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遭惡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下午,大陸各媒體紛紛轉載中紀委網站公布的消息:河北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周本順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調查。今後他要面對的將是惡報的開始。

據大陸媒體報導,周本順是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唯一一個還沒有被公開調查的秘書,似乎周本順落馬是受周永康的牽連,事實並非如此,周本順的落馬是受他一意孤行執行迫害政策的「牽連」更為準確。

二零一三年三月,周本順任職河北省委書記,在他剛剛上任不久,迫害法輪功的元凶之一、惡貫滿盈的周永康就鋃鐺入獄,但是周本順卻沒有從周永康的落馬中吸取教訓,放棄了上天給予他改惡從善的最後一次以機會。在他任河北省委書記期間大肆迫害法輪功。

據明慧網文章《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的犯罪記錄》報導,二零一三年十月初,河北省委所謂「防範和處理×教(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即「610」辦公室)給各單位發出通知,要求各單位積極參加,瀏覽邪惡網站,登陸所謂的「知識競賽系統」。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周本順直接策劃了石家莊「11﹒15」大抓捕事件,導致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中旬,河北衛視公然播放誣蔑法輪大法的節目。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一日消息,最近河北省下達硬指標,到九月把法輪功學員全部「轉化」,已經開始騷擾法輪功學員。承德已經嚴重騷擾。

周本順在河北省下達一個又一個迫害指令,讓河北省成為迫害事件高發的重災區。他們採取種種手段試圖讓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一、監視監聽監控:

周本順一手策劃,拿石家莊做試點,動用刑警大隊,利用所謂的偵查手段,採取蹲坑、跟蹤和監聽竊聽手機通話、入室踩點等流氓手段,還畫了網絡分析圖,被跟蹤的法輪功學員去過的地方,就成為圖中的一個節點,按圖上門綁架、抄家,統一配備錄像機和微型攝像頭,帶著逮捕證、搜查證,要求抓人、抄家、做筆錄等全程錄像。有消息說其中共欲將此模式在石家莊市試點後推廣至河北省內其它地區來迫害法輪功學員。

▲自從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七日,黃驊市國保大隊及呂橋鎮派出所對孫正莊村法輪功學員的騷擾後,在村子西邊法輪功學員集中居住的兩條街道胡同口安裝了七個攝像頭,密切監視法輪功學員的一舉一動,而且每個法輪功學員都有專人監視跟蹤,生活上都受到了極大的限制。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九日,河北省滄州市法輪功學員李麗女士在維修自己的汽車時,發現在汽車底盤上有一個小黑盒子,大概8cm×8cm×2cm大,上面紅燈綠燈在交替閃爍著,上面有吸鐵石可以安在汽車的任何金屬部位。經詢問得知這是定位儀。李麗車上的定位儀是運河分局唐國利一夥幹的,他們自稱是市局的部署。

此後對法輪功學員的監控監聽監視跟蹤等非法活動在河北大行其道。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八日,河北省蠡縣蠡吾鎮法輪功學員馮文珍七年冤獄期滿,蠡吾鎮「610」人員百般阻撓馮文珍家屬接人,家屬識破「610」詭計,將馮文珍接回家中,但是蠡吾鎮「610」一直派人監視馮文珍的一舉一動。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河北涿州市法輪功學員葛志軍在租住小區被綁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期間因高血壓被放回家。二零一五年二月九日左右,曾有警察找到他把他送往監獄,由於體檢血壓高,監獄拒收,被取保候審。葛志軍被非法判刑後,於二零一五年初遞交上訴書。現葛志軍被長期監視居住,其家人一直壓力很大。

▲保定安國市法輪大法學員李亞,二零一三年被綁架關押一年,後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二零一三年十月~二零一七年四月),因家庭狀況,監外執行。二零一五年七月八日左右,安國石佛鄉司法所韓樹良找到李亞,說是看看她在不在家,並讓她每月寫一個思想彙報,還要參加一次義務勞動,並說義務勞動可以不參加,有村裏出的證明就行。說這是針對監外執行的規定,還讓李亞的叔叔及村主任負責監管,並要了他們的電話號碼。

