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真來了,我得救了」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二零一三年黃曆八月十四晚上十點多鐘,一陣手機鈴聲把我從睡夢中驚醒,電話裏弟弟急促地對我說:「小坤不行了,快來看最後一面吧。」弟媳小坤患的是尿毒症晚期,正在醫院搶救。

我放下手機,急忙和家人坐車趕往醫院,上到四樓,只見樓道裏站滿了人。我直奔病房而去,見弟媳躺在弟弟的懷裏,血壓已經沒有了,兩眼緊閉,只有出氣,沒有回氣。醫生讓家人準備後事。

我來到病床前大聲對弟媳說:「快跟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大法師父救你!」弟媳「哦、哦」了兩聲。四十多分鐘後,弟媳呼吸平穩,慢慢睡著了。

此時,家人找來了醫生,醫生看後說:心律正常了,血壓也上來了。看到弟媳度過了危險期,我心裏非常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臨走時,我再三叮囑姪女要一刻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第二天一早,弟媳被轉到外省的一家全國腎病權威醫院,每天的搶救費用都在萬元左右。五天以後,醫生告訴家屬:病人心臟衰竭、肝衰竭、腎衰竭,已無法醫治。家人再三懇求醫生再救救她,醫生說:「醫院只能治病,不能救命。現在就是神仙來了,她也沒救了。」

就這樣,弟媳被那權威醫院給攆了回來。回來後,縣醫院給找了一間沒人住的病房,不給用藥,在那等死。

得知弟媳回來,我和一同修去醫院看她。因肝衰竭,她肚子已經腹水,她的臉是土色,已經看不見白眼,由於凝血功能壞了,眼睛裏流出的不是眼淚,是血,肚子脹的像鼓,連身都翻不了,醫生給她做引流。我和同修每天都對著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她放師父講法錄音。

三天後,引流管不淌水了,大家都以為管堵了,重新下管還是不流,家人嚇壞了,趕忙推她去做彩超、化驗。結果出來一看,腹水不出了,家人趕緊拿著檢查結果去了外省的那家權威醫院會診。專家看後很驚訝:肝功能恢復正常了,可肚子裏那麼多水怎麼辦?剛看到的一點希望又破滅了。

開車回來的路上,姪女打電話給我講了這些情況,我告訴她;「只有師父和大法能救你媽,你就相信大法和師父吧!」只聽電話裏姪女也非常堅定地說:「大姑,就指這個了!」聽她這麼一說,我非常高興,我知道這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才讓弟媳有了生還的希望,也使得姪女這個明白了真相的眾生才這麼相信大法和師父。淚水順著我的臉頰流了下來。

此後我不斷的去醫院給弟媳和她的親朋好友講大法的美好和真相,姪女不分晝夜的給她的母親放師父講法錄音和大法弟子的歌曲。十幾天後,弟媳能吃飯了,腹水全吸收了,所有的髒物都排泄了,心、肝功能全部恢復了,腎臟也在恢復中,而且還能扶著輪椅走路了,腿上爛的肉洞也長好了,沒幾天就出院了。

兩位主治醫師互相對視著問:「你給她用了甚麼藥?」共同的回答是:「沒有啊!」

弟媳絕處逢生的經歷讓在場所有的親朋好友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很多人做了三退。透析室的主任感嘆著說:「她確實是一個奇蹟!」

弟媳更是激動不已:「醫生說神仙來了我也沒救了,可神仙真來了,我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