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正念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幸遇大法的,因為人心重悟性低而耽誤了很長時間。那時我只知道大法好,但根本不知修煉,不懂修自己,更談不上有「正念」。可師父卻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精進的弟子。迷茫中好像有一根無形的線在牽著我。

直到二零零七年因女兒(同修)的婚姻(女婿全家都修煉)引著我真正走入修煉。修煉前,我是一個無神論者,自我個性很強,不輕易聽信別人,如果不遇師父普度,我至今還會如師父所說「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1]。修煉中前進的每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呵護。一想到師父,我的感激之情無以言表。在魔難中、在過關中只要我有一點點正念,師父就會給我力量,無限的力量。

一、女兒遭綁架

二零零九年的元月九日,得知女兒(同修)因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而遭綁架時,我如雷轟頂,心情萬分沉重,吃不下睡不著。在這之前每當女兒出去講真相、發資料時我都提心吊膽的。如今女兒遭綁架,生死不明,我怎麼辦,我六神無主(我是一個離了婚的單身人)。在黑夜中慢慢獨自沉思。我想我女兒都這樣了我一個老太太還怕甚麼呢?我這一條命就更無所謂了。接下來我就心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2]就這樣反覆不停的念,逐漸的心情穩定下來,身體輕飄飄的,以前不能雙盤的腿很輕鬆的盤上了。這時我明白了是師父在幫助我鼓勵我。現在回想當時我也不懂甚麼叫「正念」,僅有放下生死這一念,師父就幫我了。

二、小姪子發高燒幾分鐘就好了

大約在二零零五年冬天,我的弟弟因修煉大法被誣判入獄,弟媳離家走了,我一個人帶著不滿四歲的小姪子在樓下剛要上樓時他說「大姑我頭疼,嗓子疼」,我貼近小臉一試,孩子發燒了,小臉燙人。我對孩子說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當時孩子的小臉通紅,眼睛都睜不開,迷迷糊糊的趴在我的肩頭上,小嘴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邊抱著孩子上樓邊求師父:「師父啊幫幫這個孩子吧,他爸爸遭迫害不在身邊。」當我抱著孩子上到四樓開門進屋時再靠近孩子的小臉一試,他的燒退了,好了。

三、《轉法輪》書中被畫的黑線找不到了

每當我學法時讀到《轉法輪》中的一段:「我們開天目的人都看的到,這本書看起來五光十色,金光閃閃,每個字都是我法身的形像。我要說假話就是在騙大家,你那一筆畫上去黑乎乎的,你就敢隨便往上畫?我們在這裏幹甚麼?不是帶你往上修嗎?有些事情你也應該想一想,這本書能夠指導你修煉,你想他珍貴不珍貴呀?」[3]每當讀到此時,我的心中就非常悔恨自己的無知、固執。

在初遇大法時,那位老同修明確告訴我不能在書上勾勾畫畫,要淨手看書等,可我當時認為那位老同修神兮兮的,不愛聽,總認為既然要認真看書哪有不畫重點的。我翻開書到處找重點,在書中畫了好幾處。現在我真的悔恨當初自己怎麼就那麼自以為是:師父我錯了。後來我想我要把自己犯的錯誤糾正過來。這本書我送給我妹妹看了(她看過書未修煉法輪功),我想找她要回來,她一直說找不到。直到今年七月她家整理房子時才找到還給我。當我手捧寶書真心懺悔著:師父啊,我真的錯了,我一定想辦法糾正過來。可當我打開書時,之前畫上去的筆跡怎麼也找不到了。我的心中再一次升起對師父的無限感激。我感激,我流淚,我無以言表。

四、師父為我消病業

有一次在和一位老同修通話中,她對我語言犀利而尖刻,在訓我。我心裏很難過,但想到我是修煉人,要忍,只能耐著性子聽著。不好解釋也不好掛電話。大約三、四十分鐘的時間,對方越說越上勁,我舉電話的手都累了,可嘴裏還是禮貌的客氣的隨和著、強忍著。心裏很難受、很壓抑。又想我這個人一輩子都是性格剛強、死愛面子的,這是去我的愛面子的執著心吧。當時的心裏並沒有達到修煉人標準的「忍」。

