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江的過程也是修煉的一部份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自從明慧網發起訴江的倡議以來,我心裏很清楚這是正法進程到了這一步了,天象也到了這一步了:習近平反腐快要到江澤民這兒了就暫停了,我想這是要我們大法弟子建立威德,這件事應該就是師父說的要我們做的一件大事吧,可我想等等吧,看看師父怎麼說,果然師父在2015年紐約法會上講法肯定了訴江這件事。

我和我們本地的同修也交流了我的想法:師父肯定的事,我們一定要做,再有常人這兒,政府宣布的「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對我們很有利。常人都巴不得我們起訴江澤民,可我們很多同修都沒有甚麼反應,包括我自己在內,也有很強的執著心和怕心──我女兒今年在讀大學,很快她就要被交換到美國學習,而且是公費的,萬一被邪惡幹壞事,耽誤了女兒的好事,她和家人肯定會怪我,而且我早就想要女兒出國特別是去美國,因為我們的師父在那兒,她雖然相信大法好,可在邪黨的大染缸裏難免受毒害。其實我心裏明白女兒這麼好的前程是沾了大法的光,是慈悲的師父對我們全家的厚愛。最後我的怕心還是佔了上風,我想等女兒一出國我郵寄訴江狀,這事就擱下了。

隨著訴江大潮的漸起,我們學法小組一同修想寫訴狀要我幫忙我很樂意幫忙,剛好美國法律組又為我們準備好了訴狀模版,我們很輕鬆的就向中國最高法院郵寄了訴狀而且順利妥投。有了這一成功的例子,對本地其他的同修起到了積極的作用,又有幾名同修想寫訴狀。

我從資料點要來幾份打印好的訴江模版給他們傳閱,有名同修連夜填好模版個人部份交給我,我告訴他得等我打印好電子檔副本,然後再拿到資料點打印出來,得等幾天。其實我也很著急這事,把其它事放下快速的把訴狀錄入電腦,等到拿資料時又和資料點負責人商量優先把訴狀打印出來,等我把訴狀拿給那同修時,他說他已經郵寄了訴狀,我很詫異說你郵寄的甚麼,他說:我把我寫的草稿寄走了。我愣了。我說你怎麼能這樣呢,那草稿字寫的小不說,密密麻麻,又潦草,那檢察院的人看的清楚嗎,他們願意看嗎?他回答:我怕你拖得時間太長,有幾個老年同修都寄了,我不能落後啊!全世界有幾萬人寄訴狀,他們(最高法院、檢察院的人)不會看的。

我說:大法弟子做這件事是給常人看的,你不做好,那常人怎麼看我們哪?你是個超常的人,怎麼連個常人還不如呢?無奈,我說都寄了,算了吧,把你的回單給我。我又問:那幾位老年同修郵寄的甚麼呢,他說:他們在明慧網週刊上抄了幾段江澤民的罪狀,寄走了。我無語了,看來我們的漏洞太大了。

那幾位老年同修的回單,也托人送到我手裏幫忙查詢。我一查不打緊,他們的郵寄地址沒一個寫對的。還有就是公司名稱一欄應該寫最高人民檢察院或最高人民法院。可他們都沒寫,這一欄空著。試想這樣的地址能投遞出去嗎?

像這樣的快遞回單,我收到了9份,都是7月初寄出的,到現在查詢還是在:(北京市)到達北京郵件處理中心(航空)處理中心,既沒有訴狀副本,又沒有妥投。我又想是不是國安的在搗鬼,使郵件到不了,因為我到網上查詢過地址寫錯的處理辦法,1、打電話11185退回,2、郵遞小哥神通廣大只要電話對,都能送到。可後來有兩位同修寄出的郵件,7月13日寄出的,7月15日到達北京航站處理中心,7月17日投遞並簽收。

看來大法弟子的一念一行都得在法上,否則舊勢力就會鑽空子,難怪國安要干預郵件處理中心,我們找找原因是不是我們自己造成的呢?我們大法弟子要擺正心態踏踏實實修煉,不要為了圓滿,走過場。

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