害,郭亞玲於二零零三年四月下旬,被長春黑嘴子勞教所迫害致死。

王顯清(女)自述遭迫害事實

二零零一年底,我第一次被非法拘留九天,單位局長被警察勒索二千元錢。第二次被非法拘留十四天,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半。二零零八年奧運期間,被綁架被迫害致殘,整個身體下身多處粉碎性骨折。骨盆粉碎性骨折、右肋骨折三根、尾骨骨折、左大腿骨折、腰椎管爆裂,腰椎以下沒知覺。我的左腿被截肢了,右腳踝處粉碎性骨折與腳面沒有支撐點不能站立。

肖遙(男,四十二歲)遭迫害事實

二零一一年十月四日,我的母親被口前警察非法抓捕,警察恐嚇家人,搶走我母親全部大法書籍,拘留我母親半個月,勒索了三萬元錢才放回家。二零一二年警察再一次來我家非法搜走我母親的全部大法書籍,把我父親綁架到公安局,勒索一萬元。因為母親的多次被綁架,我父親多次被恐嚇,大病不起,而我也不能正常的工作,家庭經濟嚴重困難,精神壓力不能言表。

張春姝(女,六十一歲)受迫害事實

第一次被非法勞教一年,第二次非法勞教二年,被勒索二千元錢,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被抓進派出所後,圍上四、五人,不分青紅皂白的毆打,牙齒被打活動,腦子被打的暈天黑地,臉頰被打的腫脹變形,惡徒用皮鞋踢我的小腿,踢的血肉模糊,與褲子連在一起。從拘留所押到看守所一個多月,再次送到長春女子勞教所勞教迫害一年。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在家又一次被抓,非法抄家,綁架。就送到拘留所關押十五天後,又被送到吉林小白山拘留,沒幾天突然押送到長春女子勞教所勞教一年半,由於我血壓太高被拒收,最後惡警向家人勒索三千元。二零一四年十月十日,早上我要給孩子買一些吃的,剛一出門就被城南派出所的警察綁架到車子上,後來還有別的法輪功一起送到舒蘭洗腦班迫害。多年來的迫害,使我現在頭腦不清,身體一直不好,手腳麻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