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的威力從哪裏來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七日】發正念是師父要弟子做的「三件事」之一,其重要性就不用說了,可是發了這麼多年的正念,問問自己,你的正念管事嗎?威力有多大?起了多大作用?突然這麼一問,把自己嚇了一跳,原來自己發正念時,存在很多問題,當然就會使正念威力大打折扣了。而問題更多體現在本地集體發正念上。

首先,發正念時往往沒有擺正基點。

有一部份同修不參加集體學法,困在個人修煉狀態之中,只是一味的自己修、苦修,走的是舊勢力安排的修煉道路,符合的是舊宇宙的理,那不是法輪大法修煉。脫離了正法修煉,不在整體修煉中熔煉自己,發正念的基點就不在法上,只站在個人角度上,偏離了大法方向,發正念當然不好使。

關於學好法,師父曾多次強調過。如果發正念效果不好,一定是學法狀態出現了問題。小組學法是師父肯定過的一種學法形式,可是在現實中,不少同修不參加小組學法,總是有這樣那樣的理由作為藉口,掩飾自己的人心,無非是疑心、怕心、怨恨心、嫌麻煩的心等等。而不參加集體學法的同修,在修煉過程中,往往表現為老是關難不斷,或是某一關難長期過不去,修的很苦、很累,尤其是病業干擾最為常見。雖然也發正念,就是不管事。這部份同修真該清醒了,正法進程都推進到全面訴江階段了,正法形勢可不等人啊!

其次,發正念時,信師信法的成度不夠。

師父說:「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1]。可是許多同修還沒發正念之前,就人為地打了折扣。因為有自己的執著,自己天目不開,看不到,體會不到正念的威力,看不到就不相信,陷在了常人的理中解脫不出來。有的同修,即使相信也是底氣不足,還是心存疑問,這樣發正念,其威力自然要打折扣。這裏有思想業方面的問題,也有其它人心執著在起作用進行干擾。關鍵還是信師信法的成度不夠。

在這一點上,很多同修都說,在發正念時,要高看自己,不要把自己位置擺低了,不要把邪惡、舊勢力看高了,其實,問題的關鍵並不是誰高誰低的問題,而是信師信法成度的問題。低看自己的同修,把自己擺到高處就行了嗎?當然不能那麼簡單的理解了,高看自己也不代表你就信師信法了,那只是其中一方面而已。在神韻的開篇節目中,總是看到師父帶領我們下世正法的壯觀場景。開著天目的同修在交流文章裏也經常描述師父帶領我們施展佛法神通、正念除惡的情境。無論是全球整點發正念,還是本地集體發正念,都是所有大法弟子在師父法力加持下,借由師父的佛法神通,在師父的法的庇佑下,同修們整體行動去正念除惡、助師正法。在闖關過難中,即使個人性質的發正念,也不是自己單打獨鬥,反而更要借助於師父佛法神通的助力加持,同時也有眾護法神的通力佑護,另外還有其他正神、高級生命的參與和幫助。這才是對發正念本身的正信正悟。

有的同修親身見證了大法的威力,覺的自己的確有了功能、神通,可是,那真的都是你自己的嗎?不一定吧,有的是你自己的,有的不是。說是你自己的,是當你已經達到了相應的層次,在正常情況下,師父把屬於你的功能、神通打開,讓你正用、善用來正念除惡。即使是你自己的,那也是因為你站在法上,符合了大法的標準,師父才給你開鎖,讓你運用的。在人中修煉的我們,沒有師父,我們的正念就是人念,就像一股煙兒,發出去飄飄渺渺,甚麼也不是。哪有威力可言?自己的一切皆是源自於師父和大法。

另外一種情況,那時的功能、神通,就不是你的了吧。當如山巨難壓向了你,大大超出了你的承受能力和忍受成度時,面對關涉生死的巨關巨難,你怎麼過?憑自己根本就過不去,怎麼辦?我們有師父,求師父吧,把自己完全交給師父,生死去留由師父說了算,這時,你就足以過關了。不要錯以為是自己的功能、神通發揮了作用,其實這是師父的洪大慈悲。或許,師父看你能站在法上,就會把你向前推一把,你還沒來得及去體會功能啊、神通啊,那關那難就煙消雲散了。