當天晚上在夢中,我感到嗓子眼深處通到心裏有痰吐不出咽不下,很難受,愛面子想用手摳又怕被人看見,很狼狽。觀察一下周圍沒人,我就用手使勁摳,往外拽,拽出一種灰黑色帶狀的粘痰,我一邊拽一邊往手上繞,就像繞線一樣。又害怕被人看見我這噁心的樣子,低頭一看面前就是一個下水道,我把拽出來的粘痰一下子甩到下水道裏了。

從夢中醒來,心裏有被掏空的感覺,很舒服。我悟到是師父幫我消業、淨化身體。心中無比感激,謝謝師父!

五、天降寶書

在一次講真相中,她要煉功,要看《轉法輪》。眾生得救是很讓人高興的事。可我找了幾個同修都沒有找到書,心裏有些著急。有一天我去小商品市場,在等公交車時,與一位陌生人搭話,心想:遇上有緣人了。該女士很乾脆,很爽氣,她問我去哪?我說:去小商品市場,她說:我是要去喝喜酒的,現在時間還早,我也和你一起去小商品市場吧。我更覺她是有緣人。

一路交談,我就問她身體好嗎,她說睡眠不好、腸胃不好。我說有一個年輕的醫學博士,他的爺爺和父親都是當地有名的老中醫,本人又是醫學博士、大學教授,但自己的失眠和腸胃不好卻多年醫治無效,聽人介紹法輪功,他剛看書,還沒煉功呢病全好了。這位女士說:姐姐我送你一本《轉法輪》,我知道法輪功好但我實在沒時間看。我兒子、兒媳都是公安局的,老公是政法委退休的,我今年六十八歲了,開公司做生意實在沒時間看,誰要是說法輪功不好我就跟他辯論。我聽著她講話,心想真是神了,我正缺書呢,這就有人送來了,我很感謝、很感謝。

我自修煉以來從來沒有見到過師父,但師父您時刻都在弟子身邊,呵護著弟子、幫著弟子。真是天降寶書!弟子怎能不感激萬分。

六、只要有正念,人間一切苦都會煙消雲散

我和女兒同修在一起時,我總感覺她不懂事,常以一個長輩的身份教育她,過程中有過不少爭吵,使我動情、動心、動氣,並聯想到她爸爸的種種惡習給我帶來的痛苦魔難,我一個人把她從小拉扯大,孤獨無助誰能理解我,孩子大了卻對我這樣,越想越傷心,還用常人的理一層層的推,致使常人的情和理一層層一幕幕的在心中翻來翻去。傷心時甚至有輕生的念頭。兩眼望蒼天真是氣死我了。

在常人中我是那種個性強脾氣急的人,心中的苦啊冤啊難以解釋也難以抑制。這時師父《洪吟》中的一首詩打入我腦中「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4]。我反覆念著,頭腦中空空的甚麼也沒有了。我就反覆著背師父的這首詩,越念越輕鬆,越念越舒服;越念越覺得自己太渺小。這不都是自己有妄念嗎?自己的心不純淨嗎?我要把凡是不符合法的妄念都修去。頓感心中無限開闊。還有一次也是常人心上來時覺得很難熬,心中無比苦,就像鉛餅堵心窩難受極了。心想:我怎麼這麼苦,常言道:受老人氣好熬,受小孩氣哪天是個頭啊?!越想越苦難以自拔,突然師父《洪吟》中的又一首詩打入我的腦中:「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5]。又一陣煙消雲散,又一個柳暗花明。

由此我對照法找自己,找出了自己的許多人心。發現自己的心很不純淨,老是抓住別人的缺點再用常人的理層層推,牛角尖越鑽越深。得理不饒人的那種怨恨心,很不好,一定要去掉它。對照大法找自己,才知道師父說過的修煉的路上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明白了這個法理的更深的內涵。只有在法中,才會有正念,才會得到提高,才會有法的力量。佛法無邊。

我無以言表對師父的感激之情,我一定要學好法,做好三件事,在實修中淨化自己,多救眾生,隨師把家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發正念兩種手印〉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