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被迫害致死 陳蘇女士控告元凶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一日】河北省辛集市陳蘇女士,因修煉法輪功,在過去十六年中遭中共殘酷迫害,遭綁架、酷刑折磨,長期流離失所,父親也被迫害致死。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陳蘇女士將控告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寄往最高檢察院及最高法院。

以下是陳蘇女士在控告狀中敘述的遭迫害事實。

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後,我去北京為法輪功鳴冤,回來後被關在商業城派出所,我隨身攜帶的手錶、金戒指、錢等所有的值錢物品,均被搶走;同時搶走我家的家門鑰匙,闖入家中,家中的電腦、打印機、多部手機、摩托車、自行車、新鞋、新衣服及家中庫房內的所有皮衣(因我家是做皮衣的)、身份證、大法書等均被搶走,損失不計其數。

警察強行佔據我家,在我家居住(十個月之久),並在家中私設公堂,將來家裏串門的親戚,本不修煉法輪功,也被強行逼供,並被關進看守所,毆打數次之後,勒索敲詐一萬一千元之後,才給放回。我被關押派出所期間,曾多日、連續被警察趙鋒用電棍擊打,用棍子殘暴毆打身體,致使全身黑紫、變形腫大,不能穿衣,不能睡覺,身體疼痛難忍,並勒索敲詐了一萬一千元,這才放我回家。警察還多次來家騷擾,致使我被迫流離失所三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三年,「610」主任耿佔峰、耿超、賈立超、李曉峰、趙須醜、魏朝輝、陳闊、孫佔周等人經常闖到家中搜查,他們逼迫我放棄修煉並讓我寫不修煉的保證書,我不寫,他們就誣陷我散發法輪功資料,並以誣陷之名將我勞教三年,在勞教所精神上受到了極大的迫害,體罰、不讓睡覺,強迫我們看歪曲、污衊法輪功的錄像,被強行洗腦轉化迫害;並威脅逼迫我們無償做勞工。

二零零八年,奧運期間,以維穩之名,跟蹤我弟弟一家人,一群警察強行砸門闖入弟弟家中,逼迫弟弟說出我的工作單位,強行把我帶回,再一次將我關進商業城派出所,並將家中的汽車也一併強行關進派出所,逼迫我寫不修煉的保證書,回家後一直在樓下派人看守,不讓我出門。出門辦一切事宜均有人看守左右。

我父親陳西卜,二零零三年被非法關押在唐山冀東監獄,誣判七年,期間受到精神、肉體雙重迫害,身體被奴役做勞工,監獄派保定的惡人「轉化」我父親,我父親不「轉化」,就被強行打毒針,然後父親就不能說話了,不到一年,身體就被迫害的不行了,因此保外就醫,可每年監獄派人繼續來騷擾。在二零零八年奧運期間,耿超、賈立超、李曉峰、用鉗子撬開父親的嘴並往裏面灌毒藥水,父親口吐鮮血,臉立即腫了,在二零零八年的八月三十一日父親被迫害致死。

我家一直做皮衣生意,自從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輪功以來,我家生意一直無法經營,經濟上受到很大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