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愛丁堡廣場排字、煉功(圖)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明慧記者宋心明、黃宇生香港採訪報導)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九日早上,法輪功學員在香港中環愛丁堡廣場排字並進行集體煉功。

中共迫害法輪功已經十六年,法輪功學員排出「正法」二字,祥和寧靜的畫面表達他們這十六年來秉持良善、堅守正義地向世人展現修煉人真誠、善良與堅忍的精神。這與現場叫囂不已的香港青年關愛協會(以下簡稱青關會)形成強烈的對比。

圖:法輪功學員在香港中環愛丁堡廣場排字與煉功。
圖:法輪功學員在香港中環愛丁堡廣場排字與煉功。

排「正法」二字 展現法輪大法的莊嚴

主辦活動的張女士表示,很高興能成功排除萬難舉辦排字的活動,距離上一次在香港排字已經相隔十年。問及排「正法」這兩個字的特別意義,張女士表示,排「正法」二字能展現法輪大法的神聖莊嚴,尤其是面對長達十六年的打壓,法輪功學員仍然堅持向廣大的中國民眾與香港市民講真相

張女士進一步表示,「透過活動,許多香港市民也覺醒了,知道法輪功的真相了。過去有不了解的人,看到我們在街上擺真相點,就認為我們吃飽沒事做,現在很多香港市民很支持我們。」

港府警察:「法輪功很神的!」

從「佔中」到港府政改局勢的變化,張女士說,一些資深的政府官員都感到很訝異,直呼:「我們不得不相信法輪功。真的是天意!真的是天意啊!」她笑說,現在舉辦遊行活動,不論天氣預報說會下暴雨或有颱風,那些警察都不會再問是否要取消活動了,因為他們已經習慣活動都會在不受天氣影響的情況下順利舉行,連警察自己都說「法輪功很神的!」

中共黑手再度伸入香港入境海關

近幾年來,港府親共官員受到中共的壓力,不時地直接或間接干擾香港法輪功學員申請場地舉辦活動。張女士說:「十多年來我們的場地使用都是在合法合理範圍內使用的,但香港有一些不明真相的警察,會不斷阻擾場地的申請。我們明明看了有場地,他們會用很多藉口不讓我們申請集體煉功活動。」

面對中共操控的「青關會」執意用擴音喇叭干擾法輪功集會的行為,甚至看到許多學生的身影在其中,身為香港市民的一份子,張女士由衷希望那些青關會成員以及被中共打手雇用的青年學生或市民能有機會明白真相,不要被金錢搧動利用、淪為中共迫害善良人民的幫兇。

張女士還表示,近期,中共害怕香港法輪功學員通過舉行一次次的活動,讓更多人看清楚中共迫害善良百姓的殘酷手段,以及訴江大潮的洪勢,便將其黑手伸進香港政府的海關入境處,明目張膽地刁難海外的法輪功學員,不讓他們進香港參加相關集會活動,甚至不批簽證。

張女士表示,「這需要被強烈的譴責,香港政府入境處完全是受到中共的壓力,海外的學員很合法的(申請簽證)都不能批下來,凸顯港府或海關人員選擇配合中共,無理拒絕許多海外法輪功學員簽證,不讓進關。」

青關會嘈雜 彰顯法輪功平和

在一旁靜靜看著法輪功學員煉功、排字的吳老先生,今年已經七十七歲,他表示自己於一九六一年從廣東中山來到香港,是當時所謂黑五類分子(地主),他表示自己很清楚中共的迫害手段。當他看到青關會成員在法輪功舉辦活動的現場大聲喧鬧、高分貝地謾罵誣蔑法輪功,他直言,「那是中聯辦統戰的結果,很多機構都是這樣!」他表示,很明顯的,法輪功學員這一區很平靜、很安靜,但青關會那邊就很嘈雜。他相信善良的一方終究是會成功的。

來香港做學術研究的芝加哥大學教授Junker博士是第一次看到法輪功學員的大型集會活動,看到愛丁堡廣場一邊是法輪功學員在平和地煉功、另一邊卻有青關會刻意叫囂挑釁,他認為兩方對比,善惡立分。他說:「法輪功在香港只是一個小群體,而且已經在香港這麼多年了。但青關會的成員卻說法輪功會破壞香港,這一點都不合理。」

學者:法輪功為了信仰,青關會為了錢

Junker博士對法輪功反迫害的議題相當關注,也很好奇為甚麼法輪功能長期和平地對抗中共的迫害,更想了解青關會的成員來這裏(干擾法輪功)的動機。他表示,他能理解法輪功學員因為有自己的信仰來參加活動,即便在如此炎熱的天氣,仍然堅持煉功、堅持他們的信仰。而青關會的成員看起來沒有甚麼信仰,只是來這裏攻擊法輪功。

「我曾經問青關會的成員為甚麼要來這裏?」他補充,當時青關會成員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他的問題,只說「因為我的朋友來了,所以我就跟著來了」,或是說「法輪功很不好,所以我來了」,還有人說「我有義務(保護香港)。」Junker博士繼續問:「為甚麼你把批判法輪功當作義務,而不是做其它事情?」對方只是聳聳肩不知如何回答。經過多次的觀察與查訪,Junker博士表示,「我的理解是,他們來這裏,只是因為能(從中共那裏)領到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