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牙疼關的心路歷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三日】二零一四年三月老家蓋房我去幫忙,開始牙痛。

我的左下牙最裏邊的一顆是最後長出來的,是歪的,牙冠部份頂著旁邊的牙。所以旁邊的牙被頂壞了,還補過,仍然不行,最後拔掉了,和它對應的上邊的牙也呆不住了,也拔掉了。所以總是左邊疼,只好用右邊吃飯。

在這幫忙的一個月中,我就是在這樣忍著、耐著的狀態中度過的。也沒想起來善解、發正念。總想著像以前一樣,自己能調整過來,也就沒重視起來。回家後,疼痛程度開始加大,和同修切磋後開始背師父善解的法,當時好了一點,但還是沒有向內找自己的原因。

到十一月中,我父親去世,回去奔喪,住了兩宿,再回來後,疼得就有些吃不住勁了。不僅是疼,牙床腫脹,咬東西發酸,不能吃勁,而且滿口牙全疼。我也查了同修關於牙疼的交流文章,但和我的具體情況都不一樣。關有點過不去了,我想去醫院,心想治治牙應該不算治病吧?正好我家當時有一位同修笑話我:哎喲!你還上醫院哪?就因為這一句話,我猛醒。這根本就不是病,是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不能承認它。而且人怎麼能治得了神的「病」呢?現在想起來真得謝謝同修,在關鍵時刻給了我重重的一句棒喝。

我開始認真的對待這件事,學法。師父說:「它是那幾條脈的運轉,手的三陰三陽,腳下、兩腿一直到頭髮、身體都走一遍,這就算大周天循環了。」[1]頭髮都是身體的一部份,大周天都不會落下它,都得轉化,如果我們修的好,都會由白變黑的。師父還說「下頦微收,舌抵上顎,牙齒微微離縫,嘴唇閉上」[2]。牙齒離縫就是為了讓能量通過,轉化本體時不落下牙齒。頭髮、牙齒都是身體的一部份,去醫院治牙怎麼不算治病呢?我真的是悟性太低了,很自責。當時下了決心:牙再怎麼疼,就是喝玉米糊度命,我也絕不去醫院。醫院是人去的,不是我去的。

當時就像對我的決心加以考驗一樣,牙疼時時加劇,分分秒秒不停歇。吃東西時一刺激,下牙往下疼,像針扎一樣,一下一下的,整個下巴骨疼,下巴骨和頭骨掛鉤的關節疼;上牙往上疼,一下一下的,像錐剜一樣。顴骨疼、耳朵疼、前邊的耳骨疼、眼眶子疼、太陽穴疼、整個頭沒有不疼的地方。吃東西熱了不行,燙得牙和牙齦都受不了;吃來吃去涼了,涼的又受不了;餃子咬不動,用勺切碎生吞;吃軟麵片,炸醬裏的指甲蓋大的肉丁得挑出來。有時實在疼了,甚麼都吃不了。扛不住時就用人的辦法照著疼的部位使勁打,氣得我還哭過好幾次:業力怎麼這麼大呢,執著心怎麼這麼難去呢?

我開始認真的找自己,哪沒做好,讓舊勢力鑽了空子。現在看來,其實,這都是假相,就看你怎麼去悟。看你是把自己當成修煉的人,還是當成常人。可當時就是沒悟到。師父說:「作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過關了。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那麼本性的一面為甚麼不正法呢?」[3]

我的魔難真的是沒完沒了,只不過是現在比以前嚴重了、扛不住罷了,而且還動了不該動的一念。以前我治牙時就是把牙冠部份打個洞,把神經殺死。神經也是我世界的眾生,那不是殺生嗎?再有,就是以前每當牙疼時我都去了醫院,牙疼關一直沒過去。所以這次牙疼一來是關積攢的大了,再來是師父覺得我修煉19年了,應該有過關的悟性了,所以又給了我一次過牙疼關的機會。我要真去了醫院,得讓師父多失望,我怎麼對得起師父呢?我的一思一念逃不過師父,師父看我實在不悟,才借同修的口點化我。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我決不能再放任自己,必須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仔細找,執著心還真的很多,著實把我嚇一跳。怨恨心,根深蒂固的怨恨心,我時時在去,可總也去不乾淨;妒嫉心,我覺得我已經修去了妒嫉心,與其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可是當父母把好處給了別的子女時,妒嫉心便不自覺的油然而生;顯示心,我覺得顯示心和自卑心是一種不自信的表現,我不要他,可是你在人(尤其是同修)面前話多時、滔滔不絕時,是不是顯示心在背後作祟;尤其在異性面前有這種表現時,是不是還有一種隱蔽很深的,不易覺察到的色心,無論它隱藏多深,都要把它挖出來,它是我成神路上的障礙;還有急躁心、浮躁心、看不起人的心、得理不讓人的心、愛聽好話的心、不讓人說的心等。

找到這些心之後,我開始長時間的發正念:清理我的空間場、淨化我的空間場,讓我世界的眾生都能同化真、善、忍,都能達到新宇宙的標準,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大家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是法,甚麼能有法的力量大呢?用法來清理、淨化我肉身這個骯髒的容器,清理淨化好以後才能裝的進去法。

我發正念時間最長時兩個小時,然後一個半小時,一個小時,十天左右開始有明顯效果。疼得輕了才發現左右下牙各有一個痛點,開始時腮和牙床之間的溝槽是平的,再輕點左邊牙床就像有一顆破土而出的植物種子,還有一個尖尖的小芽,右邊是一個飽滿碩大的樹瘤,根本不是我想像的神經問題。業力隨著植物種子的生發和樹瘤的生發、腫大,被從身體內部推出來,漸消。隨著發正念清理時間的延長,這些東西在漸漸的萎縮。直到2014年底,吃飯才無大礙。也是我動了一念,該過年節了,孩子們回來見我這樣,一定又給我出難題,要我去醫院。所以我這次過關,他們只知道有那麼回事,不知道到甚麼程度。同修也是,只有見到我的人知道我的真實情況。

從那時起,我每天給自己發正念,清理淨化一個小時,當念力集中時,真的有明顯效果。巨大的能量從頭頂壓下來,直到腳底。整個人就像坐在玻璃罩裏一樣,透明的,暖暖的。玻璃罩是透明的,我的身體也是透明的。真後悔,我怎麼沒想到早點清理淨化自己呢?總是忙,總覺得時間不夠用,可是如果關難大了,甚麼都得停下來。磨刀不誤砍柴工,先清理淨化好自己,修好自己,因為只有自己修好了,才是做各種事的基礎。

現在我每天固定時間清理自己15分鐘,時間充裕時再加長。牙疼關磕磕絆絆的基本過了,但不是以後就沒有關了。清理自己的肉身,修自己的一思一念,是長期的,貫穿整個修煉過程的,而且是嚴肅的,做到是修,湯湯水水是過不了關的。把我的經歷寫出來與大家切磋,希望對有同樣關難的同修有所借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