二、製造多起綁架事件、群體綁架事件

據明慧網文章《二零一四年一~八月河北省迫害案例概述》報導,二零一四年一月至八月,河北省各縣市共有三百六十名法輪功學員遭到中共當局的綁架、騷擾。各地發生的群體綁架三人以上事件達到二十三起,群體綁架事件中大約有一百五十二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個人遭綁架、騷擾案例中有大約二百零五名法輪功學員受到迫害。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九日晚上九點左右,大巫嵐鄉派出所綁架了河北秦皇島青龍縣大巫嵐鄉青山口村法輪功學員齊玉娥、陳立俠、陳飛俠,當家屬知道消息後去要人,警察勒索錢財後才放人。

▲「2﹒25」跨地區綁架事件: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至二十六日,在北京海澱區、房山區、河北保定涿州、保定淶縣接連發生綁架法輪功學員的事件。據悉十一名河北法輪功學員、四名北京海澱區、七名北京房山區法輪功學員遭到非法抓捕。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二日,唐山市卞曉暉因營救父親卞麗潮(二零一二年二月被警察綁架,同年七月被非法判十二年,在石家莊監獄被迫害致病情危重)被綁架,次日警察綁架了卞曉暉的母親周秀珍。周秀珍被綁架是因把丈夫卞麗潮被綁架、判刑、警察私分她家現金十二萬元的消息發布到網絡上。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河北唐山市公安和「610」還綁架了付翠芝、黨鳳玲、孟凡全、徐秀豔、陳立武、王雅欣夫婦等十一位法輪功學員,付翠芝、黨鳳玲、孟凡全、徐秀豔、陳立武、王雅欣夫婦均遭非法抄家。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七日晚上八點,河北省張家口市懷來縣存瑞鄉派出所綁架了懷來法輪功學員賈秀標、李鳳琴、王建強,劉建榮。當天晚上,東花園法輪功學員莫玉花、賈佔花也遭綁架。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九日,河北省邯鄲市大名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了在河北省邯鄲市大名縣的山東籍法輪功學員陳存容、金秀平、袁改姈、孫鳳霞。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晚,法輪功學員金瑞玲、劉秀香、程英遭廊坊大廠縣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抄家。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下午五點多,廊坊法輪功學員康景泰、馬維山、文傑、王佔青,幾乎同時被綁架,家中私人財物被搶劫。他們先被非法關押在三河市看守所,從五月四日開始,陸續被劫持到廊坊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康景泰、馬維山被放回家,王佔青、文傑被劫持回三河市看守所。四位法輪功學員均遭非法起訴。

▲二零一四年五月四號,邢台法輪功學員劉英彩、王科蘭、劉香容、李春京,葛泉礦,在西葛泉過廟會講真相,被十里亭派出所和沙河市公安局綁架,並非法抄家,被抄走大法書、電腦、優盤、mp3、錄音機、打印機兩台,現金六千二百元被偷走。第二天每人勒索兩千元後,才放回家。李春京家在被抄家時現金六千二百元被偷。

▲二零一四年五月四日,河北滄州鹽山縣李雙雙、邢秀華、韓敏,海興縣孫蘭鳳遭綁架。

▲二零一四年五月八日,河北秦皇島市青龍縣八道河鄉八道河村法輪功學員王立新和牧馬村法輪功學員蔣淑雲、樸素華、王信華、黃佑臣,被承德寬城縣東川鄉派出所警察綁架,被同時綁架、關押的還有一位未修煉法輪功的司機王志輝。王立新丈夫被勒索四千八百元錢後將王立新放回。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四日,石家莊市鹿泉寺家莊鎮派出所警察綁架了法輪功學員牛蘭竹杜娟張玲雪。家屬去派出所要人時發現三個人目光呆滯,走路一瘸一拐。回家後牛蘭竹說三人在派出所均遭警察暴力毆打、注射不明藥物。