再者,在一定成度上,我們發正念或許已經本末倒置了。

問問自己,大法弟子發正念是為了甚麼?為了甚麼發正念?你會說,大法弟子發正念不是為了自己,當然就是正念除惡,救度世人,解體惡黨,結束迫害,助師正法,法正人間。可是對照一下全球整點發正念的內容:「清除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這裏沒有一個上文提到的字眼。這說明了甚麼呢?我個人的悟法是,無論做甚麼都要解決問題的根本,從根子上解決問題。邪惡在人世間的表現的根本在哪裏?當然是舊勢力、邪惡因素了,而它們卻存在於另外(更高的)空間內,所以要運用正念神通去解決它們,這才是真正解決產生問題的根本。可是反觀一下我們本地集體發正念的內容,「立即解體610邪惡組織」、「立即解體×××洗腦班」、「立即讓某某人遭到惡報」、「立即制止郵政人員截留訴江控告狀」,起沒起作用呢?不能說沒效果,可是結果呢,並不理想,很難達到預期目地。其實,我們在一定成度上,我們是不是已經本末倒置了?發正念,過於追求自己發正念所要達到的目地,直接強調要達到那個所謂的目標,這有求之心多麼強烈啊!這是不是在「向外求」?忽略了根本問題這種隱藏很深的內在東西,忽視了正念內容和過程,還是「向內找」嗎?丟了修煉人的「法寶」,這種正念的威力當然有限,會使正念效果受到影響。

當然發正念要有地放矢,要有目地去做,特別是情況緊急,出現危險時,針對具體的迫害、某個事件、某個惡人,發出正念、神念,一念就可以定住邪惡,制止它們行惡。關鍵是要用神念,不是人心、人念,念純心正,一念打過去,就可以即刻清除它們背後的決定性因素。這時候,那表面的東西自然而然就邪惡不起來了。

另外,發正念時自己是否有求、思想是否純淨也很重要。

我由於職業關係,每週一都要參加單位舉行的升血旗儀式。以前對此很是排斥,升旗的時候,發正念總想用神通把血旗定住,讓旗桿斷掉,可是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結果。後來,在明慧交流文章中,同修交流說,要主動出擊清除邪惡,而不是被動等待,我很受啟發,於是,在心裏不再是那種人為的排斥,而是改變了觀念,把定期參加的升血旗儀式都當作主動出擊清除邪惡的機會,平時找還找不到它們呢,來吧,正好清除你們。同時,發正念不再追求甚麼效果,就是靜靜的發正念,清除其背後的邪惡因素。奇蹟就是在這無慾無求的正念中發生啦!

一次發正念時,忽然聽到身邊的同事議論紛紛說「看!看!國旗上不去了」,就那樣卡在半道,長達幾分鐘時間,我不為所動,看都不看,依然發正念不止。另外一次,也是升旗時發正念,應該快升到旗桿頂了,突然就聽同事說:「斷了!斷了!」原來升旗用的細鋼絲繩竟然斷了,血旗掉在了地上。我知道,自己在這點上悟對了,師父知道我的天目沒開,就這樣在人間讓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讓我真切的體會到了發正念的巨大威力。我明白,這都是師父的點化和啟悟。

師父講過「有心煉功,無心得功」[2]的法,我覺的這同樣適用於發正念。有目地去做不是為了求得某個結果,而是為了集中念力於某一個目標,平靜、慈悲、祥和地去做,不是發狠、用蠻力,怨恨、報復、爭鬥這些都是人心,都是人中的情;解體邪惡、使惡人遭報也不是發正念的最終目地,那只是人中善惡有報的體現,還是常人層次中的東西,通過救度世人、解體迫害而證實大法的美好、圓容大法法理才是真正的根本所在。人中的情、人中的善,也是我們要修下去的東西,只有修掉了情,才會產生慈悲。佛法慈悲與威嚴同在。慈悲才是威力無比的。當你達到大法標準的要求時,佛法威嚴,邪惡自滅,因為大法的法理制約著它。

我們這裏是中國大陸的一個小縣城,根據正法進程的變化,以及本地正法形勢發展的需要,本地發正念的內容經常變化,有時還要配合市裏進行調整。可是結果呢,很多時候,本地集體發正念的效果好像並不理想。這裏旨在提醒同修,在發正念方面,大家都向內找找自己是否有哪方面的疏漏、不足,擺正基點,純淨自己,修去人心執著,使自己的正念發揮更大的威力。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