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要救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

一、我有師父啦

我從小天目開著,元神能離體,能看見佛、道、神和天女散花等美妙景象。

我在得法前多災多難,尋死幾次都被救活,有一次我服毒自盡,元神到地獄,地獄有個神把眼一瞪,呵斥小鬼:「你把她帶來幹啥?馬上給返回去。」我不回陽間,小鬼抓胳膊把我送回來。一回來,我就甦醒過來,一睜眼,躺在醫院裏,都以為我不行了,醫生站了一排。

我從小沒念幾天書,父母說我長的漂亮,怕我被壞人欺辱,就不許我上學,我看見誰上坡拉車艱難,幫著推車,回家跟母親一說,招來母親一頓暴罵。我覺的人生沒有一點樂趣,就想出家修煉,可哪個廟都不收我,說沒到時候,廟裏的人,沒有一個是我真正的師父。

在二十四、五歲時,我做了一個夢,夢到天空像黑布一樣黑,突然黑黑的天空出現一個大屏幕,屏幕中出現許多天女,她們在跳舞、散花,四面八方星球都在轉,一個穿道袍的人也在轉,轉的飛快,我就說慢點,讓我看清楚,這時就停下了。我看見了師父,師父的聲音透過宇宙在往人間傳法。說來奇怪,我的腿起空了,我飛到天上,飛到師父近前。師父對著一個好大好大的大喇叭講法呢!我和師父之間只有一個台階,可我卻不敢邁。這時,師父身邊一個外國小男孩,放下正在看的一本書,這本書是師父講的法,他已經看一半了。他攙扶我的胳膊說:「別怕,我扶你過去。」他還告訴我,我踩的是星球的空隙,往下看,感覺身體懸空,下面是宇宙和人間,師父跟我說了幾句話,我一句也沒聽清楚。醒來後,我對家人說:「我找到師父了,師父在人間呢!快幫我找師父。」婆婆她們說我瘋了,加上我三天兩頭有病,婆婆怕我癱瘓,就讓丈夫和我離婚了。

我和丈夫結婚後,一家人都欺負我,丈夫的弟弟妹妹也打我,結婚九年,丈夫給我的錢加起來也不到五十元。他不幹活,有婚外情,我還得幫他還賭債。孩子小時,我不能出去幹活,家裏連一毛八分錢一袋的大醬都買不起,那時在山邊子住,我就把大蔥洗洗泡鹽水當菜。

轉眼熬到了一九九九年,在八、九月間,我做了一個夢,夢到滿天都是法輪,大的比一面牆還大,小的像指甲大。第二天,弟弟來了,抱了一摞書,書的封面是藍色的,中間是法輪,和我夢到的一樣。我驚喜的問弟弟,哪來的書?他說哥哥讓給我的。我打開書,好多字都不認識,也不知是啥意思。我急哭了,淚掉在書上,我看見書冒出七色的彩光。我趴在書上睡著了,醒來後奇蹟出現,書上的字我大多數的認識了,簡單意思也明白了。我這個高興啊!一生都沒有這麼高興過,一生的謎都有答案了,我有師父啦!

二、每天睡三小時

從得法後,我非常珍惜師父賜予的萬古機緣。白天出去髮廊燙頭,一天只睡三個小時,一天學一講法,煉功、四個整點發正念從不耽誤,不能曠課。今年偶爾午夜發正念耽誤了,白天補上,有時晚上睡前發一念:明天幾點必須起來,到那個時間了,不是電話鈴響了,就是敲門聲,有時還聽到師父喊我。

修煉後,我明白了和婆婆間的恩恩怨怨都是有因緣關係的,勸三退時,我把婆婆一家人都勸退了,婆婆還是邪黨的團員呢!我曾是絕症患者,我的生命是大法給的。我的髮廊就是救人的好地方。無論誰來,我都講真相,公安的、六一零的、社區的,有時還有便衣及各行各業的有緣人,誰來救誰。片警大調動,來了我就講真相告訴他們:千萬別迫害大法弟子。有時出去遇到公安的,明白真相後,有的在車裏衝我擺手,有的主動喊我姐姐。