▲五日十四日上午九點半左右,保定市公安局指使新市區國保大隊和韓村鄉派出所(人稱馬子的指導員)開著兩輛車到保定市新市區韓村鄉沈莊村騷擾法輪功學員吳秀花家,下來四五個便衣進行騷擾,因吳不在家隨後離去,而後在他家附近蹲坑。五月十九日下午兩點半左右至五點半左右,再次騷擾。五月二十日上午七點把吳的丈夫(未修煉法輪功)綁架到韓村鄉派出所恐嚇,隨後抄家,抄走所有大法書籍、打印機、u盤等。吳的家、沈莊的家、廠子和市裏的一套房子都翻了個底朝天。同一時間,法輪功學員劉玉珍家、朱蘭英家都被抄家。跟吳秀花同一時間被綁架還有法輪功學員陳慧然。

▲衡水「5﹒30」暴力、群體綁架事件:二零一四年五月三十日凌晨,在河北省衡水市迫害法輪功的邪惡組織「610」的操縱、指使下,衡水市公安局國保支隊惡警聯合景縣、故城和棗強縣公安局統一行動,對此三縣一市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了非法抓捕。在此次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他們共綁架十八人,其中有三名嬰幼兒童和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此次綁架中警察入室見人就打,抓人時帶著救護車。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四日,石家莊市讚皇縣張楞鄉三名大法弟子楊細辰、時緒娥、時聚英,在縣城集市講真相,被許亭派出所所長武建勝舉報,遭讚皇城關分局綁架。

▲二零一四年七月三日,保定市淶源縣國保警察綁架四名法輪功學員孟雪慧、段桂英、趙淑梅、董淑格和一名不煉功的司機李福祥。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四日,冀中公安局步雲飛等人綁架了任丘市華北油田井下公司的法輪功學員郝彭哲、徐盛然、許桂香。

▲二零一四年八月一日晚,河北臨漳法輪功學員李鳳來、馬秀梅、翠香遭南東坊鎮派出所警察綁架。

▲二零一四年八月六日,唐山豐南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胥各莊派出所綁架董建全、龔樹青、付紅霞、翟相合、董金波。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一日上午,河北保定雄縣莊頭村法輪功學員魏金彩、煥玲、大花在容城縣被平王派出所警察綁架。

▲滄州「8﹒17」群體綁架事件: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七日上午,在河北滄州市皇家壹裏小區由滄州、天津、承德、青縣、鹽山、南皮等地法輪功學員交流講真相救人的心得體會,下午三點左右時,突然有人輕輕敲門,大家以為又有學員回來了,毫無防備的開了門,十多名便衣警察一擁而入,綁架了滄州的李麗、康蘭英、唐建英、徐凱、曹延香等四十二多位法輪功學員。多名被綁架及被牽連的法輪功學員遭非法抄家。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一日,張家口陽原縣法輪功學員苗柱增、孫玉榮夫婦和張紹珍被綁架,並遭非法抄家。三人被東城派出所非法拘留十五天,苗柱增關入陽原縣看守所,孫玉榮、張紹珍在查處身體有較重病症的情況下被關入張家口拘留所。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二日,邢台市王秀芹、毛玉芹、陶姓、任姓等四位法輪功女學員在講法輪功真相時,遭人惡告而被綁架,現被非法關在橋東公安分局。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六日,信廷超的妻子王術琴和女兒信夢迪,還有李春慧、劉賓華租車,尋找在二零一三年被枉判三年刑期的法輪功學員信廷超時,在唐山監獄高速路口遭特警攔截、綁架,被綁架的還有出租車司機。

三、利用河北省司法系統實施的迫害

本節採用的是據明慧網文章《二零一四年一~八月河北省迫害案例概述》一文中的報導。

1.二零一四年元月二日,河北肅寧縣法院偷偷非法枉判法輪功學員裴文海四年徒刑,劫持到唐山四監獄迫害。

2.二零一四年一月十日,河北武安市法院對法輪功學員王愛英非法判刑三年。

3.河北省石家莊市正定縣法院,於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四日,對法輪功學員賈志江非法判刑五年六個月,高素珍非法判刑四年六個月。

4.二零一四年,河北秦皇島市海港區法院欲於近日對五名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開庭日期如下:

