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爾本20多位法輪功學員加入訴江大潮(圖)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一日】(明慧記者夏純清墨爾本報導)大陸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的控告狀每天都在快速遞增,他們要求中國最高檢察院和法院將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前中共頭目江澤民繩之以法,為全體中國人討回正義和公道。這一「訴江」大潮在澳洲也引起了主流媒體的廣泛關注,媒體本週密集報導了澳洲境內的中國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的案例。

到本文發稿時為止,在澳洲第二大城市墨爾本,已有超過二十位法輪功學員郵寄了控告書。

對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提出控告的法輪功學員合影。
對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提出控告的法輪功學員合影。

起訴江澤民的大潮勢不可擋,據明慧網報導,從五月到七月初兩個月內,明慧網已收到超過四萬份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自訴狀副本。

已經遞交了控告書的墨爾本法輪功學員表示,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遞交對前中共頭目江澤民的控告,敦促中國最高檢察機關立案追查、嚴懲這個發起迫害法輪功運動的元凶,是為了儘快制止迫害,也是幫助更多人明白真相的重要方式之一,下面是部份快遞了控告書的學員受迫害經歷簡介。

來自青島的趙先生是最早到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之一,曾分別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和十月到北京上訪,兩次都被強行綁架回青島並非法關押、酷刑迫害。第二次被關押期間,被單位明確告知,因為煉法輪功而被開除。二零零四年趙先生在廣州被非法綁架關押近兩個月,之後的兩年內他和家人時常受到國安的騷擾、恐嚇,再之後一直被監聽。

來自北京的孫女士因為修煉法輪功,身心都獲得了很大的受益:高血壓造成的暈眩消失了,腹脹、食慾不振、失眠等症狀消失了。近七十歲的人精神變的愉悅、有活力了。二零零五年七月和二零零六年六月,孫女士兩次被「六一零」綁架到洗腦班迫害,家裏的法輪功書籍、電腦以及其它貴重物品被抄。

來自遼寧瀋陽的安女士,因為家庭的不幸導致對生活失去信心,曾感到自己活不過四十歲。修煉法輪功後,她從悲觀失落苦悶的狀態中走出來,成為了一個樂觀向上快樂的人,家庭從此變得幸福和睦。迫害開始後,在二零零一年和二零零四年被綁架兩次,安女士以絕食抗議迫害。特別是二零零四年三月在蘇家屯看守所被非法關押近一個月,因為絕食遭受鼻飼折磨,導致骨瘦如柴,警方為推卸責任,把安女士急匆匆送到醫院後丟給家屬。安女士被關押不久就被驗血,而且看守所就只有她一個法輪功學員被驗血,見證了中共系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指控。

張女士來自武漢,二零零零年五月曾到北京上訪。從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開始,到二零零三六月,張女士被非法關押十七次,最短被拘禁一天,最長的是二零零一年九月十八日到二零零三年六月近兩年的非法勞教。期間強迫做奴工,還多次被抄家、敲詐錢財。

從一九九五年就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劉先生來自上海,修煉僅一週,長期困擾他的身體病痛都消失了。迫害開始後,在經歷了幾次非法拘留後,二零零一年三月至二零零二年七月,劉先生在上海第一勞教所(地址:江蘇大豐農場)和在上海第三勞所被非法勞教。

劉女士是北京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她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去天安門金水橋請願,被警察迫害成重傷,當時看守所拒收,說:「打成這樣會有生命危險。」之後被新源裏派出所的警察把她接回到派出所,在鐵籠裏關了一星期後把她放回。她曾四次被綁架及非法拘留。

二零零八年四月至五月間在北京朝陽三間房租住期間,當地片警多次闖入劉女士家中無理搜翻個人的財物。從一九九九年開始打壓至二零一四年,在沒有搜查令的情況下闖入並搜查了劉女士的住宅,有幾十次不止,其中包括「六一零」、國保、片警、國安、預審及辦事處的以及居委會。

蔣女士的父親是上海著名的學者,而蔣女士作為澳洲獨立媒體的記者從迫害之初就被列入中領館的「黑名單」。父親住院病危想見女兒之際,蔣女士兩次探親都在飛抵上海後被當地國安拒絕出境並被迫立即返回墨爾本。

更多的墨爾本法輪功學員將於近日寄出自己的控告書加入訴江大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