三、只要還有一滴血,師父就能給我全身的血去救人

因為幾次服毒,醫生說我的血液裏有毒。修煉後,我流血九個月,流的是黑紫色的,開始時是硬塊、像疙瘩湯一樣,後來流的像小米粥似的,我照樣天天開業、天天救人,親人讓我去醫院,我發出一念說:「不去,只要我有一滴血,師父就能給我全身的血。」我每天都勸「三退」,在師父加持下救人。少時退一個兩個,多則退四、五個。天天流血,臉色有些白,一天,我想,不能這樣下去,這樣咋救人呀!我求師父救我,我說:師父,我不能這樣,還要救人呢!這一次師父救了我,給我全身換了新的血液。

四、師父,我今天就是要出去救人

在邪惡迫害最瘋狂的時候,另外空間的邪惡演化各種假相嚇唬我。一天凌晨二點,我聽到另外空間邪惡打電話,問蹲坑的撤沒撤,蹲坑的說:「沒你發話,不敢回家。」當時是最寒冷的三九天。上司讓他們快點滾。邪惡見一計不成又使一招。我的眼睛突然甚麼也看不見了,腿也不好使了。我立即求師父:它們不讓我救人,師父把我眼睛打開,我今天就是要出去救人。唰的一下,眼睛好了,腿還拖拖拉拉的,走路劃圈,當時沒徹底否定,我心想:就是拖著,我也去發資料,啥也擋不住我救人。我帶了一百多份資料,走了很遠,到一個從沒去過的地方。資料發完了,腿也好了,可我卻找不到家了。我求師父引路,天上出現一朵朵白蓮花,蓮花排成一條房子一樣大的法船在我頭頂上走,我跟著,走著走著,我就找到回家的路了。我告訴師父我認路了,法船就不見了。

五、我有師父管,我的使命是救人

四年前,由於親情的干擾,舊勢力鑽了空子,來取我的命。當時,出現腦出血和眼出血,血壓高到二百八十以上,低壓一百六十,躺了三天三夜。兒子和他表弟看我三天三夜,我對兒子說:「無論出現甚麼事,你不能把我送醫院,送醫院媽媽就死了。我有師父管,哪怕沒有呼吸了,你也別害怕,媽一定能活過來,到整點必須把我扶起來,腿盤上。」兒子哭,我呼吸微弱,不能動,身體沒感覺,元神能聽到兒子說話,到整點兒子把我扶坐起來,我的元神就回到身體內。舊勢力來接我,在門外,護法神擋著,另外空間說:「明天九點你穿好衣服,我帶你走。」我的元神說:「你不配,我不跟你走,我跟李洪志師父走。我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來的,使命還沒完成呢!」第二天九點陰風來了,屋裏像地獄一樣冷,師父和護法神擋著,邪惡不罷休,我就是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無論它怎麼耍花招,就是不跟它們走。第三天坐起來發正念時,我有點明白了,看見大法輪和小法輪在頭頂轉,前後左右都是,師父給我調整身體,師父又一次救了我。我堅信有師父在,橫下一條心跟師父走,我就不會死,我的使命是來助師正法救人的。

六、師父賦予我的正念威力無窮

誰也看不見

二零零二年,邪惡瘋狂綁架大法弟子,一群警察闖入我家,我求師父:大法書不能讓他們拿走,一大群人在一個屋子裏亂找,那一大包大法書就在那兒放著,誰也沒看見,誰也沒動。

看守所不收

還有一次,我送資料被綁架到派出所,我就講真相。逼迫按手印和簽字,我一律不配合,演化出假相,我昏過去了,元神不停發正念,他們找來醫院院長,院長說:「隨時都會死,放了吧!」他們不放。過程中,我不斷去怕心,不斷識別,我覺的就是前一秒,後一秒的事。這夥人不甘心,劫持我去看守所,我求師父:師父,我不去,又發一念:看守所不收。結果真的不收。

胳膊六天長好了

冬天,冰很滑,我穿高跟鞋突然摔倒了。手腕和胳膊瞬間兩處骨折,骨頭支出來,手腕錯位扭著。我沒有害怕,心裏說:申公豹腦袋掉了能接上,我骨頭也能接上,但還是給兒子打了電話。當時沒有加一念:立即接上。醫生把骨頭歸位,打上石膏,我求師父給接上,就覺的胳膊熱。第二天奇蹟出現,骨折的手指就能動了。我要把石膏拿下來,兒子看著不讓,我求師父:師父,我就要出去救人,胳膊打著石膏,讓人看了給大法抹黑,這耽誤救人。第六天,兒子媳婦不在家,我把石膏拿下來,胳膊活動正常了。兒子媳婦回來,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利用這件事給許多人講大法的超常和美好,人們都稱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