四月二十一日:王欣,女,四十三歲,唐山市法輪功學員。

四月二十三日:王永珍,女,五十歲,黑龍江伊春市法輪功學員。

四月二十四日:李麗麗,女,四十一歲,秦皇島市青龍縣法輪功學員。

四月二十八日:張曉傑,女,四十五歲,秦皇島市法輪功學員。

四月二十九日:葉淑霞,女,三十七歲,黑龍江伊春市

已經非法開庭審判的有趙國華(伊春)、化智凱和李學穎(夫妻倆,秦皇島)、龐舒月(秦皇島),庭審結果至今沒有公布,也沒有家屬知情。

5.河北省衡水地區安平縣法輪功學員喬佔合被非法冤判五年半。家人上訴到衡水市中級法院,四月八日,衡水市中級法院在不通知家人,不通知辯護律師的情況下,無理維持原判。

6.二零一四年四月三十日,秦皇島市海港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廉寶昌進行了非法庭審。

7.二零一四年六月四日,王桂英被劫持到石家莊。王桂英被任丘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八個月,並被任丘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8.河北唐山市豐潤區法輪功學員韓秀榮,於二零一四年六月九日,在豐潤區法院被秘密開庭。

9.六月二十七日,河北省保定市涿州市法院開庭非法宣判法輪功學員葛志軍,刑期不詳。

10.河北保定市順平縣法院,於六月二十七日第四次對法輪功學員劉慧雲非法庭審,並無視律師有力的無罪辯護,再次強行判劉慧雲四年零五個月徒刑。

11.唐山女青年王旭東被路北法院非法冤判六年,於二零一四年七月一日送到河北省石家莊女子監獄。

12.二零一四年七月四日一早,淶水縣法院對修煉法輪大法的六旬農婦盧桂芬庭審,八月二十二日以罪名不成立、證據不足,退回到淶水檢察院。據悉,最近淶水公安局正在羅織罪名補充所謂材料欲加重迫害。

13.七月十八日,河北省邢台市橋東區法院對沙河市法輪功學員郝香堂非法宣判五年徒刑。

14.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一日,河北涿州市法院對法輪功學員高春蓮、董漢傑、王雲、張海洋非法開庭。

15.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二日,河北邯鄲市叢台區法院就法輪功學員王志武使用真相幣一案進行二次開庭。

16.二零一三年,石家莊「11﹒15」群體綁架事件中有八位法輪功學員遭非法批捕。六位法輪功學員被橋西區公檢機構非法起訴:胡豔霞、閻瑞敏、張英同的案卷可能還在檢察院或退偵到公安局;楊會州的案卷六月二十三日已到橋西區法院;王曉峰的案卷八月初也到橋西區法院。

橋西區法院已對法輪功學員陳田奎非法開庭,律師當庭做了闡述充份的無罪辯護,家裏親戚十多人參加了旁聽,更加明白了陳田奎是被冤枉的無罪的,對法輪功的迫害沒有任何法律依據。開庭後家裏親人朋友一直在為陳田奎奔走呼籲。兩名法輪功學員被長安區公檢機構非法起訴:李宇新的案卷三月十三日被轉長安區法院,八月二十八日被非法開庭,律師和家人一直在控告長安區檢察院玩忽職守,要求公訴人趙狀濤迴避。

田淑梅的案卷還在長安區檢察院,田淑梅的丈夫是軍人轉業,二零零六年遭遇車禍身亡,家裏只有一個未成年的兒子相依為命,目前兒子讀高一、無人照看,代理律師和親戚多次遞交材料希望能讓田淑梅回家母子團聚,一直沒有結果。

四、瘋狂干擾法輪功學員訴江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北京的最高法院發布了「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通告後,河北法輪功學員依法寫起訴書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等部門申訴自己的冤情,卻遭到河北省相關部門的瘋狂干擾和阻撓。

