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精進中走出來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我成了當地邪惡迫害的主要對像,時不時把我弄到鄉里、縣裏強制洗腦。當局以我發真相資料為由將我非法勞教了兩年,家人不修煉,把我看起來了,由於法學得少,很長時間我一直沒有勇氣走出來。

師父保護 兩次走出魔難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份,邪惡操控惡人把我從家裏綁架到看守所,當時我想起了師父的話:「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我心中發了一念:「誰說了也不算,師父說了算。」看守所要我體檢,我又發了一念:「體檢一律不合格」。

結果體檢時師父為弟子演化假相:體檢不合格。看守所拒收,在師父慈悲呵護下,我當天回到家中。我告訴家人:「是師父救了我。」

一個月後,惡人又在夜間來家裏綁架我,我不配合,不開門,惡人跳牆而入,有一個還跌傷了腿,當時疼痛難忍,這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惡報,當時他們不悟,還是強行把我帶走。在去濟南的途中,我一路發正念不止,到濟南體檢時,師父又給弟子演化假相,拒收。又一次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平安回到了家。

我體會到,在修煉道路當中,都是師父看護著弟子,給弟子正念和智慧,讓我走出困境和魔難,又一次次點悟著弟子,走正走好修煉的路。只有精進,去掉糟粕留下純正,做個合格的大法中的粒子。

放下有求的執著

由於對眼睛的執著不放(眼睛有障礙),思想中反映出很多不符合法的念頭,遲遲走不出來面對面講真相。如:怕眾生不理解,怕給大法抹黑,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在我身上體現不出來,等等。

我很苦惱又無可奈何,表面好似很堅定,實際是在求,只要我煉功,師父會把我的眼睛治好的想法時不時在腦海中游盪。天天拖著,法在看,抱著強烈的治病的心又能看到甚麼呢?

後來我放下對眼的執著,面對面和世人講真相。遇到眾生不理解,大吵大嚷。我發著正念,穩住心,以慈悲的心態耐心的講大法教導做好人,以及惡黨的暴政、造假、誹謗、活摘器官等無惡不作的事實。有時講得口乾舌燥也沒幾個三退的,回家趕快找自己,是甚麼心促使眾生不能得救呢,我找到了一顆急於求成的心,去掉執著心,再講真相眾生又能接受了。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也修去了不少其他的人心,如怕心、愛面子心、煩心、名利心等。

突破干擾

前些日子,有一段時間,我學法迷糊,發正念倒掌,看法時腦子像隔著一層東西,法學了也不知道,腦中沒有印象,思維完全模糊不清,我很是著急,又突破不了。

我靜下心來思考,找自己的不足,反思自己哪方面與宇宙擰勁了,是不是應該擴大容量,提高心性才對。後來矛盾一次次出現,慈悲的師父為弟子安排了一個又一個提高心性的好機會,隨著心性的提高,執著心去的越多,容量就不斷加大,終於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出了困惑,溶於法中,我又能正常的不受干擾的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