(一)綁架訴江法輪功學員

保定:韓寶貴、郭大英、郭素英、張小芹、任淑坤、溫國強(未遂)、陳長保(未遂)、肖向宇、王德福、任金鳳、鹿連霞

張家口:張荷花、任繼花、趙彥平、王小娣、於英名(未遂)、王小林(未遂)、劉桂花、韓秀桃、任建海、孫之清、張永利、張運嬋、崔祥(未修煉法輪功)、王心宇、劉英、李進軍

邯鄲:張俊亮

滄州市:常玉金

(二)威脅、騷擾、抄家

承德市:

河北省平泉縣街道辦事處、社區、鄉、鎮派出所、村委會,自二零一五年三月下旬以來,不斷到大法弟子家中騷擾,逼迫大法弟子放棄修煉,否則要扣發工資等。近日社區、村委會又在統計大法學員名單。郵寄的訴江「刑事控告書」,七月十六日以前郵寄的,在一天內,已從承德市發往其它城市;七月十七日以後郵寄的,經查詢還在本地郵寄大廳,沒有發走。

廊坊: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明慧網署名「河北廊坊大法弟子」文章,《堂堂正正地給查訪訴江狀的人員講真相》一文披露:近日我地有幾位寫控告書的同修突然被所在居委會、單位及有關人員上門或打電話查訪。

石家莊:

1、石家莊長安區躍進路派出所的幾個警察拿著同修的控告狀複印件,上門讓同修看是否自己簽的名,是否是自己寫的。

2、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一日,李新凱帶著派出所副所長張勇、大隊書記李成龍等六、七個人,對無極縣參與控告江澤民的九位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搶劫,並聲稱:「是上面(指石家莊及無極縣公安局)叫我們幹的,他們不叫找,我們也不找你們。」

3、河北石家莊談固派出所袁志懷等三警察,七月十一日上午闖到長安區白佛村法輪功學員邰成志家,問邰成志有關訴江狀的事,邰成志說就是控告江澤民的。袁志懷拿錄像機錄,闖到邰成志住屋看完才走。

4、石家莊市長安區河東街道辦事處,一下屬居委會,一位耿姓工作人員(女)和樓長,到法輪功學員劉福英家上門,說是核對訴江的事。劉福英告訴她們,控告江澤民是合法的,她們就走了。

5、六月十二日早上六點多,無極縣北蘇鎮派出所及鎮政府人員對訴江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抄走大法書籍、mp3搶走現金等。

張家口:

1、河北省萬全縣高廟堡鄉兵民村法輪功學員郭振山和妻子、郭泰以及洗馬林的王潤娥四人,六月十七日在洗馬林郵局郵寄訴江控告狀,郵局扣押到六月二十四~二十五號,鄉派出所所長李建民帶縣國保大隊長、政委闖到郭振山家,看門鎖著才走。

2、六月二十九日,萬全縣洗馬林鎮法輪功學員去郭磊莊,郵局郵寄訴江控告狀。去郵寄的人還沒有回來,信件卻被國保人員非法扣押拆開。

洗馬林派出所的田海東帶國保大隊的五、六個警察闖到法輪功學員張玉蘭、王建梅、周風軍家騷擾、恐嚇,搶走張玉蘭家三本大法書和師父法像一幅。同日,洗馬林鎮太平灣村書記田元河、村長孫發進帶國保大隊的五、六個警察闖到太平灣村張素娥、李愛蓮等三位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恐嚇。

高廟堡鄉派出所所長李建民帶一派出所警察闖到兵民村法輪功學員任永花家非法抄家。

3、六月二十四日,萬全縣郭磊莊鄉豐勝莊村法輪功學員郵寄控告江澤民的信,半路途中被扣。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下午三點半,豐勝莊村大隊書記領著七、八個人分別到訴江的法輪功學員史潤芝、石愛花、張守連、董鳳花、邢素芳家,不出任何證件,不報姓名,只是說「610」、縣公安的,威脅、恐嚇,叫寫「不讓控告江澤民的保證」,不寫就企圖要綁架。史潤芝、董鳳花被抄走個人物品。

4、七月十七日上午,河北省張家口地區陽原縣東井集鎮小石莊村大法弟子郭敬文,因向最高檢控告元凶江澤民,被東井集鎮派出所非法抄家

保定:

1、七月八日,河北望都縣國保隊長曲永光帶領縣鄉七人到賈村鄉部份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

2、二零一五年七月八日,河北蠡縣大曲堤鄉佟鐵鋼和陳閆營村書記閆志國,對陳閆營村大法弟子陳小翠、段小欣和宋小普,西龐果莊郭素英和齊瑞連,逐一侵入民宅進行騷擾,威逼她們說出是否寫了控告江澤民的控告狀,是誰給她們寫的,並拿出一篇密密麻麻的寫滿了字的紙逼迫她們簽字。

3、蠡縣林堡鄉也為起訴江澤民的事找大法弟子,並對訴江的大法弟子說:你如果起訴了江澤民就在我們給你的紙上按手印。

4、蠡縣興仁村法輪功學員張霞和女兒李寒的訴江狀被明慧網刊登後,大概是六月九日,蠡縣公安局就派人到興仁村調查李寒是誰?父母是誰?李寒已經是懷有七個月的身孕了,婆婆一家人聽到這個消息,感到很恐懼。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河北保定市蠡縣公安局又到張霞的單位──蠡縣土地局,恐嚇、威脅土地局領導,給土地局局長施壓。

5、近日,河北雄縣公安國保人員到法輪功學員王小書、王素霞家詢問訴江情況。他們詢問訴江狀是不是王小書寫的,並給王小書錄音。據悉,他們還到吳樹清家詢問,給楊元慧的家屬打電話問詢。

6、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消息,近日來,河北省蠡縣個別鄉鎮出現警察、官員闖到大法弟子家中恐嚇、騷擾事件。

衡水市:衡水市法輪功學員王金陵(工作單位:市住建局)、辛明茹(工作單位:市城管局)因向最高檢郵寄訴江狀,於七月六日分別遭雙方單位負責人所謂談話、詢問、做工作。

唐山:二零一五年七月九日至七月十四日,豐潤區農牧局、曹信莊、光新莊子的法輪功學員被詢問控告江澤民的情況,據說是豐潤區政法委、防範辦、組織部開會部署的任務。

(三)威脅河北省內郵局

已知接到「不給郵寄訴江郵件」的單位有:張家口市懷安縣郵局、張家口懷安縣柴溝堡鎮郵政快遞、張家口市橋西郵電大樓、安平縣郵政局、秦皇島市山海關郵政局、唐山市曹妃甸區快遞公司、宣化南關郵局通過郵政速遞、望都縣郵政局等等。

以上所訴只是周本順為禍河北的部份事實,這是他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面;另一方面很多公檢法司、街道、居委會、社區人員等等或被迫、或為了利益或由於不明真相等因素執行迫害指令的人員,他們才是受害最深的,很多人因為罪惡太大太多而遭致惡報,比如:張家口橋東公安分局副局長馬福維積極參與迫害、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錢財遭報肺癌死亡;原蠡縣小陳鄉副書記谷慶英,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谷慶英為了撈取政治資本向上爬,小陳鄉幾乎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受過他的迫害。因迫害有功,被提升為蠡縣執法局局長,今年七月,谷慶英和其妻子、司機同時被抓,家中被抄出的金銀錢財多得令人瞠目結舌;蠡縣610頭目張躍賢遭惡報患癌症;迫害法輪功學員上百例的大名縣原縣委書記邊飛被判死緩;平山縣賈彥龍受中共邪黨無神論的教唆,在迫害法輪功中是中共的得力幹將,因此,一步步升到大吾鄉政府副鄉長。二零一四年夏天突感身體不適,到醫院檢查已是肺癌晚期,不幾天就死了,年僅四十歲等等。限於篇幅,本文僅舉幾例。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是一句後悔莫及的話,那些還在參與迫害的人們,你們看一看迫害法輪功的十惡之徒越來越多的遭致惡報,看一看他們的滔天罪行,想一想你們是否也在步他們的後塵?在還不到「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的感慨與無奈來臨之際,請你們懸崖勒馬!

周本順
周本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